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的“技术洞见”

生于洞见,死于调查 《重新定义公司:谷歌是如何运营的》是一本很有趣的书。  书里面的观点很有趣。谷歌的所作所为,和我们当下流行的“这思维那思

生于洞见,死于调查


     《重新定义公司:谷歌是如何运营的》是一本很有趣的书。

 

  书里面的观点很有趣。谷歌的所作所为,和我们当下流行的“这思维那思维”,从本质上就是相悖的。

 

  全书六大章,分别讲了企业的文化、战略、人才、决策、沟通、创新等六大核心问题。每一个问题,都事关企业的死生存亡,企业家不可不察,也不得不察。如果要从中挑选一个最感兴趣的话题,个人选择第二章“战略:你的计划是错误的”。这一章的核心观点,是相信技术洞见,不要相信市场调查。

 

  何为“技术洞见”(TechnicalInsight),施密特给出了一些案例。比如谷歌搜索,这是谷歌帝国的核心。谷歌起步的时候,市场上有好几家搜索服务提供商,其中一家已经初具明星相了。当时的搜索引擎,都是直接分析网页的内容,然后根据分析结果,确定网页的优先级和显示顺序。谷歌搜索的“技术洞见”在于:网页的质量,不仅在于网页自身的内容,更在于该网页被其他网页引用的次数。换句话说,谷歌不再孤立地评判某个网页,而是网页和其他网页之间的关系。就像评判某个人,不光听这个人的自我介绍,更要去收集他的朋友、雇主、同事对他的评价。正是依赖这种创新的“PageRank”算法,谷歌搜索才能异军突起,超越同侪。

 

  技术洞见,也不仅仅和技术有关,有时候也和企业的价值选择有关。

 

  谷歌最赚钱的是GoogleAdWords广告系统,基于谷歌事实上的垄断地位,广告系统很容易成为疯狂吸金的工具。比如说广告原则:谁出价越高,在搜索结果中的排名越靠前。这种做法很自然,也很合情合理。毕竟广告主投入了真金白银,谁投入多,谁权力大。现在的电视电影、报刊杂志、颁奖评奖,无不遵循着这个明规则。

 

  谷歌广告系统在此的“技术洞见”,彻底背离了我们认可的明规则。谷歌在为广告排序时,遵循的原则是:以广告信息对用户的价值为标准,而不是看广告商们愿意出多少广告费。

 

  谷歌广告的“技术洞见”,其实是一种从长计议的“价值选择”。从用户的价值出发,把对用户最有利的信息,包括商业广告,优先推送给用户。一些“不良信息”,即使商家愿意出高价,即使价格高得诱人,也直接屏蔽掉。

 

  谷歌这种“不作恶”的选择,实际上是在维系自己的生态环境,为企业的长治久安打下坚实的基础。用户利益和商业利益一定会有冲突,当缺乏安全感、急功近利的心态占上风的时候,企业很容易放弃长远利益。对于行业领军者,确实应该更平和一些,看得更远一些。领先者没有老大的自觉,反而和后来者一起搅局,涸泽而渔,破坏企业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无论如何,都不是明智之举。

 

  企业有了“技术洞见”,就有了让自己与众不同的战略方向,此时此刻,“市场调查”也就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极端点说,技术洞见依靠的是自己,而市场调查依靠的是他人。真正创新的企业,唯有依靠自己。

 

  很难说市场调查不重要,但是,对于谷歌这样严重依赖“技术洞见”的高新企业,市场调查永远都是第二位的。甚至可以说,当谷歌依赖市场调查的那一天,就是谷歌失去创新的开始。

 

      生于洞见,死于调查。



作者:文荣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