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城夜读-父亲的地

蒲城夜读│第35期父亲的地文 周小良—— 走心美文·蒲城人每晚的心灵鸡汤 ——▼打春后,我们家最好的“那块地”被政府“征”了!这块地可谓是融入了父


蒲城夜读│第35期

父亲的地

文/周小良

—— 走心美文·蒲城人每晚的心灵鸡汤 ——


打春后,我们家最好的“那块地”被政府“征”了!这块地可谓是融入了父亲十多年的心血与汗水,想当初耕地大变迁时,分到我家的庄稼地高低不平,灌溉不畅,父亲一锄一锄地刨,一车一车地推,一遍又一遍地修整,方才成型。随后,父亲一次又一次地在这块地上尝试着实现自己的梦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还记得那年冬末,地整平后,父亲几经周折,从云南买回来一批葡萄苗,移栽、浇水、施肥,春天,一只只树苗竟然丝毫没有扎根生长的念头,一天天相继枯萎,干涸;父亲不服输,一遍又一遍地研究土质,一遍又一遍地寻找可以播种的希望,黄土地铸就了父亲骨子里不服输的勇气,父亲破土重来,再托人从外地买回三百颗小柿子树苗,精心栽培,柿子树精神抖擞,一个劲地疯长,似乎要回报父亲的哺育之恩,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世态难料,一周前,村委会干部带着一帮领导,拿着一摞文件,挨家挨户做工作,随后正式宣布征地事宜。



头天还在说事,第二天一大早,用地单位就开着挖掘机轰隆隆的进了庄稼地,村民们三五成群地聚集在一块,留恋地瞅着自己曾经挥汗如雨的土地,此刻的父亲,也在眼巴巴地瞅着带给家人无限希望的柿子园顷刻间被张着血盆大口的机器一口一口地吞掉,夷为平地。


庄稼地就是农民的命根子,没了地,农民拿什么来生活?村民们义愤填膺地在商议着征地后的赔款事宜,除了赔款,还要想得更长远点,用它们的话说,农民,天生就是靠土地吃饭的啊!


父亲事前事后一直缄默不语,父亲的心思只有家里人知道,父亲的难过让家人举止不安,不知所措。接连几天,谁也不敢提有关征地的只字话题。更多的时候,父亲只是一根接一根地吸烟,透过烟雾缭绕的空间,看到的是父亲那张布满皱褶,愁容满面的脸,几次,我於忍不住,想凑上前去安慰父亲,母亲拦住了我:你爸在做决定。



一周后,父亲将我和妻子喊到一块,语重心长地说:外面的事情别耽误,好好干,眼下耕地在一天天减少,出门在外,别难为自己,我和你妈守了一辈子土地,眼瞅着不中用了,村里征地赔了些钱,咱家还有一笔积蓄,这阵子我闲着没事,思量着再翻修一下房子,你们干不动了,回家来可以收点房租,补贴家用……


一月后,父亲的计划实现了,我家前院的厦房在父亲的“改造下”变成巍峨耸立的楼房,我知道,这是父亲的心愿,盖房子所花的费用是他和母亲多年心血的凝结。盖房前,父亲再三征求我对房子布局的意见,父亲的艰辛我看在眼里,痛在心头,面对父亲的问题,我作何回答呢?我,无言以对啊!房子落成后,令我意想不到的是,父亲竟然别出心裁地为我设计了一个车库,车子还没买回,父亲的心中已经有了新的打算,儿子想什么,父亲都知道,儿子在造汽车,父亲希望儿子有一天将自己生产的车开回自己的家!



几十年如一日,开耕种田,起早贪黑,一辈子,日日月月,无时无刻,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儿女身上。


年节,妻子洗衣服时,无意中发现了父亲衬衣内测那张颜色发黄的“强心卡”!


父亲病了,父亲被累垮了,父亲彻夜无眠。


父亲的病情让我忧心忡忡,茶饭不思。强烈的自责感无时不充斥着我的大脑,不孝啊,我那什么来偿还你,我的亲人,我的父亲!


时间流逝,岁月无情,万物复生。珍惜身边所拥有的,努力工作,好好生活,或许这才是对父亲最好的报答吧。



- END -

作者: 蒲城圈
发布日期:2015-12-12 13:13:01  原文链接:点此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