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杉读诗-王琪博作品《初冬》No.556

英国 TOMIC·特美刻保温杯冠名支持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应该有诗和远方。点击题目下方蓝字我们读诗►封面图片为画家莫奈的作品。莫奈的视觉观察是天


英国 TOMIC·特美刻保温杯冠名支持
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应该有诗和远方。
点击题目下方蓝字我们读诗


封面图片为画家莫奈的作品。莫奈的视觉观察是天才的、创造性的、非凡的,可是在这种观察的背后又是什么呢?他所看见的东西同他所感觉和他所想象的东西之间关系又是如何的呢?


点击收听语音或视频


初冬

作者: 王琪博

既是初来乍到

就该看云识天

早加衣 晚生炉


远远的太阳坐在浓雾的客厅

薄冰结着更深的心思

大地请不必心灰意冷

不必脱去草木的外衣

流水腾出河床

用一条细细的丝线

织着冬至精巧的冷景


让最后的生长缩回土地

让意志在冷却中坚硬

正在发育的小星星围着少妇般的冷月

只要冷静 明天也是过去


唯有记忆的小船

停在河心的岸边

不逆流而上 不顺流而下



姜林杉,本名姜虹。江苏广播节目主持人,播音指导,中国播音主持“金话筒”奖获得者,江苏省播音主持委员会委员,江苏省广播电影电视协会委员,江苏省朗诵协会理事,普通话测试员,社会艺术考级考官。


十三不靠王琪博 文/张海龙

今日杭州落雪,立于窗前,看雪片奋不顾身落入运河然后溶化,看雪片七零八落跌在路上化为泥泞。这场唐突的雪来得几乎没有任何征兆,转身之间就哗地一下落了下来,把所有人倒扣在这场纷乱当中。

于是,正好读到王琪博这首《初冬》。还真是应景,用诗里的话来说,“大地请不必心灰意冷,不必脱去草木的外衣”。南方的冬天正是如此,哪怕雪下得太大,也不会有萧瑟肃杀之感,顶多也就是些湿漉漉的忧郁。这样的雪天,不会让你有“雪夜上梁山”的无奈与冲动,却会生出“能饮一杯无”的惆怅。

麻将里有种和法叫“十三不靠”,又叫“天下大乱”。十三张牌谁跟谁都不挨着,完全是一种浑不吝的打法。不靠天不靠地,全靠自己由着性子起牌,只有和牌时可以用别人打出来的牌来和。没错,王琪博就是个“十三不靠”的人,从来不按牌理出牌,从来不按别人的意志与期望而活着,永远跟从自己的想象与志趣去生活。在任何一处你觉得他可以安定下来的地方,他都可以随时放弃抽身离去。所谓“十三不靠”,在他其实是种命定般的孤独。

想当年,他因打架被学校开除,“被当作一句病语/从后门删除”。再后来,他开起重庆第一家咖啡馆、四川第一支模特队,日进斗金,挥霍无度。整个90年代,他活在传说当中:做地产,兄弟没有房子他可以不收钱,直接送;开酒楼,落难的诗人投奔他,那人就任总经理第一个开除的居然是琪博的母亲;他旗下有很多那个时代的所谓名车,随手送一辆就给朋友;酒醉后,把桌子一拍:今天全酒楼吃饭的单由我来买了……

仗义疏财和诗人本性最终葬送和成就了他——葬送的是物质生活,成就的却是诗人天性。李白说千金散尽还复来,而王琪博说千金散尽不要了。李白说写首诗送给汪伦兄弟感谢接待,而王琪博说:我一写诗/就要死人/我不停地写/就有人不停地死……(《写诗》)

转眼之间,王琪博就挥霍得只剩下他自己。到了今天,琪博已老,心入“初冬”,江湖心已淡,烟火气渐消。如他写下的另一首诗《带刀的男人》:带刀的男人/沿着方向/走入刀气/待将自己赶尽杀绝时/同刀一道立地成佛。

而在这首《初冬》的末句,他说“不逆流而上,不顺流而下”。

他这张十三不靠的牌,就这么搁在虚空当中。

以往读诗:

望海潮 | 著名文化学者于丹

边界酒店 | 台湾著名诗人郑愁予

箴言 |中国当代著名诗人西川

沉默许久后 叶芝(爱尔兰)|作家韩松落

相信未来|杭州之声总监金波

我们读诗 | 明日预告

文澜读诗|崔妤頔朗读罗斯洛斯的作品《星与眉月》。

我们读诗 | 参与方式

读诗预约:请发送邮件至 poem@arrmedia.cn。
读诗格式:请在读诗前自我介绍“大家好,欢迎收听我们读诗,我是XX,我读的诗是XX的作品《XX》”

我们读诗 | 支持矩阵

发起单位:杭州文广集团、杭州文广新局、杭州之声、腾讯大浙网
协办单位:人民摄影报、浙江图书馆、杭州图书馆、杭州市作家协会、大可墙绘
媒体支持:杭州电视台、杭州日报、都市快报、华语之声
法律顾问:浙江浙联律师事务所
策划出品:抵达传播(WWW.ARRMEDIA.CN)

我们读诗 | 独家冠名



我们读诗|杭州之声公益活动

每晚九点,我们读诗!
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应该有诗和远方。
日拱一卒,功不唐捐!
欢迎转发“我们读诗”,让诗意在你手中传递。

主编:张海龙 | 音频:佳维 | 视觉:任江伟 |



文艺连萌成员——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