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腾讯封掉uber不需要理由

如果有人跑到大润发的免费班车上发家乐福的超市传单被打了,我不知道大家会同情谁。就算大家再说打人是不对的,也不能不承认这人有些活该。但是最近不管

如果有人跑到大润发的免费班车上发家乐福的超市传单被打了,我不知道大家会同情谁。就算大家再说打人是不对的,也不能不承认这人有些活该。但是最近不管是微博封了虎嗅,或者是腾讯在微信平台封掉了Uber,大家都一厢情愿女性化的开始同情弱者。什么言论自由啊,口袋罪啊就都蹦出来了。在中国这么一个人人热衷于潜规则和关系的国度,大家最喜欢讨论的却是民主法制,不能不说是一个有趣的现象。


从我的角度来看,垄断是一种市场行为,关键调整的是企业和行业之间的价格关系,而在免费服务领域,是不是存在垄断的问题是值得商榷的。换句话说,如果腾讯在自家平台上屏蔽Uber,是完全没问题的,连理由都不需要,煞费苦心的编造一个,也不过是让Uber心里好过一点。而另一件事,腾讯QQ和360软件竞争让用户进行二选一,则涉嫌利用了自己的垄断地位。360在这件事情上如果按照不正当竞争去起诉,胜诉100%,但是360依旧选择了起诉腾讯垄断,也并没有被法院支持。换句话说,如果在腾讯平台之外,腾讯利用自己的支配地位去要求用户做选择是不是垄断还有争议,而在腾讯自家产品上,做这种屏蔽,其实是毫无问题可言的。


中国人喜欢讲权利,但是极少有人谈义务。大家觉得你不给我提供平等的待遇,就是不公平,丝毫不考虑自己是不是在损害平台本身的利益。从法律角度来说,人没有义务自证其罪,所以如果你主动认罪,就会给你从轻处罚。从企业角度讲,企业第一义务除了遵纪守法之外,就是保障股东权益。腾讯作为滴滴出行的大股东,而Uber则是显然是滴滴的竞品。腾讯为Uber提供相应服务显然是有损股东利益的行为,而我们假设Uber通过腾讯平台发展到最后竞争超过了滴滴出行,导致滴滴出行上市失败,投资人的钱打了水漂,谁来弥补这个损失?难道Uber来赔偿么?既然你不承担这个责任,自然腾讯也没有提供相应服务的义务。



Uber的共享经济商业模式,号称道德上的绝对正确,其实无非就是一个利用人性恶的商业模式,因为大家认为每个人都有可能通过这个平台获得收益,所以他就是代表人民利益,是好的。而政府的所有管理和规范,都会被认为是侵犯了个人利益,而被认为是不好的。这种简单的善恶判断,是一般人的正常利益反应,但对于社会秩序而言,其实是一种破坏。因为在整个服务提供的过程中,Uber并没有支付相应的责任对价,而是从上帝视角来调动和分配社会资源,对产生的后果并不负责。当然,滴滴出行同样有这个问题,但不管是出租车还是专车,管理责任都是比较清晰的,而顺风车实质上和Uber一样,最终破坏的是正常客运秩序,尽管大家也尝试通过保险等方式进行事后救济,但我依旧认为这种模式,是存在很大的隐患的。



如同市场需要管理一样,任何一种资源变现都是需要管理的,Uber的共享经济模式如果用到各行各业,本质上是实现了完全的市场主义,价高者得,Uber实质上扮演了政府的角色,却没有政府的强制力执行和对社会秩序的保护。这也是为什么在全世界范围内,Uber都不被绝大多数政府认同的原因。假如用在医疗领域,医生去从软件接单,选择自己喜欢的病人去治疗,这显然是对穷人甚至是不好看的病人一种损害,毕竟很多领域并不简单的是一个钱的问题,还存在一个公平问题,而供需只能是价格的一个判断标准,而不能是全部。政府承担社会责任,所以才拥有资源配置和管理的权利。这也是为什么公共交通的价格是严格管制的,如果地铁每天只服务几万个出价最高的人,自然不会拥挤,但你就剥夺了很多人出行的权利。



从企业角度出发,企业平台封杀平台的其他企业也要承担相应的后果,就是封杀之后,因为没有这种服务,自己的用户流失的问题,这也是非常公平的。如果腾讯封杀了所有竞争对手的服务,则也要冒被更开放的对手超过的风险。这也是为什么3Q大战之后,腾讯选择开放的原因,尽管这种开放也是有限开放。移动互联网时代,在外部封杀竞品或者二选一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但对腾讯之前PC时代抄袭导致很多企业倒闭的问题,我还是持批判态度的。



而仅对企业在自身平台封杀竞争对手这种事,我还是持支持态度的。总不能你到我微博下面骂我,我还不能拉黑你吧,你弱你有理么?



------------------------------------------------------------------------------------

大熊老师很抱歉,是一个大熊老师的原创实话账号,可能不好听但都是实话。

账号是daxiongbaoqian,欢迎。


大熊老师本人的账号是zn10961242,大熊会账号是daxionghui2015.都欢迎。

大家想听哪个领域的实话可以给我后台留言,我会尽可能满足大家。



赞赏

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