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艺新生:蜗牛团队的开放民艺社会实验

编者按:对于民艺和传统文化的并不新鲜,而“非物质文化遗产”相关活动的热闹展开,以及当下人们对于生活品质的日益重视,也引发并促进了更多的思考与实


编者按:对于民艺和传统文化的并不新鲜,而“非物质文化遗产”相关活动的热闹展开,以及当下人们对于生活品质的日益重视,也引发并促进了更多的思考与实践。我们在呼喊“留住手艺”、汲取民艺养分的同时,是不是更应该在现代工业文明社会中民间手艺传统生态的崩坏、手艺产业链条的断裂与手艺人现实生活的艰辛,并以一种感恩的真切情怀去反哺乡土与乡亲?“记录民间之美”的民艺杂志《蜗牛》及其团队的可贵在于真诚和坚持,还有“活态还原”的主张。《装饰》在此邀请他们做一期集中展示,以期手艺新生,与大家共勉。

 

《蜗牛》杂志及其缘起


清华美院史论系每年暑假都有小学期考察,《蜗牛》的萌芽其实是从这里开始的。2010年7月,杨阳老师带队做“湖南湘西民间美术田野考察”,我们第一次来到鲜活的“民艺现场”,第一次用审美的眼光审视生活本身。我们被生活里那些普普通通的人对生活的热爱、对生命的礼赞、对美的追求所深深打动,这次考察也激发了我们对民间艺术的热爱。而也是这份热爱,在我们后来对民艺凋敝的现状有了更多了解后,促使我们忍不住想要伸手挽留,一定要为民艺做点什么。于是,有了《蜗牛》杂志的诞生。而从此以后,蜗牛们都奔波在田间地头,记录着这些美好,一直走到了今天。



《蜗牛》杂志创刊号

 

“民间艺术”或者说国际上更通用的说法“非物质文化遗产”,表明了它的“非物质”特性,也就是口头性以及经验性,决定了这是以人为本的活态文化形式。非物质的属性,更多的是强调不依赖于物质形态而存在的品质。当我们在强调某种地域特色文化时,总是会用“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来总结这种地方特色文化的成因。“水土”是文化孕育的土壤,是文化性格形成的环境;而“人”是文化传承和发展的载体。

 

《蜗牛》在民艺的美育传播和可持续发展方面进行探索的工作都是围绕“水土”和“人”展开的。为记录并传播民艺之美,《蜗牛》杂志在侧重记录工艺和记录匠人故事之间有过徘徊;为探索帮助匠人靠手艺体面生存,《蜗牛》在现代设计与传统工艺的平衡上有过反复。在这条“摸着石头过河”的探索之路上,《蜗牛》走了很多弯路,而这条摸索之路我们依然还在缓步徐行。然而我们相信,不管成功失败,探索路上的切身经历和自我反思,经过系统总结方能成为经验,才能为后来者提供前车之鉴。创办之初,我们因为对民艺现状的痛惜、忍不住地想挽留而产生焦虑,而对于目前“非遗”的热潮,这种焦虑没有一点减少。功利性目的的突出,经济利益下的冲动,都是对“非遗”的商品化、异化的过程,是对遗产文化品质的侵蚀。

 

 左:河北蔚县的柳编匠人老刘展示工具和原料,2014 年。

右:河北蔚县制作传统扫帚的匠人说“一把草可以掂量出良心”,2014年。


 左:贵州白兴大寨里普通话最好的龙安珍老人,在考察当地绕家人生活和手艺过程中,是蜗牛成员与当地绣娘们沟通的桥梁,2013 年。

 右:蜗牛成员前往贵州白兴大寨考察绕家人生活和手艺时,在借住的小琴家无意中拍下的温馨场景,2013 年。


《蜗牛》有两只触角,一只触碰过去,一只探测未来。而理想中想要搭起的过渡的桥梁,还要靠所有志同道合者一起积跬步,以至千里!

 

《蜗牛》是致力于传统民间艺术美育传播的一本杂志,希望通过对传统民间艺术的重新审视,让传统生活之美重回现代生活;通过对民间艺术和民间日常生活美学的记录,为人们打开一扇窥视生活之美的微小窗口,去更多地观察、体会身边的生活之美;希望这本小小的杂志,可以为快要消失的民间艺术记录下它们的一丝光辉,为读者呈现民艺的美好与温暖,把大众对民艺之美的直感力激发出来。喜爱民艺、民艺的人多了,就会形成民间艺术传承发展的深厚土壤。在这肥沃的土壤中,必会开出灿烂的民艺之花。蜗牛们的信念是“我很慢,但没有达不到的地方”。


山东青州当地健在的少数几个还会制作传统虎头鞋和虎头帽的老绣娘之一,2013 年。

 河北蔚县青砂器的烧制场景,2014 年。

贵州白兴大寨的绕家绣娘们在送别的酒饭之后跳起了板凳舞,通过有节奏的敲击配上简单的舞步,竟有一种战舞的气势,2013 年。


寻常物的嬗变·

“凑合”手工拼布坐垫衍生品

 

民艺中的“非物质”部分,多数是承载于物质产品之上的。但是,传统的这些载体,因为生活方式的改变以及工业批量化产品的替代,在实用性以及成本优势上丧失殆尽。所以,为了让民艺重回大众生活,将民艺“非物质”价值转化为可以继续让民间艺人靠手艺生存下去的经济价值,蜗牛在传统民艺中的“经验性”价值和“审美性”价值方面做了“再阐释”的实践尝试,在传统民艺的“审美性”价值和现代设计的“实用性”价值方面做了“再设计”的实践尝试。这些实践扎根民间,通过设计的力量,使得寻常物发生嬗变,或成为纯审美对象,或成为新的民艺衍生品,无疑也是一种界限的突破,一种对传统工艺和传统手工文化的冲破;同时也印证了1996年形成的《保护传统工艺发展手工文化》倡议书中所提到的“中国手工文化及产业的理想状态”。

 

名为“凑合”的蔚县手工拼布坐垫衍生品实践,源起于一场创造力实验。我们从蔚县东下官村等地找到八九位愿意合作的妇女,老、中、青年都有,为她们提供24色彩布和劳动报酬,对她们提出“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但尽量每个都不要重样”的唯一要求。这主要是为检验她们图案的创造能力和对色彩的驾驭能力,结果让我们大为惊叹。

蔚县普通的民宅,彩旗、 窗 花、 拼布门帘当中有很多民艺元素,2014 年。

蔚县宋家庄李翠云家的日常生活,2015 年。

蔚县南留庄镇孟家堡村的一户人家里的拼布坐垫正在使用的状态,2015 年。

 

创造力实验能证实的是民艺发展的根基还在,但不是民艺传承发展的可持续出路。在其实用价值弱化而审美价值凸显的情况下,完成传统民间艺术价值的合理释放,让传统民艺重回现代生活,借助市场经济中品牌运营的手段,让品牌与大众间建立认同,将不好衡量价值的审美价值和情感归属转变为一种合理价格来体现,这是一种非常理想的选择。只不过,在现代生活方式的语境下,为了让传统民艺找到新的位置,需要一定的转译,也就是“再阐释”。而这种“再阐释”,需要借助核心价值梳理、品牌名称与图案、包装与整体视觉设计,以及宣传及销售策略,才能被大众所认可与接受,这个过程便是品牌运营的核心。

 

蔚县手工拼布坐垫从传统“褥垫”演变而来,当其实用功能削弱时,我们顺应寻常物地位的变化和社会文化的发展,采用“再阐释”和“再设计”的手段,将其审美价值开发为艺术品和衍生产品,在一定意义上,完成了寻常物的嬗变。


 河北蔚县的传统拼布老坐垫,2015 年收集。

2015 年蜗牛团队和蔚县绣娘合作进行拼布坐垫设计。

坐垫细节

2015 年蜗牛团队和蔚县绣娘合作的民艺再设计产品。

 

 田野的视点·拿捏茶


2013年《蜗牛》发起了“手益公社”项目,旨在通过我们的牵线搭桥,让手工匠人获得更多收入,体面生存。激发其坚守及传承手艺的信心,且建立起对自己手艺的骄傲。清明前,我们回到《蜗牛》创刊的考察第一站江西婺源,打算做一个当地手工茶的产品,名字就借用炒茶师傅说的那句“把握炒茶火候与水分的关键就在于双手的拿捏”,叫“拿捏茶”。

 2014 年蜗牛前往江西婺源与当地手工炒茶师合作一款手工绿茶,图为炒茶手艺人李正元。

 李正元手工炒茶。


产品设计主要就在包装上面,我们的理念就是弱化包装,茶应该回归的是茶与手艺本身。最后设计就用牛皮纸做成一本书的样子,每一个茶包上面都印有炒茶师傅的名字与其所在的村子,想如此将茶的故事放在书架上,为此我们还特地拍摄和制作了一段宣传片。之所以这样就是想同市场上那些华而不实的茶产品做对抗,以我们的方式传达对手艺的情感与尊重。


产品销售之后反响很好,虽然茶做得不多,只有三百来盒,但基本都卖出去了,收益都返还给了手艺人。这件事对我们鼓励挺大的,传统经过再设计能有市场,也能被大众所接受。但是严峻的问题也扑面而来:一是手工炒茶实在太辛苦了,清明茶芽出得快,为了保证茶品质,白天得抓紧摘,晚上还得连夜炒,师傅70多岁了,这样工作对健康有较大影响。二是当地主要还是给加工厂供茶,一般只要摘好茶叶交上去就行了,像我们这样的因为量少,而且同茶师傅也比较熟,所以还愿意做。我们发现这样并不能给匠人带来多大收益,茶市场又那么复杂,这条路走下去困难重重。这是《蜗牛》深入做“凑合”拼布项目的重要原因。

 

蜗牛团队设计师为绿茶设计的包装。


时尚的转化·鲁锦


民艺再设计,最基本的一点就是对手艺的深入了解。这种深入恐怕不仅仅是技艺本身,而是全身心的切肤之感。这种感受是如同面对心爱之物一样的情感,总有某一种东西是最能触动心灵深处,使之发自内心想要实现和创作出来的。2015年6月我们去山东菏泽考察鲁锦,香港服装设计师张西美是这次考察的指导老师,同行的中国传媒大学的张展是服装设计师也是当地人,顺便做我们的向导。考察期间我们的热情都很高,张西美老师从手艺人如何记忆鲁锦复杂图案的织法到当地鲁锦机械纺织厂如何进行改造与生产,传统手工与现代机械看似矛盾,其实密不可分,相辅相成。但是我们发现张展好似对家乡的鲁锦并不感兴趣,问之原因,她从小到大都能看到这样的“花布”,而这样的颜色搭配她非常不喜欢,再加上当地对于鲁锦的有些过头的宣传,使她对鲁锦有些抵触。然而随着考察的深入,她对鲁锦的态度也在发生悄然变化。

 

山东菏泽鲁锦博物馆展陈,2015 年。


10月我们想邀请她在北京国际设计周首届民艺论坛上做一个展览,起先只是想让她带一些传统的鲁锦和一些器械过来,但她提出想要做一个创作参展。她从棉花开始纺线,到用蓝靛染线,之后找匠人手工用单色的蓝线织出鲁锦复杂纹样。最后她用这样一匹布设计了一套样衣,并得到张西美老师的高度评价,展览现场甚至有人直接就下单买下了。这么短的时间却用了如此复杂的制作方式,若没有足够的理解与认识,没有强烈的实现的愿望恐怕完成不了这样的作品。展览之后,我们也一起讨论,现在她从整个设计中已经可以控制到纺线这个细节,仅从布料上来说,就有非常大的发挥和创作空间。她说得很兴奋,我们也很期待。张展对鲁锦的由嫌转爱,可能就是她对于家乡的这种牵挂和情感,因为不喜欢而更想做一些改变。而深入的考察之后,不同观点的碰撞可能正好打开了那一点点改变的关隘。民艺的转化也正是需要这样富有创造力的青年人参与其中。


 设计师张西美(右)与当地匠人讨论鲁锦织法,2015年。

 设计师以“传统鲁锦的现代转化”为题设计的服装样衣,2015 年。

 

新民艺,因时而异


中央美术学院民间艺术系的创立者杨先让先生曾在接受我们采访时提到“民俗的消失,大量依附于民俗之上的民艺必然消失”,这启发了我们——如果仅仅是将传统民艺收集起来,再展现在当代大众的面前,对于传统民艺在现代生活中落地生根并没有多大的帮助;我们真正应该做的是尊重民艺现在的生活“土壤”,让传统民艺更贴近现代人的生活。毕竟不管放到哪个时代,民艺都是老百姓的艺术。如何让一次关于民艺的学术讨论,变成一种更有集体参与感的事情,真正走近我们想要影响的普通大众?


2015 年北京国际设计周上的首届民艺论坛海报


在2015年的北京国际设计周上,我们想到了用跨界的方式来操作——集学术讨论、展览展示、手工体验、观影于一体,以一种综合呈现形式,成功举办了一场民艺论坛。民艺丰富多彩,其本身就蕴含各种感官呈现的可能性,而一个类似“都市大集”的活动,能让更多形式的民艺以尽可能多的方式呈现在大家面前。论坛题名为“民艺——转化的生机”,本意也是希望能将已经融入当代人生活,更符合当代人审美或者习惯的民艺推介给更多人,并鼓励手艺人去多尝试、多合作。参与设计周民艺论坛活动的项目从不同角度展现了民艺发展的新思路和新尝试,集合在一起,也让整个活动迸发出很多新的火花,让大家感受到了民艺的新魅力。参与活动的,不仅有已经在传统民艺领域深耕数十载的学者前辈,更有很多在民艺与现代生活结合这个实践领域进行了很多有益尝试的设计师、艺术家和民艺爱好者。他们当中,有布依族设计师韦祥龙,他一直扎根乡土,以本民族元素作为创作灵感;还有香港知名服装设计师张西美,她已经从现代服装设计师转型到了传统民艺研究;还有黄琦,他在广告行业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但最终选择开一个手工坊,以手艺为生。

 

论坛活动期间,不仅到场的参观者、参与者,而且大众媒体也表现出了对这些以新的视角去看待民艺的实践者们的和肯定。



 2015 年北京国际设计周上的首届民艺论坛嘉宾合影


 理想,民艺联盟

 

中国文化之所以有如此强大的活力,并能够在传承中创新,与民间艺术的创作主体息息相关。中国文化固有的“文化基因”的最深处,就是民间艺术。德里达提出的“民族记忆”正是文化传承的一部分,是民间艺术创造的基础,也是民间艺术创作的根本动力。由此,我们希望通过在当代社会召集有志于民艺发展的人,一起构建起民艺新生联盟。

 

在“民艺——转换的生机:首届北京国际设计周民艺论坛”的基础上,在传统民艺进入现代生活的背景下,在当下的文化语境中牢牢把握民艺新生力量和转换生机的前提下,民艺新生联盟向民艺从业者、设计师、艺术家、导演、文化学者、文化企业、青年创新力量以及普通大众发出呼吁,希望通过立足于当下的文化创造、民艺转化和产业思维,让未经时代筛选就被淘汰的民艺重新进入当代价值选择体系,让依然具有再生可能的民艺重新焕发活力,让即将失传的古老技艺进入文献档案和影像记录,让部分优秀民艺项目进入文化产业系统,让更多的创新力量民艺的现代转换与再创造。

 

工业社会使得大量民艺手工产品被淘汰,信息时代虽然让我们有机会更加注重个体的创作价值,但也让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为冷漠和疏离。如今是反思工业社会和信息时代给人类文化造成负面影响的时候了,民艺产品不是奢侈品,也不是仅为装饰的工艺品,民艺新生联盟(民艺共进会)主张用手工艺还原人类创造的本质,主张通过双手的创造,完成从眼到手、再到心的人类健康心智成长模式,主张在工业制品的基础上重视手工产品的多元价值,主张在现代隔阂日深的生活中引入民艺涵的温暖人性,主张通过信息技术手段发现和传播古老智慧,以创新的公益模式,迎接多元发展的智慧产业和民艺发展的新纪元。

 
来源:《装饰》杂志2016年第二期,“特别策划”:西部设计。原文:《手艺新生:蜗牛团队的开放民艺社会实验》,作者:邓超、白冰、刘浩鹏、何酉、高登科/蜗牛民艺工作室,文字有删减。

声明:本文为《装饰》杂志编辑部原创内容,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本期编辑:某个远方



作者: 装饰杂志
发布日期:2016-03-20 22:17:00  原文链接:点此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