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最迷人的情怀是什么?-子约有曰

文 第一财经 王子约因为老王的事,最近被情怀和资本刷屏了。在一个饭局上,我两个朋友因为意见不同还差点闹得不欢而散。关于宝万之争,所有的争论无非是

文/第一财经 王子约


因为老王的事,最近被情怀和资本刷屏了。在一个饭局上,我两个朋友因为意见不同还差点闹得不欢而散。关于宝万之争,所有的争论无非是你有钱是不是就能买别人的价值观,养女明星是不是一定会后院起火……

王石像一面镜子,照出了每个人心里的欲望和恐惧。他是多少人崇拜的创业教父,不仅有了金钱、名望和美女,还有一颗文青们羡慕的不羁的心,而现在,他有可能被拉下神坛。一时间,惋惜的,嘲笑的,所有声音除了有关资本、权利、名望和扩张的野心,剩下的只是无聊。

不过,就好像在中药堆里嚼到一棵甜甜的干草。在本周,听说那个做电动汽车特斯拉的马斯克原来主业是做火箭,他花少少的钱把火箭弄上天还回收了,听到这个消息,我第一反应是我有生之年大概能去太空转转了?这实在是太棒了!

还有,当大家还在讨论怎么运用大数据时,听说最近富士通把生菜种在数据云端上了,而且这些生菜已经出现在超市、医院和酒店。

比起当了大哥再谈情怀和成功学,我觉得这些拥有神奇想象力和践行能力的企业家真是有趣极了。虽然他们里面有很多乔布斯这样情商极低的家伙,暴戾冷酷人缘不好,也有些人私生活一塌糊涂,但他们却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魅力,那就是永远想着要去人们没去过的地方,然后,让更多人去。

简而言之,要谈情怀的话,我个人认为企业家最迷人的情怀一定是创新。

“创新”概念的提出者熊彼特(J A Schumpter)说,企业家的核心使命是“创新”,“创新”的根本是“生产要素的重新组合”,不断地发现“新组合”。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不太明白周鸿祎拿个最多卖2000块的手机在互联网大会上拍到没电,还说加入手机血战是因为看到更远的地方,意义在哪里;也不太明白,万科躺在一个曾经确实具有开创意义的企业制度上吃了这么多年老本,现在有野蛮人来踢馆时委屈什么。

于我一个普通人而言,我赋予企业家的期待是带来更多我没有见过、体验过或者发现的东西,而不是已经有的。

当然,有的人做得已经比你想的还要好。最近,我在杂志上看到一些企业家想发明的东西,着实感到惊讶。乐视的贾跃亭想发明星际时空列车,不仅要去看宇宙,还要看看20年后什么样;果壳网的姬十三想发明人脸识别眼镜,解决脸盲症患者难题;易到用车CEO周航想发明永乐针,解救不快乐。锤子的老罗一向不会输,他想加入到“永生”事业的研究中去……

这些脑洞大开的想法堆普通人可能觉得不可思议,但谁叫他们是企业家呢,整合多种资源之后,没准真的就实现了。无论你是把他看成生存竞争之道,还是享受打开未知之门的欣喜,唯有创新,才是企业家永远值得炫耀的迷人情怀。

那么,如果明天再和别人谈起宝万之战,大家再也不要说红烧肉和珠峰了,我们来说点有趣的吧。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