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愉悦叫读诗‖我被惊醒,父亲已死去很多年

“哎呀”文 西娃 我在飞快宰鱼一刀下去手指和鱼享受了,刀相同的锋利 我“哎呀”了一声 父亲及时出现手上拿着创可贴 我被惊醒 父亲已死去很多年



“哎呀”

文/西娃

我在飞快宰鱼

一刀下去

手指和鱼享受了,刀

相同的锋利

我“哎呀”了一声

父亲及时出现

手上拿着创可贴

我被惊醒

父亲已死去很多年

另一个世界,父亲

再也找不到我的手指

他孤零零的举着创可贴

把它贴在

我喊出的那一声“哎呀”上



王志国点评


这是一个生活中再寻常不过的事情,距离我们的生活很近,一个梦境引出的一首诗,对亡父的思念,即使在另一个世界里,父亲的爱依然那么绵长:“另一个世界,父亲/再也找不到我的手指/他孤零零的举着创可贴/把它贴在/我喊出的那一声“哎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