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做完剖腹产,婆婆说了句特噎人的话,我如梦初醒……

戒备森然的军区大院外,宋可乐一身青色校服,肩上还背着书包,她正焦急的不停往大门里探望,头顶的太阳像是一轮火焰,额前的刘海被汗浸湿,黏成了乱


    戒备森然的军区大院外,宋可乐一身青色校服,肩上还背着书包,她正焦急的不停往大门里探望,头顶的太阳像是一轮火焰,额前的刘海被汗浸湿,黏成了乱糟糟的一团,娇嫩的脸蛋,也是红扑扑的。

 

    宋可乐等得着急,她不停地在原地转着圈,眼眶四周有些红,明显就是哭过的痕迹。

 

    守在门口的警卫人员有些看不下去了,一个年轻的军装小伙走了过来,笔直的站在宋可乐面前,二十岁出头的年龄,声音好听得就跟溪水似的:“小姑娘,瞧你在这里转悠半天了,你是丢东西了,还是在等人呀?”

 

    “等人。”

 

    宋可乐仰起脑袋,看着眼前比自己高半个头的小战士,声音有些沙哑,估计是哭哑的。

 

    “在这里等人?”

 

    小战士满头疑问,他想了一下,又指了指对面的树荫,提议道:“你可以到马路对面的绿树荫下去等人,这个时间点可是太阳光最辣的时候,小心中暑!”

 

    “不不不,要是在绿树荫底下,他会看不见我的。”宋可乐倔强的摇了摇脑袋,鼻尖上浸出的小汗珠,在太阳光的照耀下晶莹剔透。

 

    “他?他是谁?”小战士浓眉一拧,并不能理解女孩的话。

 

    “他姓陆,你认识吗?”宋可乐说着转头瞄了他一眼,明亮的眸子好似琉璃一般。

 

    小战士一听,心里就忍不住的泛起了嘀咕,这里是属于军事管理区域,四周也没几户百姓人家,这女孩说是在等人,可是有哪个普通百姓会约在军区大院门口?难不成,这个小女孩等的人是哪位领导?

 

    姓陆的领导?

 

    不对呀,如果是要等什么人,这么小个姑娘家,怎么又会冒着大太阳站在门口呢?难道,是哪个警卫员的女朋友或者妹妹?

 

    “啊,陆叔叔!”

 

    正当小战士若有所思的时候,站在身边的小女孩忽然爆发出惊喜的声音,像是久逢大旱之后的甘露降临,满心欢喜,就差手舞足蹈。

 

    小战士连忙转身,一辆黑色奥迪慢慢的滑了过来,引擎熄灭,然后轿车便稳稳地定在那里,漆黑的金属表面,冷酷睿智。

 

    这辆车挺眼熟的,小战士的心里正想着是哪位领导的座驾,奔过去的小女孩早已经钻进了后车座里。

 

    停下的奥迪车再次起火,缓慢的驶入大院内。

 

    小战士还站在原地,看着车屁股上的那串红艳艳的车牌号,一直在想这是谁的座驾。

 

    直到轿车缓缓的驶没了影,他才猛地一拍脑门,心想,这不就是陆上校的座驾么!

 

    ……

 

    大院内,两边都种满了梧桐树的小道上,黑色奥迪正安静的停在一颗梧桐大树下,司机已经早早的下了车,仍旧开着冷风的车内,相比炎热的外面,令人感到十分舒服惬意。

 

    宋可乐的双手放在自己小小的膝盖上,后背浸出的汗水已经干掉了,衣服黏在皮肤上,很痒,但是她没敢挠,只是用视线在偷偷地去瞄身边的男人。

 

    这是她第三次见到这个叫做陆晋琛的男人,他曾经救过她,所以,他还是她的救命恩人呢。

 

    唔,她记得上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很多年以前的爸爸和后妈的婚礼上,做为特邀嘉宾,陆晋琛前来观礼祝贺,一片黑压压的西装客人中,唯独他一个人是穿着笔挺的军装,温润冷峻的容颜,就这么安安静静的站在人群中,宛若神诋一般。

 

    对于这个救命恩人,宋可乐并没有什么过多的了解,只是听爸爸和后妈偶尔的提起过几次。

 

    听说他是一个官阶很高的军官,家里面很有背景。

 

    而且,更不可思议的是,据说他都快三十岁的人了,却没半点谈婚论娶的打算。

 

    当然了,宋可乐并不关心这些,她只知道,这个叫陆晋琛的男人,曾经救过她的命,而且他还说过,以后有困难都可以来找他!

 

    所以,她今天有困难了,于是就来找他了。

 

    这样一想着,宋可乐又忍不住的抬起视线去看陆晋琛,她看见了男人肩旁上的星星杠杠,她以前在课本上看见过,记得两杠三星是上校职位。

 

    “你父母让你来的?”

 

    冷静低沉的声音忽然响起,许久不曾说话的陆晋琛,开口了。

 

    宋可乐有些紧张,冲着男人摇了摇脑袋,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就跟麋鹿似的,可怜兮兮的,只听她道:“妈妈不知道我来找你,我……是我自己要来的。”

 

    她的声音软软的,隐约带着一些哭腔和沙哑,再加上在太阳底下晒了一个上午,原本粉嫩的唇都有些干裂。

 

    这一次,陆晋琛总算是转过了脑袋,墨色的眸仁直直的盯着女孩,轮廓冷毅如霜:“你?”

 

    “我、我是来求你帮忙的。”宋可乐怯怯的点了点脑袋,对于这个男人,她始终是有些胆怯,心脏跳得咚咚直响。

 

    她抿了抿唇,又道:“弟弟惹了祸,被、被关进了少年管教所里……”

 

    “噢,你弟弟被关进了管教所里?”男人微微勾唇,目光睨着她,无波无痕:“然后呢?”

 

    “这次不是弟弟的错,他是为了帮我才会被抓的,那些人是坏蛋……是他们要……他们要……”不知怎么的,女孩说话的声音越说越小,说到最后的时候,连音都听不见了。

 

    陆晋琛眸色一冷,犀利的目光直盯着宋可乐,厉声轻斥:“说清楚!”

 

    宋可乐吓得身子一抖,一股脑的就给说了出来:“是他们要欺负我,弟弟为了保护我,才、才和他们打起来的,不关弟弟的错!”

 

    车厢里有瞬间的静谧,车内的冷气开得很足,也不知是不是吹太久的原因,女孩儿白嫩的肌肤上冒出了小小的鸡皮疙瘩。

 

    而就当宋可乐忍不住的想要悄悄抬起脑袋时,陆晋琛冰冷的声音忽然从她头顶响起:“你想让我把你弟弟保释出来?”

 

    宋可乐双眼放光的看着男人,赶紧点头。

 

    可不料,男人却忽然一声冷哼:“你母亲是国内顶尖的律师,父亲又是个集团老总,宋天翊是他俩的儿子,为人父母的都坐得住,我这个做外人的为什么要去管?”

 

    宋可乐许是没料到陆晋琛会这样说,一时之间愣在那里竟然说不出话来,漂亮的大眼睛,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陆晋琛看着宋可乐震惊的模样,心里却忍不住叹气。

 

    在他眼前的毕竟只是个小女孩,他和她父母之间的事情,那是大人之间的矛盾,他又何必牵扯到一个无辜的孩子身上。

 

想到这里,陆晋琛的目光不禁柔了些许,他看着宋可乐,放缓声音道:“好了,既然来了就在这里先吃顿饭,完了我让老周送你回去。”

 

    非常简单的一顿晚餐,厨师没料到领导会带一个小姑娘回来,原本的三菜一汤,临时又改成了五菜二汤,多加了一份西红柿鸡蛋汤和西红柿炒鸡蛋。

 

    宋可乐食不知味,吃饭期间总是时不时的抬头去看对面的男人,想说话,但是又不敢。

 

    进屋的时候,陆晋琛脱下了军装,所以此时此刻的他,上身只穿了一件洁净的白色衬衫,他姿态随意的坐在餐桌前,坐姿挺拔,容颜似雪,使得他整个人容光焕发。

 

    宋可乐满脑子担心的都是自己的弟弟,根本就没有什么胃口,勉勉强强的吃完一碗饭,便匆匆撂下了碗。

 

    “老周,再给她盛一碗。”

 

    宋可乐刚放下碗,对面正在夹菜的男人就淡淡的说了一句,连眉目都未曾动过分毫。

 

    身为首长的警卫员,老周自然是将首长的话奉为圣旨,当下伸出手就要去拿宋可乐面前的瓷碗。

 

    女孩却先他一步,将她自己面前的瓷碗牢牢护在怀中。

 

    “不不不,我已经吃饱了。”

 

    宋可乐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老周,有些惶恐的神色。

 

    老周看了一眼小女孩,扭头又为难的看向陆晋琛。

 

    “给她盛饭!”

 

    连眼皮都没抬一下,男人依旧在慢条斯理的吃着饭。

 

    这下,老周又再次为难的看向宋可乐了。

 

    宋可乐本就对陆晋琛充满了敬畏之心,看着男人冰冷冷的样子,她哪儿敢再说拒绝的话,只得把碗主动的递给了老周,小声的说了一句:“少盛一点。”

 

    “哎,好的。”皱着眉的老周,这下总算是展开笑容了。

 

    只是,当宋可乐看见老周盛回来的米饭时,她立马又深深地忧伤起来,满满的一大碗米饭,比她吃的第一碗饭量还要多。

 

    她不禁皱起眉头,双手捧着这一大碗米饭,欲哭无泪。

 

    这么多的米饭,她根本就吃不完嘛!

 

    而在此时,坐在对面的陆晋琛已经吃完了三碗米饭,他撂下了碗,筷子放在碗的上面,起身,稳步朝外面客厅走了去。

 

    宋可乐见状,几乎是下意识的跟着起身。

 

    “老周,监督她把饭吃完,一粒也不许浪费!”陆晋琛沉稳的声音传来,赫然一道军令!

 

    老周的脸再次垮下,目送领导离去以后,这才可怜巴巴的转头看向宋可乐,一副标准的苦瓜脸:“又要保护领导,又要监督您吃饭,干我这行的也不容易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立刻就吃,立刻就吃!”看见老周为难的摸样,宋可乐很不好意思,说完话以后,赶紧低着头,使劲的往嘴里扒饭吃,半点也顾不得淑女形象。

 

    好不容易把那一大碗米饭吃下了肚,宋可乐被撑得直打嗝,放了碗匆匆跑出餐厅,可这诺大的客厅里,哪还有陆晋琛的半点影子?

 

    “人呢……”宋可乐一急,眼泪大颗大颗的就流了下来。

 

    看来,今天这一上午,她是白等了!

 

    她站在原地,满心的无助。

 

    老周走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女孩儿在哭,有些惊慌:“哎哎,你别哭呀,到底怎么了呀?别哭了别哭了……”

 

    一个常年在军营里的大男人,你让他上战场抛头颅洒热血,他或许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可是,你若是让他去哄一个丫头,那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这会儿,宋可乐的眼睛里正在掉金豆子呢。

 

    “陆叔叔呢?陆叔叔是不是不管我了?”她老伤心了。

 

    老周一听这话,当即明白过来。

 

    “咳,我当是什么事儿呢,放心吧,首长没走呢,估摸着这会儿在楼上,你”

 

    老周的话还没说完呢,女孩儿便已经噔噔噔的往楼上跑了去。

 

    “哎!”

 

    老周刚想追。

 

    可这才眨眼的功夫,宋可乐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楼梯间。

 

    此时此刻,二楼书房内。

 

    男人正在整理档案,冷不丁的,房门忽然被人推开。

 

    他抬头望去。

 

    随即,目光一冷。

 

    “谁让你不敲门就进来的?”他严厉道。

 

    宋可乐缩了下脖子,赶紧又退出去把门关上。

 

    陆晋琛微怔,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呢,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伴随着女孩儿清脆好听的声音:“报告,我是宋可乐!”

 

    嗬,这丫头,怪机灵的!

 

    陆晋琛忍不住一笑,但仅仅片刻,他又恢复了冷冽的模样。

 

    “进来!”

 

    他冷冷淡淡的出了声。

 

    宋可乐将门推开,她先是伸进来一颗小脑袋,乌黑明亮的大眼睛,直瞅着屋里的男人。

 

    “我刚才没听清楚,请问,我可以进来了吗?”她小心的问道,一只小手还撑在门边,怎么看都是个机灵古怪的丫头。

 

    陆晋琛朝她招了招手。

 

    “进来吧。”

 

    女孩儿这才裂开嘴一笑,高高兴兴的走了进来。

 

    她站到了书桌跟前,双手下垂平贴在裤管两边,清秀精致的五官,稚嫩尚在。

 

    陆晋琛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道:“这都快六点了,你还不回家?”

 

    “我家里没有人。”

 

    宋可乐说道,末了,她又补充一句:“爸爸妈妈去外地了,现在家里就只有我和弟弟,可是,弟弟他还在管教所里呢,陆叔叔,你可不可以”

 

    “丫头!”

 

    男人忽然出声将她打断,他声线平和,独有成熟男性的韵味:“这事儿不是我一个人就能说了算的,既然你弟弟打了人,该走的法律程序还是走的,你应该把这事告诉给你的父母,而非是我。”

 

    “不行的,我不能把这件事告诉给爸爸妈妈。”宋可乐有些着急,她连道:“如果让爸爸知道了,他肯定会打弟弟的。”

 

    陆晋琛有些头疼。

 

    “你的父母有权知道。”他如是说道。

 

    “可是,你不是说过,我有困难的时候,可以找你嘛……”女孩儿的声音很软很软,就跟那黏黏的棉花糖似的。

 

    陆晋琛动作一顿。

 

    他抬了头,目光再次落在眼前瘦小的小女孩儿身上。

 

    犹记得几年前,他见到这个丫头的时候,她还是个病人,虚弱的躺在雪白的病床上,小脸瘦得比巴掌还要小,可是那双眼睛,却始终很亮很迷人。

 

    而此刻,那双眼睛正看着他。

 

    陆晋琛的心里忽然就涌出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

 

    他正欲张嘴,外面传来老周的声音。

 

    “报告,军部急电。”

 

    陆晋琛眉头一皱,表情瞬间转冷。

 

    “接进来。”

 

    他说了句,侧身拿起桌上的内线电话。

 

    宋可乐倒也乖巧,知道男人有正事要忙,她也不打扰他,安安静静的就站在旁边,只是那双好奇的眼,一直都跟着陆晋琛在打转。

 

    半个多小时后,陆晋琛提步往外走。

 

    宋可乐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后,始终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首长,车已经备好了。”

 

    老周站在楼梯口,看到领导走出来以后,即刻立正敬礼

 

    陆晋琛的表情不变,大步流星的往外走。

 

    只是,等他走到了院子里的时候,他又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毫无预兆的就停了脚。

 

    宋可乐淬不及防,一下就撞到了他的后背上。

 

    “唔!”

 

    她痛得皱起五官。

 

    陆晋琛转身看着她。

 

    “你怎么还在这里?”他皱着眉,有些不悦。

 

    宋可乐一边揉着自己的鼻子,一边眼巴巴的看着他,表情有些倔:“你还没答应要帮我呢。”

 

    陆晋琛吸气。

 

    “副官!”

 

    他赫然出声。

 

    “到!”旁边穿着军装的男子走了过来,抬手敬礼。

 

    陆晋琛连表情都没变一下,目光盯着眼前的女孩儿,径直出声:“把人给我送回去,务必要亲自看着她进家门!”

 

    “是!”

 

    副官领命,伸手就要去拉宋可乐。

 

    哪料,女孩儿忽然就跳了起来。

 

    “我才不要回家!”

 

    她尖声叫道,身子一跳,双手双脚的就缠在了某人身上。

 

    这一幕,令周围人都惊呆了。

 

    陆首长向来冷酷严厉,可何曾有人,敢这么抱他?

 

    宋可乐也是后知后觉,等着她回过神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居然正抱着陆晋琛。

 

    男人的容颜近在迟尺,他黑眸深沉如海,表情亦是讳莫如深。

 

    “松手!”

 

    他冷冷出声。

 

    宋可乐当然不愿意松手,听了这话以后,反而是更紧的抱着他。

 

    她语出惊人:“如果你不管,那我就要永远跟着你,当你的跟屁虫!”

 

    女孩儿到底是年纪轻,当她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并不见得有太多气势,只是她的嗓音有些轻柔,听起来倒像是一根羽毛划过心尖儿,酥酥麻麻的。


    陆晋琛面无表情,英俊的容颜就像是冰雪。

 

    “这可是你说的!”

 

    “是,就是我说的!”宋可乐根本就没有多想其他,顺着他的话便扬声回答道。

 

    陆晋琛忽然勾唇。

 

    他伸出了手。

 

    宽大的手掌,稳稳的就托住了女孩儿的小屁股。

 

    宋可乐的身子有些僵,男人掌心的温度,隔着布料,想是火一样的灼热。

 

    陆晋琛面无表情的抱着人上了车。

 

    “副官。”

 

    他淡漠的出了声,一边将女孩儿放到旁边座位上。

 

    宋可乐的心脏咚咚作响。

    司机闻言,立刻驶离淮南路........

 

 

后续内容更精彩!请点击下面“阅读原文”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