没听过区块链?你可能对互联网金融知之有限

对于中国民众而言,比特币这个名词应该一点也不陌生。据高盛统计,截至2014年底,人民币占全球比特币交易量约为77%,排行第二的美元占19%,其余的是欧元

对于中国民众而言,比特币这个名词应该一点也不陌生。据高盛统计,截至2014年底,人民币占全球比特币交易量约为77%,排行第二的美元占19%,其余的是欧元和日元。同时,中国三大比特币交易所——OKCoin、Huobi 和BTC China,交易量占全球总量约80%。

中国人喜欢炒卖比特币,又喜欢挖矿比特币。当比特币在中国最火热时(2013年间),不少人当“矿工”挖取比特币赚快钱。要不是后来比特币的价格从高位7、8千元一枚降至现在不足1千5元一枚的话,可能有更多人转行当炒家和矿工去。

自从我国央行等五个部门叫停了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开展比特币业务,加上负面新闻陆续浮现,价格波动风险增强,比特币已经逐渐淡出中国民众的视野。热潮来的快,走的更快,

不过,风险投资人对比特币的热情却持续上扬。据Coindesk统计,由2012年开始,投资于比特币有关的新创公司的风险投资,全球积累总额大约是8亿美元。2015年上半年的投资额,已经超出了2014年的总和,接近4亿美元。另有报道认为,依照目前趋势和增长速度,2015年全球风投总和将会达到10亿美元。

风险投资人的背景来头不少,例如美国硅谷的风险投资基金、纽约交易所、芝加哥期货交易所、高盛、以及中国代表IDG资本。投资的领域多元化,由交易平台到钱包,由支付到硬件设备。

风险投资人与一般民众对比特币的看法大相径庭,原因何在?表面上,两者的相关性很强,主体都是比特币。可是,实际上,前者是押注在创新技术解决现实痛点上,后者却是冲着缺乏刚性需求支撑的价格升降而来。

风险投资的意义在于当一种新科技、一件新产品或一个新经营模式未获大规模接纳前,透视未来,投下信任一票。风险投资人投资比特币,真正目标是背后的区块链(Blockchain)技术。换句话说,比特币是由区块链技术衍生出来的应用产品。

具体来说,区块链技术是个庞大的、去中心化的数码化账本,记录在区块上的加密数据是货币、股权、债券和其他数码化资料(如数码化签名、合同),构建于新区块产生确认及奖励分配的共识上。在全球网络下无数独立的计算机来维护、更新和核查,确保记账结果的公平、公正和公开透明。因此,无需任何中心化机构的审核。

按照以上逻辑,金融系统的参与者——例如央行、商业银行、投资银行、信用卡运营商(Visa和MasterCard)以及SWIFT支付系统等——所执行的中心化、中介化的功能,有一天可能会被重整、甚至被替代。好处是减少潜在风险和成本,例如交易对手信用风险、交易时间成本、繁复文件细节、中介手续费等。

“潜力无限,有待开发”是Randall S. Kroszner——现任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经济学终身教授,前任美国联邦储备体系理事会理事以及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委员——在一篇于名为“银行的未来”的评论文章中,对于比特币的前景所提出的观点。他认为,除了监管力度和方向之外,创新技术将是主导未来银行模式的关键动力。

总的来说,风险投资人的核心着眼点是放在区块链技术所覆盖的生态系统上。系统包含了四大元素:

一、生产、维护、更新和核查比特币的矿工(及挖矿设备和工具);

二、日常使用比特币的用家和顾客;

三、接受比特币作为正常交易媒介的商户;以及

四、开发和销售以比特币为中心的新产品、新服务的创业者和大企业。

因此,投资人有意识地、广泛地布局于与比特币有关的每个角落,从而创造网络规模效应,才能有望体现和享受技术所产生的价值和效果。

相对而言,中国民众买卖比特币是基于一种机会主义心态。在他们的心目中,比特币的定位是金融投资产品,如股票一样可以自由买卖。股票是由企业的营收、现金流、市场需求、行业走向等实实在在的指标和要素来支撑。但是,比特币暂时在中国没有实际的日常需求和用途。

什么意思?电子商贸很蓬勃,但是,监管机关禁止使用比特币作为支付媒介,造成英雄无用武之地的局面。同时,现有的支付渠道如支付宝和微信钱包已经广受大众欢迎,因此,一般人对添加一个新创的支付货币和工具没有迫切性的需求。在缺乏持续性的刚性需求的情况下,当市场逆转时,加上杠杆效应,炒家迅速离场,导致价格波动性偏强。

关于刚性需求方面,举个真实例子——海外菲律宾佣工跨境汇款系统:

菲律宾个人跨境汇款占菲律宾GDP 10%左右,直接影响国家经济。根据菲律宾央行的统计,2014年全年,个人跨境现金汇款(来自于海外菲律宾佣工)总值270亿美元。2015年首四个月的积累总额大概是78亿美元。

对于佣工来说,现实痛点是跨境汇款的手续繁复,中介费昂贵(汇款的5-10%)。于是,一间总部位于马尼拉的初创公司——Satoshi Citadel Industries(SCI)——建立了一个以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为基础的汇款、支付和钱包系统。目标是降低手续费至2%,大大缩短汇款处理时间。

SCI CEO John Bailon在电话访问中解释说——首先,在香港设立服务试点(居住香港的菲律宾佣人人数约为17万),佣人把港币交给柜员,在菲律宾那边的收款人(如亲人),通过各种数码化(移动钱包)和非数码化(实体服务点)的渠道,收到菲律宾比索的汇款。在后台,无缝的电子化比特币交换过程(由港币换比特币,再由比特币换比索),让手续费和汇款处理时间得以减少。

当然,比特币跨境汇款的应用面不限于菲律宾。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Bitwage(https://www.bitwage.com),为雇员和雇主提供国际化、比特币薪资服务和产品,例如世界上第一张国际比特币工资借记卡(用于发工资、收工资和消费)。中国也有很多分布世界各地的海外佣工,对吗?

在中国,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并不是全然悲观的。其实,利好条件早已存在——例如,丰富的计算机人才 、完善的挖矿机设备 、电力成本效率、蓬勃的电子商贸、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广泛应用、以及庞大的人口规模。当监管力度明朗化和接近现实时,加上区块链技术不断完善,以及跨境资本限制逐步开放,在中国建立起一个更全面、更活跃的生态系统,相信是可行的。

显然,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目前处于被质疑、被否定的阶段。至于最终的应用层面有多大,投资回报又有多高,就如比特币挖矿机每分秒运算和解密的数据一样,潜力的广与深是高深复杂,难以想象。


本文为福布斯中文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editor@forbes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