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陈坚——有“童心”的佛学教授

佛教强调从智慧出信仰 将信仰建立在智慧之上佛学和教育学实际上是同类性质的 都是有关如何教育和改造人的学问陈坚,浙江临海人,哲学博士,山东大学哲




佛教强调从智慧出信仰 将信仰建立在智慧之上


佛学和教育学实际上是同类性质的 都是有关如何教育和改造人的学问


陈坚,浙江临海人,哲学博士,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教授,宗教学教研室主任;山东大学佛教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山东湛山佛学院兼职教授;《闻是佛学研究》(以书代刊)主编;主要从事佛教、宗教学与中西宗教比较研究,尤其擅长天台宗研究。迄今已发表佛教学术论文200多篇,出版佛教和宗教学方面的学术专著4部。

 

菩萨在线记者:你生活中的状态是什么样子的?会有什么样的兴趣爱好?如果学术上、生活上遇到困难,会选择什么样的方式排遣烦恼寻求解决?


陈坚教授:人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我真还没反思过自己的生活状态。我就是一名普通的大学老师,其他老师要面对的问题我也都要面对,概莫能外。所从事的专业与其他老师相比可能显得有点特殊。现代大学有很多学科,物理、化学、材料、建筑、文学、历史、考古等等。对于一个教物理的老师,或一个研究文学的老师,大家都习以为常,不会觉得有什么奇怪,对于从事佛教研究的我,或站在大学课堂上讲佛教的我,大家就难免会有一些异样的看法。

 

怎么大学里还讲佛教?研究佛教会不会信仰佛教?会不会当和尚?有理解的,也有不理解的,这在宗教还没有“脱敏”的中国社会是很正常的。

 

土木工程系有位老师有一次开会与我坐一起,开玩笑说,你这个专业好,高大上,哪像我们搞土木的,整天在野外风里来雨里去的,又土又木。(笑)我想,他是搞土木的,我就是扯“葛藤”的。这是禅宗的说法,扯不清理还乱。我在大学研究佛教,就是整天研究佛教经论,搞文字,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研究清楚了没有,把佛教搞明白了没有,那是典型的扯“葛藤”。禅宗的临济义玄禅师还有一个形象的说法,说看佛经就是揞“黑豆”,佛经上的一个个字就像一粒粒黑豆,看佛经研究佛经就是在那里按着黑豆数黑豆。我的学术生活就是整天扯“葛藤”揞“黑豆”。把“葛藤”撸直,再磨出“豆浆”让人喝,这就是我的工作。平时也有老师会来跟我探讨佛教,有人文学科的,也有理工科的,比如物理学院一位退休的老教授,就曾与我探讨《心经》上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与理论物理学的关系,与什么暗物质的关系,这让我很高兴。当然,也有挺幽默的,就是有人找我算命看风水,我哪会这个呀!真是“可怜天下百姓心”。总之,中国老百姓在佛教上的很多看法有时是很可爱的。

 

苏东坡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现实生活中,人都是有喜怒哀乐的。只要是人就有烦恼,佛陀也有烦恼。依照我对佛教的理解,也不一定就对,佛教是在教你有了烦恼后如何迅速地摆脱烦恼的纠缠,不受烦恼的伤害。这就像死亡,佛教只是教你当死亡来临的时候如何以平常心去对待他,如何以欢喜心去接受它,这才是佛教的智慧。研究佛教后,能自觉地用佛教的观念来解决日常生活中所遇到的种种烦恼,这倒是一点不假。佛教有解决烦恼问题的伟大智慧。

 

至于说到我的兴趣爱好,我觉得兴趣是心,爱好是事。不怕你笑话,我平时业余时间就喜欢看足球,我觉得足球比赛是佛教因缘和合思想的最好注脚。一个进球,就是众缘和合的结果。我最近写了一篇《足球与佛教》的文章,发表在《国学茶座》上。如果你能有佛的眼光,那你看一切都是有兴趣的,这就是所谓的法喜、禅悦。弘一法师吃饭很简单,也不挑食,说咸有咸的味道,淡有淡的味道,这就是法喜、禅悦,看一切都欢喜,这是最深刻的兴趣。我们应该学习弘一法师的这种兴趣。

  

菩萨在线记者:您觉得自己是一个有什么样情怀的人?佛学研究对您情致产生了什么影响?

 

陈坚教授:情怀啊情致啊,好像都是比较高大上的事情,应该与琴棋书画之类的有关,但这些我啥也不会。我不知道我自己生活中有什么是可以称得上情怀和情致的,情绪和情感倒是都有。

 

一个大学教授,而且还是一个研究佛学的教授,居然喜欢看足球。喜欢看足球也罢,居然还喜欢看中国足球,这品味肯定高不到哪里去,与中国足球也差不多,档次很低,很多人可能会这么看我。我学了佛教,那是不会著人相的,别人怎么看无所谓。别人看我,我看球就是了,没什么好计较的。

 

我真说不上我有什么情怀情致的,如果要说有,我觉得就是能比较好地保持一颗“童心”,如果你承认这“童心”也是一种情怀情致的话。

 

我觉得我看球就是一种“童心”的体现,或者说,看一群人在那里踢球会激发人的“童心”。小孩子就是那么撒开了脚丫在那里跑在那里抢球的,绿茵场是一个童趣盎然的地方。我之所以要在这里说“童心”,那是因为学佛也是可以保持和展现“童心”的。

 

实际上,东方文化中的儒、佛、道都是提倡“童心”的,尽管各自的具体思想不完全一样,比如,老子主张“复归于婴儿”,孟子主张“赤子之心”,后来明代的思想家李贽接着孟子讲“童心即真心”,佛教《涅槃经》中说涅槃的境界就包括了“婴儿行”。什么是“婴儿行”呢?你看小孩子,刚才还哭鼻子呢,你给他一颗糖吃,他马上破涕为笑,好像啥也没发生一样,表现出极强的心理修复能力,永远活在当下。我去一些寺院,会看见一些地方摆放着一些石雕小和尚,各种姿态的都有,很是可爱,憨态可掬,用现在时髦的话来说,就是很萌,就是么么哒。每次见了,我都禁不止要把他们给拍下来。我手机相册中就有不少保存着。小时候看过日本一个童话片,叫《聪明的一休》,片中的一休小和尚很可爱。日本佛教史上确实有一个一休和尚,一休宗纯,不过他不是小和尚,而是个老和尚,这老和尚有点类似于在中国家喻户晓的济公和尚,善良、正直、爱打抱不平。动画片将老和尚“小和尚化”,展现其精神,艺术化地表现其“童心“,很精彩。我们的济公和尚,一般的形象是疯疯癫癫,济公和尚的这种疯癫,可不是神经病和癫痫,而是”童心“的无余展示。台湾的星云大师到医院去看病,医生问他怕不怕死,他说我不怕死,我怕疼。回答得富有“童心”。星云大师回答得很真实很有“童心”。


 陈坚教授说:要学会与烦恼和平相处 你就没事了 这就是天台宗的智慧


菩萨在线记者:从更大的视野来看,在中西文化上,你认为东方佛学较之西方宗教有那些特别之处?

 

陈坚教授:我曾写过一本书,叫《无分别的分别——比较宗教学视野下的佛教》,书中主要就是谈佛教与其他宗教尤其是西方宗教之间的比较。从源头上讲,西方是没有宗教的,我们现在世界上所流行的主要宗教,包括西方的基督宗教,都起源于中东和印度这个三角地带,这个地区显然属于东方而不是西方。基督宗教从中东巴勒斯坦地区产生后,后来辗转传到西方,受古希腊文化的影响,才演变出我们今天所谓西方基督宗教。我们现在讲的西方宗教,都是指这种受古希腊文化影响的基督宗教,属于西方文化的范畴。

 

我想,东方佛学与西方宗教是有很大不同的,首先佛学是无神论,西方的基督宗教是有神论,是一神教,把一个神抬到至高无上的地位。佛教中虽然也有神,而且还有多个神,但这些神都不是人崇拜的对象,都是佛要教化的对象,有时也是保护佛教的护法神。在佛教中,神与人一样,都是“六道轮回”中生命体,没有什么至上性。我们说有神论,是指神是人崇拜的对象,当神不是人崇拜对象的时候,神最多都不能叫有神论。佛教中的神与人以及狗猫等是平起平坐的六道众生。其次,西方宗教因为主敬一神,故有强烈的排他性,而佛教没有排他性,讲求圆融和谐,这是价值观念上的不同。佛教讲破我执和法执。破掉我执,自己与他人圆融;破掉法执,佛教不同法门之间互相圆融,甚至佛教与其他宗教之间也能和谐共处。佛教从来不是像西方宗教一样以一个标准要求所有人,而是因材施教,不同的人给予不同的佛法教化。

 

在佛教,信仰可以起点,也可以是终点。佛教现在在西方传播,就是这样,我一开始不叫你信佛,要这样就跟信上帝冲突了,没人愿意接触佛教。现在佛教说,你不信佛没关系,你先来按照佛教的方法坐坐禅,等到坐禅坐着坐着对你身心有受用了,你自然就信了。这在佛教叫善巧方便的智慧。所以佛教更强调智慧,不但有善巧方便的智慧,也有不落两边的智慧,总之,与西方宗教的单纯强调信仰不同,佛教强调从智慧出信仰,将信仰建立在智慧之上,这就是梁启超先生所说的“佛教是智信,而非迷信”。

  

菩萨在线记者:近段时间发生的时事,能举些例子用佛学来解读吗?给佛友一些启迪。

 

陈坚教授:佛法就是这样存在着,你见或者不见,它都是这样如如不动地存在着。因为佛法是宇宙本身本具的法则,所以世间事莫不是佛法的相的体现。我们人世间发生的大事小情,你如果从佛法的角度去观察,可能会有不同的结论。

 

举个例子来说吧,现在雾霾很重,北方尤其严重,这是大家目前最为关心的问题之一。雾霾是怎么来的?来自于汽车尾气,来自于工业生产的排放,来自于北方集中供暖的燃煤,来自于农村的秸秆燃烧,还与气象和气候条件有关,等等,这都没错,这都是导致雾霾的缘,当然这也是外在的缘,别忘了还有内在的缘,那就是你的心。

 

天台宗讲“一念三千”,三千世界,无论内外,皆与人的“一念心”有关,皆由“一念心”开出。举个例子来说吧,比如,汽车尾气排放与雾霾有直接的关系,汽车多了,雾霾的可能性就大了。而汽车是怎么来的,汽车怎么会在路上跑?汽车是人造的人买的人开的,这造车买车开车其实都源于人的心,这些诠释全是人干的。

 

别的不说,就说买车吧,我们很多人现在根本就不需要买车,上班也就走几步路的问题,远一点坐公交也能很方便地解决,但人们不这样想,你看张三家有车,李四家有别克,那我也得有车,而且一定要比李四的别克好,否则脸上挂不住,没面子。然而,不管是必要的还是多余的,买车也好,造车也好,其实都是根源于心,根源于人们追求物质享受的贪嗔痴之心。心中少些雾霾,外面也会随之少些雾霾。


欢迎转发,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感恩支持!


出品 菩萨在线

总编 彭明军

责编 杨帆

文案 妙音 

记者 妙然

编辑 妙诗


赞赏

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