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掠影惊鸿一瞥却在记忆深处...

到北海时已经凌晨一点了,我眼前这座百年老城已经沉沉睡去。没有闪烁的霓红灯,没有川流不息的车海人群,甚至没有绵绵舞曲,那样安逸静谧,就连我渴望听

到北海时已经凌晨一点了,我眼前这座百年老城已经沉沉睡去。没有闪烁的霓红灯,没有川流不息的车海人群,甚至没有绵绵舞曲,那样安逸静谧,就连我渴望听到的海浪声也似乎躲到了梦乡。这样的夜属于北海,属于这条记录了中国近代史的老街,属于那些曾经歌舞升平而今青苔丛生的西式洋楼,而我,却一夜无眠,在热切和向往中等到了天亮。

太阳似乎对北海特别青睐,刚一露脸,温热的气息便扑面而来,换上夏装,心情也变得格外的闲适、明快。乘车穿过珠海路,那些苍桑典雅的欧式老楼散发着古朴而陈旧的霉味。在导游声调沉缓的叙述中,这条沉寂落寞的老街,像一位看透世事的老人,平静而安详地注视着我们,仿佛这里从来就没有过繁荣与衰败,没有过高贵与卑贱,仿佛这些用着卖珍珠鱼干蔬菜的店铺并不是曾经辉煌一时的西式小洋楼。而那家家户户门边晾晒的咸鱼干,让我有种自己不是置身经济发达的沿海都市,而是走进了与世无争的旧时小街市。这里没有车水马龙的喧嚣,没有小商贩的高声叫卖,老人们摇着蒲扇在门边乘凉,坐在一起喝茶聊天的,也有聚在一起打麻将的,几乎看不到年轻人。这条街的建筑很特别,不仅美观而且也实用,一楼的结构既可以做生意、纳凉、又可以遮风挡雨,导游介绍说这是受殖民文化的影响修建而成的,叫做“骑楼”,这种建筑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屋顶的正中最高处安放着龙或凤,取吉祥如意的意思。

车子刚一进新区,眼前便豁然开朗,街道宽阔,楼房高大,却看不到冒烟的厂房和排着尾气的大卡车,也听不到轰轰的机器声和刺耳的汽车喇叭声。虽然也是商场店铺林立,机关学校高大气派,街道里车来人往,繁华似锦,但城市却被掩映在一片绿色中。尤其以一种像伞一样能撑出一大片绿荫的树为主,让我十分惊奇的是这种树竟然根长在树杆上,看起来像一个霸道的人,既疯狂向上生长,又拼命向四处延伸,像要把这个世界合抱在他一个人怀中似的,问过导游才知道这就是榕树,是亚热带特有的一种植物。芒果树也是北海街头的一道风景,我没有看见长在树上的芒果,却在景区的水果摊前品了那甜美的味道。我突然有种下车去漫步街头的冲动,那被绿树遮盖着的人行道,像山中葱葱郁郁的林荫小径一样,行车一闪而过的时候跌入我的眼帘,让我一见倾心,并且念念不忘。

来了北海,当然要去银滩了,号称“天下第一滩”的北海银滩,是我这个没见过海的西北人第一次扑向大海的地方。赤脚走在洁白、细密、松软的沙滩上,面对蓝色的大海,脚底痒痒的,一股柔腻的感觉漫过心肺,强烈的倾诉欲自心底而起,千言万语似乎全是前世相约的思念之苦。我收起遮阳伞,摘掉墨镜,取下发卡,站到了海浪线上。海风很轻很柔也很温热,从面颊上脖胫上拂过,长发在阳光下飞舞,我的心也在海面上跳跃,像那蔚蓝色中的点点金光。

下午六点,我们结束了短暂而匆促的北海之旅,在北海码头乘船前往海南。黄昏的海面闪耀着金色的光芒,西边的天际一片火红,壮观、瑰丽得让人震慑,也让人敬畏。太阳变得越来越大,也越来越红,从云层的缝隙间跃出,似乎颤抖了一下,跳进了水中。天渐渐灰了,海水渐渐蓝了,天边的那最后一抹红霞也渐渐消失了。


北海被远远地抛在了水天相接处,可那种惊鸿一瞥般的激动和愉悦却永远留在了记忆深处。


文字丨摇窗竹影 图片丨网络

文章由中国涠洲岛网整理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涠洲岛网,违者必究!

涠洲岛网(cnwzd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