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终生未婚的天才。

都是故事啊。柏拉图(公元前427-347)柏拉图认为男男之间的爱慕为世间为最高级的情感形态,他在其不朽著作《理想国》里论及婚姻时曾说,理想的社会应该是


都是故事啊。




柏拉图(公元前427-347)


柏拉图认为男男之间的爱慕为世间为最高级的情感形态,他在其不朽著作《理想国》里论及婚姻时曾说,理想的社会应该是:共产、共妻、共子。81岁的时候,在一次婚宴上,他于兴高采烈谈笑风生之际溘然长逝。




拉斐尔(1483-1520)意大利画家


作为欧洲文艺复兴‘三剑客’之一(另两位:达芬奇与米开朗基罗)的拉斐尔,一样在37岁的大好年华,英年早逝。拉斐尔画作中的人物清秀,场景祥和,尤以 “秀美”著称,一如他本人。小拉终身未婚,曾与一位红衣主教的侄女马蒂亚订婚,可惜不得而终。




米开朗基罗(1475-1564)意大利雕塑家


都是同时代最伟大的艺术家,都被传言是同性恋,为什么达.芬奇不会爱上米开朗基罗?答案是:老米太对不起观众!虽然他创造了人世间最美的《大卫》,自己却长的天生猥琐,自卑与痛苦困扰着他,因此他讨厌达.芬奇(达比他帅),嫉妒拉斐尔(拉比他清秀),索性他还破罐子破摔,生活邋遢,穿旧衣睡破床(虽然很有钱),几个月不洗澡,腿上的长靴跟皮都粘在了一起,他还振振有词,说:我不想脱,因为我还想穿上!他不喜欢漂亮女人(可以想象,漂亮女人也不会喜欢他),对女人的肉体美他更是无动于衷(老米的雕塑多为男性),1532年,他写诗给英俊的罗马贵族卡瓦列里,倾诉自己的爱慕,后者对他不答不理,他伤心欲绝,一心扑到石膏上YY,于是有了风华绝代之《大卫.科波菲尔》。




达芬奇(1452-1519) 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全才


他是艺术家,数学家,物理学家,医学家,还是工程师,建筑学家......他曾经设计过直升飞机、飞行器、热气球、攻城器,以及城市防御体系、排水系统,他还研究过人体解剖、比例、透视......24岁的时候,曾被指控与男子有暧昧行为,遭其否认,1519年病逝法国。但其同志的身份,基本已被后人公认。




伊丽莎白一世(1533-1603)英国女王


一世的伊丽莎白青少年并不怎么走运,三岁时,母亲被父王赐死,她继承王位的机会也很渺茫,除非前面的弟弟和姐姐全都绝后才能轮到她,而这一切就这么发生了,弟弟爱德华10岁登基,16岁夭亡,然后姐姐玛丽继位,不久也抑郁而终,于是25岁的年轻漂亮而且开明的伊丽莎白走上了英格兰之颠。但不幸的是,她为了巩固王位,纵横捭阖于当时的强国西班牙与法国之间,放弃了婚姻,最后以老处女的身份绝后而终,换来的是大英帝国的崛起。



伏尔泰(1694-1778)法国近代思想家


路易十六在没上断头台前,读到了伏尔泰与卢梭的著作,他说:这两个人摧毁了法国。的确,18世纪是法国人的世纪,是世界上最早的革命试验田,而伏尔泰他们,是这场革命的精神领袖。他有99卷的煌煌巨著,与有夫之妇的情人艾米莉共居20年,直到后者去世,没有子嗣。1778年,84岁的伏尔泰去世,教会拒绝他葬在巴黎,1791年,法国大革命爆发,他的遗体被迁葬在巴黎先贤祠,并补行国葬,墓在卢梭的旁边,他的心脏,被装进一只盒子,存放在巴黎国家图书馆。




诺贝尔(1833-1895)瑞典科学家


诺贝尔一辈子最大的功绩不是发明了炸药,而是发了这样一个奖,不论国籍,不论男女,只论你贡献的大小,这使得后世所有的伟大科学家(文学家及和平主义者)都笼罩在了他的光环之下,诺贝尔只用一个遗嘱,便赢得了身前身后的千秋功名。这是钱能买到的最好的东西,我这么以为。诺贝尔不是没有恋爱过,可惜的都是被爱的可心人儿都另嫁他人,至于说最后没设置数学奖,是因为他的情敌是位数学家,其实多半是好事者杜撰。




简·奥斯汀(1775-1817)英国作家


奥斯汀生活在老英国,自己终于也成了老姑娘。“班那德太太整天发愁的就是如何顺顺利利地将五个女儿嫁出去”,这是简最有名的小说《傲慢与偏见》小说的开头,想必奥斯汀的妈妈也有过和班那德太太一样的烦恼,与小说中不同的是,奥斯汀的妈妈终于没有看到女儿出嫁的那天。奥斯汀聪明而且美丽,据说也曾情痴,年轻的失恋是她终身不嫁的原因,也有人说她可能是lesbian,跟自己姐姐的非常亲密关系让人起疑(她姐姐卡桑德拉死前曾焚烧了简给她的大部分信件),但这些都已不可考,可考的只有,小说里伊丽莎白找到了达西,而奥斯汀却没有找到属于她的那一位,42岁的时候,她英年早逝。




尼采(1844-1900)德国哲学家


一八七五年,三十一岁的尼采说:我四处徘徊,孤独的像一头犀牛。当时,他最要好的朋友都陆续成婚,只有他情无所归,最后他将童贞献给了妓院,并染上了梅毒。45岁后的尼采陷入了疯狂,跟最好的朋友瓦格纳闹僵以后,他就被送进了精神病院,他唯一的妹妹照顾了他整整十年,在新世纪的一个早晨,他静悄悄的离开了人间。上帝死了,尼采说;尼采疯了,鲁迅说;鲁迅成仙了,大家都这么说。




安徒生(1805-1879)丹麦作家


这位世界上最出名的童话作家,一辈子茕茕孑立,经历了他丑小鸭似的一生。留下了《海的女儿》《卖火柴的小女孩》《皇帝的新衣》等一系列的美好童话,却把孤独留给了自己。他曾有过青梅竹马的初恋,那个漂亮的女孩叫作波儿,直到去世,70岁的安徒生依然保留着波儿写给她的信笺,发黄的纸上映着她娟秀的字迹:世事如烟




贝多芬(1770-1829)德国音乐家


贝多芬曾经写下了气壮山河的《英雄交响曲》《命运交响曲》,写下了柔美的《月光》《致爱丽丝》。贝多芬一生充满了痛苦,爱情不顺,壮年失聪,他爱慕过数不清的女人,但她们都宁愿嫁给别人,因为什么原因,我们难以知晓,我们知道的就是他更加愤怒,接着写出了更多的美好乐章。




文森特·梵高(1853-1890)荷兰画家


无论梵高的画作还能拍出什么样的天价,这一切都已经与他无关。他短短37年的人生,到处充满了屈辱与酸楚,无数次的解雇与不解,无数次的拒绝与争执,让他陷入执迷的疯狂,直到1890年7月的那个黄昏,他举起手枪,自杀了。1888年,他屈指可数的朋友高更来访,不久两人起了争执,气愤之余,梵高割下了自己的一只耳朵,高更被吓跑了,他则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四周弥漫的都是迷茫,和无人能解的愤怒,半年后,一直照顾他的弟弟拉奥.梵高因悲伤过度,精神亦失常,不久去世,他葬在了哥哥的墓旁。




嘉宝(1905-1990)好莱坞巨星


一个英国记者说,她的脸是人类进化的终极,她是哈姆雷特以来最忧郁的斯堪的纳维亚人。阿道夫.希特勒也是她的影迷,二次大战的时候,嘉宝曾经说:我要杀了他。她是真正的冷美人:迷茫,失落而孤独,她自己评价:我笨拙,害羞,紧张,恐惧,对我的英文过于敏感,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自己的周围筑起一道高墙,并永远的躲在它的后面。“我将以单身终生”,这是嘉宝在《克里斯蒂娜女皇》里的台词,她很好的实践了它。“你真的没有爱过别人吗?”有人问。“爱过,斯蒂勒。” (带嘉宝走向好莱坞的导演,同志)。嘉宝曾四次获奥斯卡提名,却从未得奖,后来奥斯卡委员会为嘉宝特设了一个奖项,以表彰她在电影中闪光的表现,当然她没有去领,她的朋友说,也从来没在她的家里见过那个奖,她是永远的神秘女郎。




维特根斯坦(1889-1951)奥地利哲学家


据其传记作者威廉·巴特利(William Warren Bartley)考证,维特根斯坦家族的兄弟五人里,包括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本人在内共有三名是同性恋者,这其中的两个兄长汉斯和鲁道夫早年分别自杀。 

忧郁、悲观、孤寂伴随了维特根斯坦的一生,他的三个哥哥先后自杀,带给他心灵永远的创伤,最终在哲学的世界里,他找到了灵魂的归宿。有一次和朋友夫妇散步,聊起了天体运行,他建议三人分别扮演太阳、地球和月亮作相对运动,他自己演的是月亮,绕着地球和太阳快速的跑个不停。1914-1917年,他参加了一战(同时参战的还有他的中学同学——阿道夫.希特勒),在战场上,他写下了《战时笔记》,那是他关于哲学的最初思考,里面不断有这样的句子:今天又手淫了......我热爱上帝和逻辑......“认识维特根斯坦是我一生中最激动的奇遇之一”,他的老师罗素曾经这样评价过维特。孑然一身的他,从未体验过爱情(但曾被指疑为同志),临终前,他对守在身旁的人说:告诉我的朋友们,我度过了极为美好的一生。




马塞尔·普鲁斯特(1871-1922) 法国作家


出身贵族的他自幼体弱多病,成年后,更是卧床不起,以至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个人在床上病歪歪的回忆起过去的好时光,并把它们记录下来,惶惶七大卷的《追忆逝水年华》就这么诞生,成为意识流派的开山鼻祖。《追忆》是自传体性的小说,情节可真可假,但人物都可以在普鲁斯特的周边找到原型。




卡夫卡(1883-1924)奥地利作家


卡夫卡到死都只是个保险公司的推销员,若非他‘交友不慎’(死前,他委托好友布劳德焚烧他所有的稿件,布没有执行),他不会享受到这般的身后哀荣,但这样的哀荣,又与他本人何关呢?他的三部长篇都没有写完(《审判》《诉讼》《城堡》),但都成了现代人钻研的经典,好若维纳斯的断臂,没有人知道失落的在什么地方。他一生都在犹豫,徘徊,拿不定主意,包括爱情,他先后与菲利斯小姐两次订婚,又两次毁约,最终他宣布:在精神上,我无力结婚,你不会幸福的,所以我们拜拜吧。“我要不顾一切地得到孤寂,我要不顾一切地同所有事情、所有人断绝关系。”(自卡夫卡的日记)事实上,他真的做到了。




波伏娃(1908-1986)法国作家,女权主义者,萨特的终身伴侣


不夸张的说,波伏娃的横空出世,改变了半个世界:女人们从此站起来了!“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变成的”,这是波伏娃最著名的论断,之前那么多的哲学家,诸如尼采叔本华们都对女人充满了刻骨的仇恨,认为她们是先天的愚蠢与不可救药!救人者当救己,波伏娃用事实封住了他们的嘴。1980年,萨特去世,波伏娃作《永别的仪式》,六年后,她与萨特合葬在了巴黎蒙帕纳斯公墓。





张伯伦(1936-1999)NBA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中锋


1990年,张伯伦出版他的自传,声称与20000个女人发生过性关系,他说:人们也许认为我的品位不高,但信不信由你,几乎每个与我约会的女人,在普通男人眼里都会是一见钟情式的偶像。1962年,张伯伦所在的NBA费城勇士队对阵纽约尼克斯队,他一人独得了整整100分!这是个前无古人恐怕也后无来者的惊人纪录,40多年过去了,不要说打破,连一个接近的人都没有。一生阅人无数的张伯伦,于99年在家中突发心脏病去世,死前他说:偶其实宁愿和一个女人有过一千次,也不愿和一千个女人每人只有一次。




艾米莉•伊丽莎白•狄金森(Emily Elizabeth Dickson,1830-1886),美国女诗人,白衣女尼


美国女诗人。生于马萨诸塞州的小城阿默斯特,年少时热爱大自然,乐于出外游玩,与人交往举止优雅,一度是小城社交界之花。二十三岁时,她第一次随父亲远游到华盛顿,在费城邂逅华兹华斯,并深深爱上了他,但华兹华斯已有妻室,这份感情注定是无望的。归来后,狄金森闭门谢客,终生未嫁。邻居偶尔瞥见她身穿的一袭白袍,称之为“白衣女尼”。




牛顿(1642-1727)英国科学家


有人说,因为有了牛顿,全世界所有的独身者,都将不再孤单。信哉斯言!和克林顿一样,他们都是父亲的遗腹子,他的出生,毫不夸张地说,改变了整个世界。他是现代力学的奠基人,万有引力的发现者,分析过白色光的组成,与莱布尼兹同步发现了微积分。牛顿的一生,几乎没有亲近女色的纪录,他孤独的走完伟大的一生,晚年在宗教中寻找慰藉,1727年3月,他被安葬在著名的西敏寺大教堂。




金岳霖(1895-1984)中国哲学家、逻辑学家、情痴


若论近现代中国第一才女,非林徽因莫属,三个举世无双的优秀男人终身都为她苦:一个摔断了腿(梁思成为博美人一笑,失急慌忙掉下车来),另一个为觅得佳人,嫌飞机太慢,自己先飞了下来(徐志摩),这最后一个,就是我们的金先生,为了她,一辈子不娶(想想林去世后,梁都曾续弦),且与情敌毗邻而居,终身为友,一段情,三洲人士共惊闻。“一身诗意千寻瀑,人间万古四月天”,这是林去世后,金先生的挽联,很多年后的一天,他突然招呼朋友吃饭,席间说:今天是徽因的生日,举座皆然。晚年,曾有记者套老先生的这段‘绝对隐私’,他想了好久,才略带伤感地说:我所有的话,都应该同她说,我自己不能说——我没有机会同她说了,所以我不愿意说,也不愿意有这种话!


来源:豆瓣Mary Next Door 




#一起來玩吧#


#END#

做 一 个 自 己 喜 欢 的 自 己

探 索 者 文 艺

2 0 1 6.0 1.2 8


中国文艺媒体联盟 | 艺窝疯 | 核心成员

忠于好奇



作者: 探索者文艺
发布日期:2016-01-29 22:23:46  原文链接:点此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