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辟谷老师的游记

万浩,道号乐山,中国道文化隐学行者,早年潜心体育人文社会学,获国家级科研大奖;后埋头中国文化,二十多年来道心坚定,虔信無疑,寻山访水,机缘具足

万浩,道号乐山,中国道文化隐学行者,早年潜心体育人文社会学,获国家级科研大奖;后埋头中国文化,二十多年来道心坚定,虔信無疑,寻山访水,机缘具足拜得明师学得内丹学、古传太极、道医学、祝由、辟谷、经络等千古隐秘绝学,立誓继往圣绝学,立心天地,立命生民。



万浩老师不定期在湖北保康腊梅谷辟谷养生基地解惑传道。不少企业家朋友前去学习,参与老师的辟谷,身心收获颇多,感受颇好,对老师的好评溢于言表。





羊角山游记


自16年元旦进羊角山已数月余,常远观这山莽莽苍苍、感受这气宇不凡,就一直想,要找时间上山走走,曾经仅有一次登到过半山腰的凉亭,没能上山顶,究竟不知这苍莽深山三万亩究竟上面是啥模样,恰遇道友家文来访,遂选今日陪他一起登山。


家文小我十几岁,尤爱易道岐黄,话不多,曾弄潮IT,年少有为,之后放弃这一切,寻访国内外,为求真理踏破铁鞋,好在上天不亏有心人,得易道门径而入,我们共在内丹群里,虽未谋面但曾经在我犹豫要不要学祝由的时候给过我支持,结果于去年去学了祝由,感觉不错,继而上月再学道医课程,没想到在课堂上有这第一次邂逅,一见如故而成了忘年之交。我88年亦始学《易》,起卦解卦成千上万,自然对梅花易数也是驾轻就熟,俩人见面聊起来甚是投机不提。


家文昨天周六过来,我们一直聊内丹、古太极、梅花易数,聊诸子百家、孔子老子、阳明心学;聊《易经》、《道德经》、《内经》。。。。间或随处清静地站站桩练练功,当然手法练习也是少不了的——近期感觉在导引布气上提高很快,出手就有感应。


今天早饭后,从小区的小门处上山,见路口有块醒目的牌子,提醒山上有蛇、蚂蚁、野猪,要注意安全云云,心里还在想,物业考虑还是挺周全的,但是不是真有这些深山野物,自己是不是会遇到什么,倒没怎么放在心上了。



羊角山近日一直有雨,山路有点阴湿、还有些闷热,预报说今日还会有雨,所以带了伞;一路上山,他年轻体力好些虽然近视戴着眼镜但走在前面,我跟在后,一路还是神侃,上到天文下到地理聊个没完。


就这样边聊边走,突然,我看到他前面不到两米处的路中心,有一条蛇横在路上一动不动,细看那蛇眼睛瞪瞪的对着我们,一动不动,我来不及想,急忙用弯弯的伞把勾住他的手臂然后告诉他有蛇,他停了细看,吓得立即后退到我的后面了——原来他近视看不清楚,待慢慢定下神来,两人就想办法把蛇赶走;他找了树枝远远地挥动,蛇根本不怕;停顿片刻,再捡路边的一个白色的塑料瓶子丢过去,蛇依然不动;这蛇好像是在怨怪我们侵犯了它的地盘那样毫不退让,如此折腾僵持了3分钟许,我突然劝止家文:别搞了,让我来试下我学过的祝由,看看是不是有效;实话说,春节前我按照老师的要求回来认真训练了四十九天,按理说是功效应该圆满的了,但是那也是天医方面的祝由,对动物特别是蛇这样的东西是不是有效我一点把握都没有,但是当时很快想到这也是一种超自然的能量,蛇本来是很敏感的生物,说不定会有效,这样想着就开始凝神贯意,以右手剑指直对蛇头,用了一个简单的太极符,画了第一遍,没动,停顿片刻后继续画第二遍,这时候感觉剑指上能量集聚快速明显,持续大约30秒,突然这蛇开始抬头张口对着我吐性子了,吐的老长,嗨,这家伙还真的感觉得到哦!但是它还是不走,只是不停的对着我吐着性子,好像是要开仗的阵势;我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灵感,现在想来应该是学习期间从老师发功调肿瘤的时候,口里面发出的“消”“消”的意念表达吧,我怕声音太大吓跑它,所以,我用了很轻的口令“走”“走”,同时朝路边的山坡草丛的方向轻摆了2次剑指,没想到神奇的事情出现了——这蛇立刻收了性子身体开始动起来,而且越动越快,一下子就按照我摆动的剑指方向钻进草丛去了,这个速度之快,让家文用手机拍照的时间都没有赶上,拍下的照片中,我的剑指还在,路面上那个丢过去的白色瓶子还在,蛇却没能拍到了……




家文连呼神奇,我也很意外,就这样在这份惊奇中间继续前行,后面远远地听到好像有人说话的声音了,我们没有自顾自继续上山,大约十多分钟到了半山腰的凉亭;这里风景不错,一览整个盆地、小区都在眼底,凉风习习拂面,坐下来,边看风景边继续神侃不停。没过一会,上来一对中年男女,寒暄了几句,告诉他们注意路上会有蛇,然后对方说,以前他们上过山顶多次都没有发现过呢,我顺便问,这山顶是个什么样子,他回答说,山顶还有一半的路,坡更陡路更窄,山顶有个大凉亭,凉亭周边的围栏都已经烂了,山顶的平台倒是蛮宽阔的,但是估计很长时间都是极少人上山顶,说完他们就告别下山了。


一会儿功夫,家文突然开口坚定地说——我们上山!我还在惊讶状,不知道他为何突然想到要进发山顶,刚才下半山的路上都已经有多处塌方、还遇到蛇了,难道还要继续上山顶去感受野猪不成?呵呵,我不解地看着他,他明白我的疑惑后,告诉我:梅花有心易,本元有曦皇心法,不起卦就可以预测,你看这对男女,上到半山腰来,告知我们山顶的情况外后,什么也没做就下山了,这个象很明白哦!我大惊,是哦!梅花易数中,对外应的解读也是极其重要的,这不正是一个清晰的外应吗?——家文说的有理哦!


我马上又想到刚才路上赶蛇的这一幕,脑海中出现的是那蛇突然快速消失的瞬间,那也正是家文拍下的照片!我想着蛇的快速消失如果按照卦象来看,应该是风,是巽卦,地下是山,是艮卦,组合而成是风山渐,卦名正合了家文的梅花心易的结论,非常吻合哦!那是要一步一步逐渐登山顶的预兆了!


从半山腰的凉亭继续往上,真如那一对男女所说的越来越难走了,我们自然恢复了神侃的状态,一路上,路边的森林、各种各样的鸟叫、石阶上累累的树叶、潮湿的路面、野花漫漫以及淡淡的或浓郁的花香,都没能影响我们的神侃,我们依然谈那群经之首的《易经》、群经之王的《道德经》,谈到最近看到的一篇关于西方与中国文化对照的文章,谈到苏美尔人、古巴比伦、古埃及以及古印度宗教一直延续而到佛教,谈到中国文化,到底是不是应该包含佛教的观点,因为有一种文化观点认为真正的中国文化,是先秦诸子时期形成的以道为体、以儒为用、以法为术的这个文化体系——原生态的中国本土文化……



不记得时间过了多久,感觉婆娑的风声大起来,一阵一阵的,抬起头才看到山顶上的这么一个宽阔的大坪,中间也修建了一个木质的凉亭,应该是很久没人上来过了,有些陈旧破败但却也安宁干净,遗憾的是,这里却被山边的高大的植物挡住了视野,反而看不到山下的所有了,抬眼只看到天空依然阴朦不清。


在这山顶的凉亭,我们继续着神侃,但不自觉地开始提拉练功、开始风摆荷叶、偶尔站会儿桩、导引布气的练习是近段时间练功的主要,自然是不会忘记的。。。。在这里,感觉整个羊角山还真是练功论道的好地方哦!



山顶的话题聊的更加深入,家文的易学功底,已经随时可以应用易理来分析事物的规律了,练到古太极的时候,他马上在古太极上寻找易理的存在,这让我一惊:怎么我以前没有想到呢?是哦,“无”在哪里?“一”又是什么?“二”在哪里?“四象”呢?好家伙,我近年在帮师父整理这么几厚本内家秘籍的时候,我甚至都没有完整考虑过古太极中的易理体系,被家文几句随口的话点醒了我!!我想起师父说过古太极在文革中的遭遇导致这些资料毁于那个无知的时代,现在要完善补回这些内容,任重而道远哦!


再深入,聊到《易》中的二进制、还有三进制,聊到易理用于人,除阴阳外,还有阳明、厥阴这个阴阳生出来的产物,聊到为什么《易经》说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二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而《道德经》言的是道生一,一生的是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为何会多出一个三来?


……


是神侃,还是论道,都忘了,自己在哪里也都慢慢的忘了。。。只有时光在羊角山的森林里轻轻飘荡……


直到突然感觉到肚子饿了,身体有些凉了,才想起该下山了,礼行天地四方后忍着饥一步步地走下山来,走出这茫茫森林才发现:太阳高高地悬在天空中,正温暖地照耀着我们——天气什么时候好转了!


下到山来,感觉这心,静静的,定定的,不起半点波澜,回望这羊角山,今日成了我们的道场,满怀感恩!——这样道行四方万物,天人合一的美丽,留驻在了我们追寻真理的路途上,也渗透进了浩淼羊角山的烟波轻雾里。




赞赏

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