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籍纪检干部感动中国工作16年仅有2200元存款

辞彭进蜀入仕途,清风两袖云彩纾。嘉陵山川齐恸泪,葭萌儿女为汝呼。——《忆大勇》这是网友盛大镔在微博上写下的诗句,纪念清贫纪检干部大勇。谁是大勇

辞彭进蜀入仕途,清风两袖云彩纾。

嘉陵山川齐恸泪,葭萌儿女为汝呼。

——《忆大勇》

这是网友盛大镔在微博上写下的诗句,纪念清贫纪检干部大勇。


谁是大勇?

大勇全名许大勇,生前是四川广元市昭化区纪委第二纪检监察室主任。大勇的老家在咱徐州睢宁王集镇柳林村,他出身寒微,来自典型的草根人家。大勇在17岁那年投奔远房长辈,前往四川广元青川。他肯吃苦、好学,从一名进城务工人员成长为一名基层纪检干部。

许大勇工作简历


1992年:四川省广元市青川造纸厂工人。

1996年:四川省广元市元坝机械厂汽修工。

1999年3月:四川省广元市元坝区(后更名为昭化区)物价局公务员。

2010年:参加选调,四川省广元市昭化区纪委工作人员。

2014年2月:四川省广元市昭化区纪委第二纪检监察室主任。

2015年4月:因车祸遇难。



说了再见就再也见不到

17岁就离家的大勇,这些年对父母很是牵挂。他多次打电话,总想接父母去四川。拗不过儿子,大年初九那天,父亲许友青到了广元,呆了二十多天。

4月1日凌晨2点50分,父亲踏上了回睢宁的火车。可谁知,这一别竟是永别。

“那晚,我怎么也睡不着,就起来坐,在走廊一直坐到天亮。”也许亲人之间存在某种感应。与此同时,远在万里之外故乡的老妈妈,那晚也睡不着,“起来看电视,也看不下去,心慌慌的,总觉得心里有什么事。”

天亮时分,火车快到宝鸡了,卧铺车厢的人过来告诉许友青:“你来接个电话吧,你手机一直在响,吵得人睡不着。”

拿过手机,许友青来不及看有多少未接电话,接通后,是小女儿的大哭:“哥哥嫂子出事了!你赶快回广元,不要回徐州了!”

许友青马上在宝鸡下车,买票赶回广元。

那时,许友青还不知道:和他分手后,儿子大勇、儿媳龚丽,开车回元坝老屋;那个时段,广元境内依然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凌晨3:25,行至国道212线泉坝村路口,那里是一个弯道,对面驶来的一辆重型自卸货车突然侧滑,导致两车惨烈相撞。40岁的他与妻子双双遇难,留下一个还在上高中的女儿。


近乡情更怯

“我只知道大勇工资低,家庭负担重,但怎么也没想到竟困难到这个地步,早知这样,家里该多帮衬他一把!”老泪纵横的父亲许友青忍不住自责。

老人清理遗物时,在一堆荣誉证书上面,发现儿子留下的两个存折和三张卡,加起来才2200余元。欠款倒有两笔,欠房贷及装修费用30余万元,单位借支3000元。

爱人龚丽没有稳定工作,女儿许明正上高中,全家所有开支都靠他的工资维持。许大勇的同事冯青很了解他:“他很低调、很谦逊,家里也很困难。大勇穿着朴素,夏天就那么两件衬衣,冬天就一件棉袄。”

大勇每个月收入究竟多少?

昭化区纪委给了一个月详单:职务工资430元、职级工资668元、津补贴2405元、纪检津贴220元,总共3723元;扣除公积金420.36元、医保74.46元,拿到手的只有3228.18元。  

大勇家的老屋,在元坝的一栋旧楼上,当年物价局折价处理给职工的,只有几十平米;屋内十分简易,没有一样像样的家具,唯一引人注目的,是那台老旧小电视机。这栋小楼临街,噪音很大;下面街道上有车经过,即便大勇家是6楼,整个门窗也抖动厉害,吱嘎异响。


许大勇的老屋。

唯一值钱的是那台旧电视。

也许考虑到女儿很快高三了,大勇咬咬牙,下决心买新房。许友青说,大勇买房,用旧房抵押贷了10万、公积金贷款25万。“首付向亲戚朋友借,岳母、姨妹处借一点,自家小妹借15万、舅妈1.5万、绵阳一个朋友2.5万。”  

大勇的新家在东坝的御锦湾小区7楼,刚刚装修完工。屋内最醒目的地方,摆放着大勇的一堆荣誉证书。  

许大勇的荣誉证书

“这是他的新家,可他一天都没有住过。”妈妈胡庆侠一想到这点,就会号啕痛哭。一边哭一边抚摸儿子的荣誉证书,好像在抚摸自己的大儿子。  

许友青说,老家还有大勇九十多岁的爷爷奶奶,“他们最疼这个大孙子了。可我们到现在,都不敢告诉他们这个消息,他们肯定扛不住……”

在农村,大勇的“出息”给了父亲不少安慰,但是大勇很少回睢宁。许友青记得,早先儿子在物价局工作时几乎年年回家,可当上纪检监察干部后,整整三年才回了1次家。“他偷偷对他妈妈说,不想回老家。他不是不想回,是不敢回,身上没钱啊。”“听说大勇当官了,肯定少不了给你这个老爸孝顺好酒,买的国窖1573还是五粮液?”面对左邻右舍羡慕的眼光,许友青却只能报以微笑,儿子带回的不过是自己花钱买的几小盒茶叶、木耳,连走亲访友都不够分,还靠他这个当爹的掏钱,在当地商场买了四川土特产送人才打了圆场。

昭化城区离九寨沟只有200多公里,驾车几个小时就能到,可许大勇全家居然一次也没去过。“爸爸早就答应等我考上高中全家就到九寨沟旅游,可家里经济拮据就一次次拖了下来。他曾对我说感到很愧疚,我多想告诉他其实我一点都不怪他,可惜他再也听不见了。”上高二的女儿许明想到父亲眼中就泛起泪花。

憨厚朴实的许友青既心酸又自豪:“儿子如果是商人,自然是赚钱越多说明越有本事,可大勇是纪检监察干部呀,就这样清清白白做人最好!”


坚守

许大勇生前工作场景。(资料图片)

2014年7月,在查办区水务局砂石资源开发违规案件时,有涉案人员亲属通过关系,偷偷给大勇送名烟等贵重物品请求关照,被他屡次拒绝并主动上缴。

“大勇常说,从来就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今天接受了人家不明不白的‘帮助’,万一日后查案办案有某种牵连,自己就硬不起腰杆了!”这样的担心并非多余。有一次,妻子龚丽兴冲冲地说自己在一家公司找到了工作。“一非亲二非故,老板怎么会主动让你进公司?这当中怕有名堂吧!”警觉的大勇劝阻了妻子,事后得知,那家企业的法人代表和纪委正在查处的一位涉案当事人是远房亲戚。

“许大勇不仅任劳任怨,而且坚决抵制诱惑。他参与办理的25件大案要案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3000万元,件件证据详实,全都经得住检验。”四川广元昭化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李晔说。

许大勇(左)参与移民工作。

(资料图片)

面对诱惑,他自岿然不动,默默坚守。但在老百姓面前,他却和气得多。

69岁的胡华秀,是昭化区柳桥乡新胜村一组的村民,老伴74岁了,儿女都在外打工。昭化区开展精准扶贫工作,大勇与胡妈妈一家结对。
  胡华秀记得,大勇第一次来,是去年8月,“看他样子,不像个干部,没有官架子。要不是村干部介绍,我都不相信他是干部。”
  大勇问得仔细:手术咋个做的,花了多少钱,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他前后来了几次,每次都问得细,你究竟啥子情况,报账报了多少。我感觉到他对我是真心的,去年年根前,他又来了,还送了两千元到我家里。”
  村民陆秀蓉说,大勇心细,不仅把老百姓的事时时放在心上,还做到心头有数,“政策内的,就尽量帮老百姓争取。年前给胡家送去的两千元,就是通过民政渠道,争取到的救济资金。”
  今年开年后的3月,大勇又去了胡家。这一次,他带去了二十多只小黄麻鸡。小土鸡一天天长大,胡华秀家也慢慢有了生气。今年5月,好久没见大勇了,胡妈妈就问乡上领导,得知大勇出了车祸:“天啦!这么个好干部,咋个就遇到车祸了呢?他和我幺儿一样大。”老人说起大勇,一个劲掉泪:“我本想留只最肥的大公鸡,让他尝尝,谁知老天爷不开眼,竟让这个好人早早走了……”


来源:综合自中纪委官网、华西都市报、扬子晚报


编辑/张 欢  责编/王 舰

编审/孟宝祥  制作/张 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