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人》年底除了煽情,肯德基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年末一直是食品行业硝烟四起的终极战场,相比传统食品,快餐业一直打着“回不了家,父母也不担心我吃得不好”的心态做着催人泪下的广告。而此次肯德基一

年末一直是食品行业硝烟四起的终极战场,相比传统食品,快餐业一直打着“回不了家,父母也不担心我吃得不好”的心态做着催人泪下的广告。而此次肯德基一反常态,在过年推出新春全家桶,配合拍摄广告《年味——我知道篇》进行宣传,没有刻意煽情,只有举家团圆的温情,将全家桶作为一个常驻明星产品,使其成为每年过年看春晚时全家分享的必需品。广告整体着眼于过年的“团聚一刻”,在不断重复的自白“我知道”中,让消费者体验到会心一笑的阵阵暖意。


平铺直叙、内心独白、淡淡的怀旧色调,看惯了这几年“琼瑶式”、“无厘头”、“生硬揣摩”的广告后,《年味——我知道篇》如一碗浓汤,馨香甘醇、回味悠长,戳中了多少人的心声。一个在外打工的年轻人,新年最大的愿望就是回家了吧?看一眼父母的额头又多了几根白发、比一比弟妹又长了多少个头、摸一摸家中的摆设换了几个位置……在船头翘首以盼、在雪地挥手狂奔、在楼下健步如飞,明明一切都是“我知道”,但又怎能抗拒家的温暖而不充满期待呢?一幕幕一句句,都融化成了心里那句:“年味,我知道的味道。”



此外,肯德基还推出了一则平面稿,画面采用中国传统剪纸的元素,全家人红红火火地围坐一桌甚是喜庆,传递出中国年的别样韵味。过年,对中国人有着极其复杂的含义——意味着要准备工序繁复、一年中最好的料理来招待亲友;意味着辞旧迎新,新的一年将更加顺利如意;意味着一年的辛劳将换来丰盛的回报……但同时,过年,对中国人而言又极其简单——“一起吃,就是过年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