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又有一部电影惹朝鲜金氏政权不开心了。

本文转载于 奇遇电影 (ID:cinematik)4月底,有部叫《太阳之下》的纪录片在韩国上映,俄罗斯籍导演维塔利•曼斯基(Vitaly Mansky)在朝鲜官方允许

本文转载于  奇遇电影 (ID:cinematik)



4月底,有部叫《太阳之下》的纪录片在韩国上映,俄罗斯籍导演维塔利•曼斯基(Vitaly Mansky)在朝鲜官方允许之下,在北韩陆续拍了一年时间,题材是讲述一个8岁的朝鲜小女孩三口之家的故事。



《太阳之下》海报


这部电影是由朝鲜和俄罗斯两国合拍,作为两国首次文化合作项目。


此前,它在欧洲一些电影节上陆续放映,在爱沙尼亚塔林黑夜电影节上还拿了一个特别奖。朝鲜外交部向俄罗斯外交部发出一个官方的通告,要求禁止这部电影上映,“因为它是违背我国政府意愿的”。


最终俄罗斯政府没有理睬,现在,这部片还将在悉尼、德国等地放映。


那到底这部纪录片为何惹恼了朝鲜政府?


事情得从曼斯基出身说起。他是乌克兰人,出生时乌克兰还在苏联的统治之下,因此从先目睹里斯大林红色恐怖的集权统治。有感于俄罗斯局势大有倒退之势,于是决心拍一部关于朝鲜的纪录片,让大家看看集权国家的人民是如何生活的,可以给年轻人们一点启发。


这个想法在他看了2009年一部名为《红色礼堂》(The Red Chapel)的纪录片后突然开窍,这部纪录片由一个丹麦人执导,当年他带着两名喜剧演员以文化交流之名访问朝鲜,名义上是文化交流,实则通过跟踪拍摄者两名喜剧演员的演出,有意无意地拍摄到了朝鲜人的日常生活。



导演维塔利•曼斯基在平壤


曼斯基决定有样学样,他通过俄罗斯文化部向朝鲜提出拍摄申请。


朝鲜回复说,可以,不过,剧本得我们来写。


于是曼斯基的团队就收到了由朝鲜政府亲自主导的剧本:故事讲述一名8岁的小女孩,她即将要加入少年先锋队,准备参加排演以庆祝伟大领袖金日成的生日。


并且,朝鲜政府说,一切都得听从我们的,不能随意乱拍。只有同意以上,才能让你进来。


曼斯基别无选择,当时就答应了,他决定暗中寻找机会拍摄。


2014年,曼斯基带着团队就进入朝鲜了。全程由“工作人员”陪同。


在面试过五位女学生之后,曼斯基选择了8岁的辛美。她是家中独女,父亲是服装厂的工人,母亲在饭堂做女工。



辛美一家三口



所有拍摄都有工作人员在场强行指导


在拍摄前后,朝鲜的工作人员不但充当盯梢的工作,事实上他们也强行插手参与拍摄。


曼斯基被安排到辛美一家又大又豪华的“家”进行拍摄,事实上,辛美一家及祖父母住在一个拥挤的小单位里;


辛美的父亲身份存疑:最早被介绍是“工人”,后来突然工作人员告知他是“工程师”,但天真纯朴的辛美在和导演交流的过程中无意中说出他其实是一家报社的记者;


有一幕辛美要赞扬泡菜防衰老和抗癌的益处,拍摄团队一次又一次地按指示重拍到对方满意为止;


还有一幕是一名工厂女领导做演讲,在看回放时觉得效果不够好,工作人员要求重拍多次,情绪一次比一次激昂。



拜祭过伟大的鲜花,会立刻当垃圾一样回收



辛美如愿戴上红领巾,但表情耐人寻味


每天夜里,工作人员都要要求曼斯基递交当天的拍摄成果,第二天送回来的时候,曼斯基发现里面拍摄的素材被删改得面目全非。


如此种种,曼斯基失望透顶,但又无可奈何。


最终他想出了一个办法与之周旋,很可能会惹麻烦,但他决定一试:在每天拍摄的时候,摄影机安装量块内存卡,一块按照朝鲜政府要求的正常拍摄;但另一块用以存储在“停机”之后继续拍摄素材。


每天拍摄任务完成回到宾馆时,他和拍摄团队使用暗语交流,例如“今天的袜子洗了吗?”——这表示问对方素材是否隐藏妥当,若回答“已经泡进盆里了”,则表示那些秘密拍摄的素材已转存妥当了。


即便如此小心翼翼,在朝鲜的一年,他们每天都还是生活在恐惧之中。


每天晚上,他们要用沙发堵住房门,生怕会有人半夜破门而入。


他们不允许跟拍摄对象私下交谈,甚至,连团队之间在现场也不允许交流。


但幸运的是,他们的两手准备的伎俩被未被识破,暗中拍摄的素材被完好保存下来,它被剪到正面拍摄的“正片”中,记录下了朝鲜政府的工作人员是如何干预影片拍摄的,从而戳破了朝鲜宣传机器的谎言。


甚至,每当深夜关灯之后,曼斯基蹑手蹑脚地把高倍摄影机藏在窗帘后面,拍摄对面街道以及普通人住宅的情况,这些若是被发现,必定是性命不保。



透过宾馆的窗帘偷拍对面街道小区的日常



深夜,平壤普通人家的电视机光线


2009年,曾有两名美国女记者越过朝鲜边境拍摄,被朝鲜逮捕并判了12年劳教,最后是克林顿亲自斡旋并亲自飞到平壤才将她们解救归国。



2009年,克林顿亲飞平壤解救两名女记者


曼斯基形容在朝鲜的一年就像一具行尸走肉一样,但这却是朝鲜人民的日常。


最近,朝鲜当局还给导演发送了3封信说有紧急的事要说,让曼斯基访问朝鲜。所有的信最后一句话都是“辛美非常想你”。


这位导演如此回信:“我想在朝鲜公开这部电影。翘首以待有一天可以和朝鲜人民一边欣赏这部电影,一边笑着谈论过去。”


不过对于辛美一家的命运,曼斯基表示非常担心,因为他不确定朝鲜政府会否对他们做出处置。


“朝鲜政权在下一个15年肯定不会完蛋,但我希望通过这个纪录片告知大家朝鲜的真相,以促使这个邪恶政权的终结,我想我能做的只是这些。”曼斯基说。


影片的结尾时,“辛美迷茫和哭泣的脸。她也一定在这盛大,欢欣的表象下感觉到不安吧。她们被夺走自由,伪装的童年和我们一样。少先队红领巾和阅兵仪仗队。我曾经是她们中的一员,侥幸逃脱了。”在卢森堡看过影片的豆瓣用户Zoe如是说。


《太阳之下》预告片

时长;2分9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