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信息】听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卜昌森说“山西煤炭能否绝地突围”之一“六期交融”

当前,全国经济持续调整,煤炭行业举步维艰,全行业亏损面已超八成。作为全国重要的煤炭生产基地、产煤大省的山西,更是深陷重围,昔日“因煤而兴”,今

当前,全国经济持续调整,煤炭行业举步维艰,全行业亏损面已超八成。作为全国重要的煤炭生产基地、产煤大省的山西,更是深陷重围,昔日“因煤而兴”,今日“因煤而困”,自2014年以来全省经济出现“断崖式”下跌,全省煤炭产业已经连续18个月整体亏损。雪上加霜的是,雾霾日益加重,环保压力山大,煤炭被认为是“罪魁祸首”,“去煤化”的呼声此起彼伏。一时间,煤炭行业从“黄金十年”的巅峰被打入“万劫不复”的谷地,悲观者有之,绝望者有之,迷茫者有之,心存幻想者亦有之。作为全国数一数二的产煤大省,山西在备受煎熬。煤炭产业还有没有前途、有没有希望?困境之中,路在何方?绝地之下,如何突围?

作为一个“老煤炭”,我的回答是:希望总在绝望中诞生。逆境之中,最关键的是清醒,只有清醒才能看清现实和前进的方向;绝地之下,最可贵的是信心,只有信心不滑坡,办法才比困难多;突围之时,最重要的是找准生路,只有找准生路才能杀出一条血路。

“六期交融”:从艰难到煎熬

在全国经济新常态“三期叠加”、下行压力持续加大,特别是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的大趋势下,山西煤炭产业受到的冲击更加明显,突出表现为“六期交融”:

1、生存发展煎熬期。全省煤炭企业由困难到艰难、由艰难到煎熬,现在举步维艰。

2015年,全省煤炭综合售价263.02元/吨,同比降幅22.23%;比2011年5月最高时的656.10元/吨,吨煤下降了393.08元,降幅达59.92%。

秦皇岛5500大卡煤炭综合价格346元/吨,较去年价格(520元/吨)下降了33.46%,比2011年最高时(860元/吨)下降了59.77%。

2016年全国电价普降0.03元/度(对应75-90元/吨的煤价),必将转移到煤价,对煤炭企业而言,无疑雪上加霜。

尤其是省属五大煤炭集团要维持正常“开门”,需要的现金流巨大,而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渠道单一的矛盾日趋突出,企业安全生产和维稳的压力与日俱增。企业之间“三角债”、“多角债”沉渣泛起,纠纷不断;企业之内职工要吃饭、保饭碗的呼声高涨,煤矿企业压力空前之大,

2、生产接续紧张期。为应对严峻形势,煤矿短期应对行为凸显,优先开采优质煤、成本低的煤、条件好的煤,打乱了正常的采掘布置,造成开采无序、接续紧张。部分高瓦斯、煤与瓦斯突出矿井,为了以量补价,在瓦斯抽采不达标的情况下,组织采掘活动。部分水害严重矿井在隐蔽致灾因素探查不到位的情况下,盲目组织生产。

3、结构调整阵痛期。煤炭企业,特别是国有大型煤炭企业转型遇到技术、资金、方向等多方面的困境,面临着往哪转、如何转、靠什么转的问题,导致出现众多“休克”资源、“僵尸”企业。想转,转不了;想活,活不好。有的煤矿企业甚至还面临着转型失利之后的二次转型问题。

4、历史遗留问题凸显期。资源整合、矿井重组、关破改制、主辅分离、企业办社会等历史遗留问题,在经济下行时期更加突出。尤其是资源整合矿井,新老股东之间的股权纠纷,周边村民与煤矿企业之间的占地补偿、土地塌陷补偿、搬迁费纷争,严重影响煤矿企业正常的生产工作秩序。

5、产能集中释放期。全省现有煤矿已形成和批准总能力达14.53亿吨,2015年产量9.7亿吨,有接近5亿吨建设规模尚未释放;788座重组整合矿井中,已经投产301座、联合试运转64座,这些煤矿的产能还将陆续释放,这无疑将加剧全行业产能过剩的局面。

6、安全风险加剧期。受严峻经济形势影响,全省煤矿安全生产风险集聚,处于生产事故多发的临界点、易发期。稍有松懈,“临界点”很容易转为“着火点”、“事故点”,“易发期”很容易转为“多发期”、“高发期”。

(来源:中国煤炭报)

责任编辑:李子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