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地播报-为何巴勒斯坦如此憎恨我们

阅读本文之前,请先点击左上角的蓝色文字【主内资讯】,本平台,每天将有更好的主内资讯信息供应给您。David Eliraz偶尔会读到像Haaretz(国土报,以色

阅读本文之前,请先点击左上角的蓝色文字【主内资讯】,本平台,每天将有更好的主内资讯信息供应给您。


David Eliraz偶尔会读到像Haaretz(国土报,以色列少有的左派报纸之一)那种以色列左翼报章。他发现这些媒体总爱偏帮阿拉伯人,内容不是说阿拉伯人好可怜,就是以色列人很暴力。对此他总是感到讶异。他不明白,为甚么连以色列人自己也要如此妄顾事实真相。至少他自己亲眼所见,与报道所讲就很不一样。那时候David在西岸执勤,驾驶军车驶过巴勒斯坦的村落。几个村民突然闪出,向军车掷石。石头打在车壳上,发出轰隆轰隆的声响。David心脏随即揪紧,那是一股夹杂着恐惧与愤怒的情绪。然而他的长官却冷静下达指令:“不要理会他们,也不要触碰他们。你的车辆很安全,继续驾驶就好。”这就是以色列军队。难道这也叫暴力吗?David不明白……


Eliraz ,希伯来文。“吾主乃吾秘密”的意思。David Eliraz生于一个传统犹太教(Orthodox)家庭,在传统犹太教诲下成长。高中毕业那年他十九岁,像许多同年龄青年那样,David应召入伍,展开为期30个月的军旅生涯。“那些年你不是自己,而是一个军人,是军队里面的其中一个士兵,是大海里面的一块石头。”他如此形容。在这段长官指令就是硬道理的日子里,David主要担任防卫工作,保护国民免受阿拉伯人伤害。北至黎巴嫩、南至加沙、东至西岸地区,都有他军靴的足迹。如今David回想,头顶陆军装发型、身穿浅陆色军服的这段日子里,最大收获除了一伙战友外,就是自身的成长。参军前的他可说是典型反叛学生,老师叫他向东他就向西。从军以后这一套自然行不通了,否则吃苦头的只是自己。David说那段日子让他长大,让他更了解人生。


“我也学会了用枪,学会了用棍。”然后他补充说:“但那没有让我变得更暴力。我爱好和平,不会因为我学懂伤害人而伤害人。”战友、武技、成长以外,若军旅生涯还有能称为收获的东西,那就是让David发现巴勒斯坦人对他们的浓厚的恨。“我也不知道为何他们这么讨厌我们。”David也知道战争不是一件好事。可是以色列还有其他选择吗?他们已经向巴勒斯坦送过钱、提供过医疗和人道援助。巴勒斯坦不够吃的,以色列给他们食物。巴勒斯坦想发展,以色列给他们电力。“我真的觉得我们什么方法都试过了。”他说。然而巴勒斯坦还是不领情,有事没事就出手打人。去年,加沙便又和以色列打了一场五十日的战争。“好不容易讲和了,但我肯定明年又会再度开战。如果他们不打我,我们也不会打他。”David强调。“我们只是防卫而已。”




对于以巴战争的原因,许多人会说是基于宗教冲突,但对David来说不然。以色列立国翌年,一群来自波兰与罗马利亚的犹太人移民当地,他们在原先属于巴勒斯坦村落Qastina的地方建成名为Moshav的农村合作社。这种半财产公有化的作社模式在当时的以色列非常流行,每个成员获派同等大小的农地。他们一同耕作,一同生活,建立属于自己的税项与福利,群体事务则由内部遴选的委员会管理。这群来自波兰与罗马利亚的人都是虔诚犹太教徒,他们为合作社取名Arugot,希伯来文“畦”的意思,语出《以西结书》十七章七节:又有一大鹰,翅膀大,羽毛多。这葡萄树从栽种的畦中向这鹰弯过根来,发出枝子,好得他的浇灌。


创村成员当中二人,就是David的祖父母。David的父母已是Arugot的领袖人物。只是二人对犹太教的虔敬心情并没有传到David那里。尽管生于传统犹太家庭,但David在少年时期已经变成一个普通人。他无法说服自己接受犹太教的许多奇怪教条。比如说,他不明白为何在安息日不准触碰电器开关,只能事先用时间制预设电灯和冷气的开关时间。“只因为《圣经》说在安息日不可以点火。”他自嘲似地笑了一下。“这对我来说完全不合逻辑,可能是我不够虔诚的关系吧。”他拒绝做这些无稽的事。而对合作社的人来说,David则是已经变质的异类,不适合再留在Arugot生活。David参军,是在离开Arugot之后的事。回顾自己在Arugot的童年,David说是相当愉快的。只是对于犹太教的种种教条,他已不再在乎而已。


反而他在乎的,是大屠杀的历史。他的祖夫母是大屠杀的幸存者。时至今日,即使他的出生已是大屠杀四十年后的事,David依然会觉得这是对他人生至关重要的事件。当时的纳粹党也好,今日的阿拉伯人也罢,David不明白,为何人人都想杀死他们。宗教他不关心,政治他也不了解,他无法跟你争辩以色列应否撤出定居点的问题;对David来说,切身的就只有恐惧与困惑。这就是他支持以色列用战争手段自卫的原因。他住在木屋。每当来自加沙的火箭弹疾飞而至,铁穹系统把它拦截在半空,爆炸的声音与冲击波总会把David的木屋震得吱哑作响,像风暴翻卷大海里面孤苦伶仃的小船。如果没有铁穹,我已经死去几次了?David问自己。他说,在以色列的生活,今日没事,明天没事,但每一天都可能死掉。在这种恐惧下,人很难不思考如何保护自己。


他想要和平,以色列也想要和平,而巴勒斯坦却不想。他们想要战争。因此David会说,以巴战争是巴勒斯坦的错。去年战争时,David在电视看到新闻报道,说一个阿拉伯儿童在战场因乱受伤,以军立即把他送到医院抢救。记者访问孩子的母亲,那母亲说:“儿子康复后,我会让他做人肉炸弹,把你们炸死。”David不明白,是怎样的仇恨,让一个女人连自己的孩子获救,也不会讲一句感谢,反而要用他的命去换恩人的命。“我觉得他们不爱生命,只爱死亡,想所有人都死。”David说。他也有阿拉伯朋友,而且着实觉得他们性格不错。只是他不明白,为何以色列邻近的阿拉伯人却都这么邪恶。





“你以为他们是弱势吗?其实他们很聪明,会说很多谎话。”David 说,阿拉伯人最厉害的手段之一,是媒体操控。拍一些尸体的照片就声称是以军杀的,拍一些破烂的建筑就说是以军炸的。世界许多媒体却信以为真,尽喜欢报道以色列的负面新闻。David每次去旅行,总要费唇舌向外国人澄清:这不是事实。“听上去却好像是我在说谎似的。”他苦笑道。“但这是事实。”他强调。


David喜欢旅行。“我的梦想是可以驾车从以色列,去欧洲、去印度、去埃及……你知道,我们夹在三块大陆中间,如果所有的阿拉伯人都……”David没有把话说完。“……那我们就可以无忧无虑的旅行了。”


文章源自于《立场新闻》,并不代表以色列计划观点。


文章来源:以色列计划

编 辑: 雪

校 稿:Newman Lee


购买主内字画(更多内容定制),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主内资讯微信号:in-the-lord

——欢迎《主内资讯》,本平台主要用于每日分享全地最新主内资讯信息,生活百科,精选主内(福音见证、信仰生活、婚姻家庭、亲子教育、事奉帮助、初信栽培、爱心代祷)等各类丰富的属灵信息,愿藉着这微小的服事使世人蒙福、使弟兄姊妹得造就、使基督的身体得以建造起来!

欢迎投稿:

主内资讯邮箱:546957102@qq.com

(稿件内容可以是得救见证、个人对主的经历、甜美的教会生活或是代祷事项等,使众圣徒一同蒙恩。稿件一经选中原创刊出,将适当给予稿费奖励)。



——您已看了,转发只需1秒呦!您的每一次转发都是给朋友机会认识神!愿神透过你的分享祝福更多人。



购买主内字画(更多内容定制),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作者: 主内资讯
发布日期:2015-12-22 17:05:42  原文链接:点此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