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好文】如何托起农村的希望,一攸县农民儿女的思考.

随着一阵随身听音乐由远及近,父亲进门就和母亲说:“我刚算了一下,不是33亩,应该是36亩田才对。”去年,他高亢地在电话里说起他种着30亩水稻田,如今

 随着一阵随身听音乐由远及近,父亲进门就和母亲说:“我刚算了一下,不是33亩,应该是36亩田才对。” 去年,他高亢地在电话里说起他种着30亩水稻田,如今变成了36亩!今年回家,当我看到父亲嘴里的“30亩田连成一片”,我才真切地体会到那是怎样踏实与激昂!

九年前,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那年,父亲还有外债。如今九年过去了,父亲包种的水田是越来越多,从最开始的人力收割,到如今拥有两台收割机、两辆打田机,父亲的背弯了人瘦了,笑容却更加灿烂了。

田地,只是农民生存之本,传统耕作,只是糊口,而把农田的活做成事业,才能成为农业,才能发家致富。父亲的农业风生水起,也是这个时代的成全。原来农民种地要缴水利费、交国家粮,那时村里人谁也没荒过田地。后来赶上了政策,水利费免了,国家粮不用交了,可种田的人越来越少了。一些人出去打工带来了刺激,更多的青壮年走出了家门。守护农田的,只剩下中老年人:七十多岁的阿公赶着黄牛拉篱平田,年近60的大伯挑起大箩筐替父亲直播水稻,50多岁的大婶挥着锄头在水田里修垅坝。看着这些,父亲偶尔也皱眉叹气:年轻人情愿在外面打工潇洒,也不愿意回来晒日头,也不晓得日后是怎么个搞法……

是啊,我这一拨的发小,即使是农村户口,也没一个在家种田的。就拿我家说,哥哥在城里跑运输,嫂嫂在工业园上班,别说种水稻,恐怕连菜都不会种,更别说发展农业。农业部总经济师陈萌山先生无不担忧到:“谁来种地,谁来养猪?”农业,如今尚可靠老者,就算有些许农业大学毕业回乡村搞创业的,也救不了农业。农业,似乎后继无人!

我曾经和父亲说回去跟他种地,父亲眼睛瞪得溜圆,语气很冲地说:“你提都不要提,户口出去了,就算饿死在外面也不要回!”我知道他什么意思,世世代代都在努力着耕种,就是指望着下一代能脱离农民身份。自古以来,好像只有“没出息”的人才会种地。这种思想令我十八亿亩耕地这个大舞台暗淡无光。而其中更重要的原因,就是种地收益低,而进城务工短期内见效快,哪个青壮年选择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在家务农呢?

中央党校副校长王东京在《经济观察笔记》里提出一个观点:放开粮价,赋予农民耕地产权,推动土地集中。我非常赞同这个观点,同时我也认为,发展农业学校,推广农业技术也是重中之重。当下之急,是让农民看到利益,才会促进农民从事农业生产。
     三百多年前,威廉·配第说:从业之利,农不如工,工不如商。可当下早就不是小农生产,若搞现代化农业生产,搞规模经营,就像父亲这样把农业当成事业,千方百计去发展,地里怎么可能没有黄金屋!更何况,农业不止种水稻这一支,“广袤天地,大有作为”!如果王东京先生的观点变成现实,农民种地的收入上来了,让更多的年轻人看到希望,在农业上投入激情去发展创新,何愁我们农业后继无人!到那时,掀起“非转农”热潮也不是没有可能!

小编太拼了,赞一个

赞赏

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