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近文殊-图说《维摩经》

图说《维摩经》 亲近文殊 亲近文殊 《维摩诘经》是一部画面感极强的重要经典,天女散花、不二法
图说《维摩经》
亲近文殊 亲近文殊

《维摩诘经》是一部画面感极强的重要经典,天女散花、不二法门这些耳熟能详的成语就出自这里,自从翻译成汉文,就受到了文人高士的追捧,连现实派诗人白居易都难以掩饰自己的羡慕之意“有室同维摩,无室比郑攸”“还如病居士,唯置一床眠”。

世尊要选派代表探望生病的维摩诘居士,结果众大弟子、大乘菩萨回忆起曾经在林中、巷里、城门、室内被维摩诘居士驳斥的难堪场景,都不敢领受任务。最后,只能由代表佛智的文殊菩萨率众前往,屈屈一室却容下八千菩萨、五百声闻弟子、百千天人,文殊菩萨和维摩居士对谈,时而有天女散花引出“是花无所分别,仁者自生分别想”的道理,时而有化身菩萨借助神通力前往众香国取饭说明大乘菩萨与众生同甘共苦的大悲情怀,时而有示现神通借座灯王演绎不可思议解脱法门。
《维摩演教图》 故宫博物院藏
《维摩不二图》 元 王振鹏 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

这一帧帧生动有趣的图画,更加上其讲述的“入世出世一而不二”、佛法不舍大众、在家亦证菩提的大慈大悲的情怀,大智大慧的思想,就有了众多以《维摩诘经》为主题的画作。自东晋顾恺之“清羸示病容,隐几忘言之状”的示样起,各种画工画、文人画、壁画、绢画、彩绘、白描层出不穷,随着时代的变迁,人物造型、组成也不断演变。现在,我们就看看这些作品中的主要人物:

维摩诘居士

莫高窟103窟 维摩变之维摩像
《维摩演教图》之维摩像

维摩诘居士给人的印象是语言犀利、辩才无碍、法力神通,既深谙佛理,又能随机应变。多数以《维摩诘经》为主题的画作,都采用二元相对的布局,维摩诘居士和文殊菩萨分座两边,众菩萨、弟子、天人环绕。不二法门是贯穿全经的观点,所以众画作中,文殊菩萨或维摩居士伸出两指是经典的标志。在时代背景下,维摩居士的形象有轻微的变化,盛唐之前维摩居士总是褒衣博带、手执塵尾、清羸善辩的士大夫形象,而中唐以后,特别是宋金开始,维摩居士增添了许多飘逸的气质,羽扇、纶巾、袒胸让我们自然联想到魏晋名士的风度。这种变化,可能跟在魏晋南北朝、五代十国、宋朝错综复杂的边境形势下,文人渴望超脱、出淤泥而不染的理想境界是相对应的。

文殊菩萨及众随行

莫高窟103窟 维摩变之文殊像
《维摩演教图》之文殊像
五代后唐同光三年 莫高窟220窟 新样文殊
莫高窟61窟 佛陀波利遇文殊化现老人
西夏黑水城出土 新样文殊之于阗王像

文殊菩萨身披天衣,或手持如意,或双掌合十,始终保持着安静和蔼、如如不动的菩萨形象,当维摩居士批评众菩萨时,文殊菩萨赶紧劝阻说不要苛责未学者,俨然是家长的风范。在众画作中,文殊菩萨的随行有所变化,这跟“旧样文殊”和“新样文殊”的变化有关。“旧样文殊”是根据《华严经》的内容而来,文殊菩萨是华严三圣之一,驭者为昆仑奴。五代以后,出现了“新样文殊”,以文殊菩萨为主的法相出现,保留了善财童子,驭者由于阗国王所替代,特别是金代以后,眷属中又加入了佛陀波利和圣老人。所以,以《维摩诘经》为主题的画作中,从五代以后会看到满脸虬髯的异族长者、双手合十的童子以及结跏趺坐的比丘和老叟。

天女散花

莫高窟103窟 维摩变之天女与舍利弗身互换
《维摩演教图》之天女散花

天女散花是“维摩图”中的必备情节。天女听说文殊菩萨率大众探望维摩居士,便散花赞叹,花落在诸菩萨身上都自然落地,而声闻大弟子虽使用各种神力也无法将花去掉。而且天女通过神力与舍利弗互换形象,以此揭示男女无定相、众生如梦幻的道理,并且力在破除小乘“法”执着分别想。

天女婀娜多姿、精通佛理让多少名士赞叹不已,苏东坡说“不须天女来相试,总把空花眼里看”,黄庭坚说“茅茨中安一床寂,天女元非世间色。道人今日入关斋,莫散花来染衣裓”。



长按识别二维码我们

法界文殊 世界五台
微信号:wtsfjwh


版权信息
资料图片来源于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文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