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读诗」▏诗人刚杰·索木东读诗《在晨风里掩面而泣》•第56期

詩人讀詩•第56期在晨风里掩面而泣 • 刚杰·索木东诗人读诗 ┃ The poet& 39;s poetry reading☊ 点击音频或视频,即可收听◎在晨风里掩面而泣
詩人讀詩•第56期

在晨风里掩面而泣 • 刚杰·索木东

诗人读诗 ┃ The poet's poetry reading




☊ 点击音频或视频,即可收听



◎在晨风里掩面而泣

作者:刚杰·索木东


月亮升起来了

一切喧嚣,终将

归于宁静,一切

生机盎然,终将

归于秋天


我庆幸生于北方

唯有这样,才能

和春夏秋冬及时相遇

我庆幸生于青藏

唯有这样,才能

时常仰望

雪线以上


掬起一把露水

沐浴节的早晨

就能看到,拉萨河畔

凉透了心的妹妹


谁在晨风里掩面而泣?

我不能,眼睁睁看着

那些曾经繁茂的绿意

逐渐干枯成

历史的谎言


汉家评诗

歌哭和祭奠——评《在晨风里掩面而泣》


刚杰•索木东的《在晨风里掩面而泣》,其语言具有着高原的季候性格和自然禀赋,语力开阔,平静、远意,仿佛天空低得可以伸手就触摸到,又仿佛天空远得永远都无法真正看清它。高原人的粗犷豪放和藏族人的虔诚平直造就了这首诗的精神质地。

“月亮升起来了/一切喧嚣,终将/归于宁静,一切/生机盎然,终将/归于秋天//我庆幸生于北方/唯有这样,才能/和春夏秋冬及时相遇/我庆幸生于青藏/唯有这样,才能/时常仰望/雪线以上”。月亮升起来了,带来了高原上的静谧。喧嚣扰人心志,使万物变得虚无漂浮,好在宁静制服了它——喧嚣归于宁静。

宁静中,一切生机盎然,又归于了秋天。在北方,四季分明,大自然赋予四季不同的色彩变化和气候特质,春夏秋冬不啻为大自然多种性格的呈现。唯有在青海,我才能遇到这鲜明的四季转换;也唯有在青海,在这遥远而壮美的北方,我才能时常仰望那雪线以上的高原风光。

“掬起一把露水/沐浴节的早晨/就能看到,拉萨河畔/凉透了心的妹妹”。掬起一把露水,那是晶莹的露水。在沐浴节的早晨,就能看到拉萨河畔。沐浴节是藏人的节日,它不仅关乎个人肉体的清洁,也要洗掉那精神上的世俗尘垢。在拉萨河畔,在这具有世界性高度的河流旁,有一位凉透了心的妹妹存在着。“妹妹”的入诗,是在诗歌前半部分的高原景致中看似波澜不惊地进入的——似乎进入得自然而然,也进入得令读者的内心一咯噔,心中一凉。

“谁在晨风里掩面而泣?/我不能,眼睁睁看着/那些曾经繁茂的绿意/逐渐干枯成/历史的谎言”。谁在晨风里掩面而泣?这个问句使本诗完成了一次感情上的直接递进,但并不给出确定的答案。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曾经繁茂的绿意逐渐干枯了,变得朽坏了,而形成一句历史的谎言。“历史”一词将全诗的意象性语义进行了一次扩张和放大,不再局限于个人的情感漩涡和狭隘指向,而是赋予了本诗一种隐喻性质的扩散范围。

《在晨风里掩面而泣》具有高原的性格和藏人的沉静,她是一首带有强烈地域性格的朴素大气的诗歌文本。在语言上,本诗质朴自然,随着心绪的变化而一步步呈现着诗意的美学范围,节奏纹丝不乱,很稳很平静,即使是叙述一个妹妹凉透心的哀伤心境时,其语调依然是平静的,并没有进行情绪上的过度渲染。作者在诗歌的结尾,直指历史谎言的荒谬和内心的郁结沉痛,这内在的悲伤最终归于晨风里的一次掩面而泣,归于绿意逐渐干枯后的死亡与萎谢,归于无言的歌哭和祭奠。


刚杰•索木东,藏族,又名来鑫华。1974年生于安多卓尼。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藏人文化网文学频道主编。在《十月》《文艺报》《民族文学》《星星诗刊》《飞天》《西藏文学》《贡嘎山》《格桑花》等报刊发表有诗歌、评论、小说、散文作品600余篇(首)。作品入选《2000年中国诗歌精选》《2011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年度选•小说卷》《飞天60年典藏•诗歌卷》等多部集子。编有《E眼藏地行:藏族文学、诗歌》(主编)、《新时期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集•藏族卷》(副主编),与人合著有《九人行——甘肃70后诗人诗选》。曾获甘肃省黄河文学奖、甘肃省少数民族文学奖等。现供职于西北师大。



图说——蔡蔚油画作品


↑三亚记忆 200×160cm


↑三亚记忆 200×160cm


【蔡蔚简历】

蔡蔚:男,汉族,1966年生,海南省三亚市人。现居海南三亚。

1992年毕业于郑州轻工业学院环境设计系。

2001年-2003年在中央美术学院、徐悲鸿画室进修。

主要创作有《三亚日记》《三亚记忆》《抽象》等系列油画作品。



下期预告:诗人王若冰读诗《与石头对话》


◈如需转载请告知并获得授权哦!



-END-

©詩人讀詩

让诗歌发出自己的声音

微信号:YSSRDS



出品:虞山当代美术馆

文字撰写:汉家

剪辑、编辑: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