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采-冬令营明星学员林沁馨:庆幸拥有将自己融于文字的能力

8我林沁馨上海高校冬令营明星学员来自浙江台州中学不太像狮子座的狮子座ABOUT ME奇怪的矛盾综合体。在高冷和傻逼气质里切换自如。总怀疑身体里有不同个



8

林沁馨

上海高校冬令营明星学员

来自浙江台州中学

不太像狮子座的狮子座

ABOUT ME

奇怪的矛盾综合体。

在高冷和傻逼气质里切换自如。

总怀疑身体里有不同个自己在纠结对抗。

时而热闹话多到很吵,偶尔又憋上几天不想和所有人说话。

时而有热切的置身于集体的幸福感,时而又有对集体的强烈陌生感而企盼独处。


爱好

喜欢狗和一切毛茸茸的小动物并幻想和它们交谈

喜欢中药的气味和各种植物的名字

喜欢研究汉字构型,得瑟于背完了两遍现代汉语词典

喜欢吃肉,有吃不胖的超能力

小时候被鱼刺卡过喉咙后决定再也不吃鱼…

总害怕青菜里会吃出小虫子…

永远在边缘化游走,捉摸不定。内心却是重度敏感而偏爱稳定秩序和安全感的。

重度花痴和白日梦狂魔。永远的选择困难症。一直迷迷糊糊,不过也庆幸拥有将自己融于文字的能力。



Q & A

Q=主页菌,A=林沁馨
Q:参加这次冬令营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A:像柴静所说的,“要看见,就要从蒙昧中睁开眼来,我想此行最大的收获就在于从狭隘的圈子里跳出来,发现更多广阔和未知的可能性。看见了栖息于天南海北的牛逼至极的大家,感受到了复旦教授们讲课时不曾有过一秒思想偏移的专注状态,也无比企盼与热爱复旦沉甸甸的质感。印象最深的大概就是在第一天晚上特等奖获奖者分享自己与写作的体悟以及王德峰教授的课上,很多瞬间我抓住了和内心完美契合的想法,那是我想听到的声音!这种沸腾二热泪盈眶的感觉是再难以复制的。


Q:冬令营中有交到要好的小伙伴吗?

A:其实我觉得组里的小伙伴们都超可爱啊…比如一直混在一起的高冷(蠢)冯怡萱和女神潇,疯狂地教我们用四川话念《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的边子捷,还有萌萌的室友刘怡君…


Q:8天之行有没有发生特别好玩的事情?

A:有一天的早课是关于家乡的,我觉得各个地方的方言都超有趣的!感染力极强的超能力东北口音,魔性的川普,还有这之前我真的一直以为福建人笑起来是“发发发发”的……


Q:能给大家推荐你2015年最爱的书吗?

A:推荐卡尔维诺的《不存在的骑士》。它在卡尔维诺三部曲中更可能位列第一而不是第三。其中的“冲突的游戏”和情节的转折性表达让我印象犹为深刻,总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就如同书中说的:“就像你从修道院走出去,在拐弯的时候你不知道即将遇到的是一条龙,一群野蛮人,一座美丽的海市蜃楼,还是一次爱情奇遇……”


Q:是受谁的影响喜欢上了写作呢?

A:一直以来语文老师们对我影响很大吧。如果说小学语文老师种下了这粒种子的话,初中的丁爱玲老师大概就是让它生根发芽了吧。她会让我们日复一日地观察窗外北固山的颜色,教我们用方言和古朴的方式吟唱陆游的《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也让我养成了受益至今的记日记的习惯……这些都让我觉得美好的一切是理应被保存和纪念的。


Q:有喜爱的作家和文风吗?

A:喜欢过王开岭的诗意,也一度迷恋三毛“流浪文学”的真性情,近来陷于总带来意料之外的卡尔维诺和苦难的复调书写者阿列克谢耶维奇。对风格到没有很挑剔。偏爱纪实文学多一点。


Q:在学校是学霸or女神吗?

A:然而只是游走在假装内心无限高冷却总是被身体出卖的(傻逼)状态之间……不过愿望还是要有的,毕竟是为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正苗红的进步小青年啊hhh


文章 欣赏


林沁馨:庆幸拥有将自己融于文字的能力

冬令营获奖文章



文/林沁馨

他双腿的灼伤面积不断扩大。张裂,张裂,我的心像被撕开。他在病房,在清冷的灯光下,褐色疮疤淌出脓水。

我想问,我想问:再见我时脸上为什么没有红晕?匆匆离去前,你亲吻我的额头,“天亮了我就会回来。”

天亮了。天已经亮了。

我的世界没有光明。

你身上有大剂量的辐射。他们这样说,可那是什么。我只想进去,亲吻你,贴近你拥抱你。我们一起去罗森的小铺,今天是星期一,有你最爱的煎饼和曲奇。家里的墙壁只粉刷到一半,你说我们的孩子一定要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个。我要牵着你的手去看乌尼托的落日,是的,你是我一生的挚爱,我向你保证,再也不把饭菜放两倍多的盐了。快,你睁开眼睛,你看看我。

“我们需要人去清理反应炉屋顶的爆炸残留,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秒,你们放心……”

“政府会提供给你们家人别墅和住房……嗯……还有终生抚恤金……”

“问这么多干什么?你们只要奉命行事,你们是军人!”

安全事故控制中心,一色面容凝重的高官。“民众已经开始恐慌,我们要尽一切方法封锁群众视线。广播!告诉他们!一切都安好!我们急需清理人员和救援小组,可实情恐怕……不,不!不能告诉军人们实情。这是命令!”

于是,于是他爬上反应炉的屋顶,把喷洒出的石墨碎块往下投——两分钟的工作时间他觉得似乎有些不大对劲。空气中有奇怪的金属气味,他喉咙发痒不停流泪,他感到眩晕……

我相信无数人听过切尔诺贝利的声音,它上空的焰火几乎不属于这个世界。甚至那不可以成为焰火,那一道亮光,蓝色,和天空接近的颜色,没有烟雾,却带来永恒低沉的苦痛和轻声唤归的呜咽……

他离开了。他离开了。和着青紫的歇斯底里和政府假意的劝慰,作为苦难的殉葬品和前路的殉道者。

柴静在《看见》中曾提及“无能的力量”无能,是有力量的。他是人类巨大科技灾难中无能的牺牲者,却宣誓了强烈的道德震撼与质问,一如永恒的经典命题:“生存还是毁灭?”

借用卢新宇演讲中得,“在怀疑的时代我们需要信仰。我们更需要正义的声音,需要看见的力量。”

真正的新闻工作者是为时代发声:去唤醒违背真正感知的苦痛,让真相在官方说教的镣铐中胜利逃亡。

若打着“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招牌消磨正义感的奔涌,若在娱乐至死的年代被绑架了眼睛,若湮没在口水堆砌饿的围墙中封锁了通往真相的道路,我们便永远丧失了看见——这种无能的力量。

而理想主义的裸奔也绝非真正的理智与清醒。柴静在非典肆虐的时期去探寻与死亡最为接近的真相,如她所言,“那种温热的跳动才是活着。”

“你站立的世界就是真正的中国;你是怎样的,世界就是怎样;你是光明的,世界就不会黑暗。”

他是苦难真相的复调书写者。

你,看见了吗?


优秀作品欣赏


站在除夕的阳台
文/林沁馨


风阵阵吹过来。

混合着空气里每一立方厘米烟尘味道的风,来自不知名的远处的幸福颜色的风,依旧从属于冬天的凉得清澈的风。


烟花都开得圆满。

它们其中的每一朵,从上升到各自的高度,绽放,到零星为余热尘埃,只有大概五秒钟。人们的热情,从邻家的小孩扯着大人的衣角缠着撒娇:“天都黑了我们快放鞭炮吧”,到各自捂着鼻子驱散透过路灯亮光浮在空中的溢出刺鼻的烟火味的烟尘,持续了多久呢。邻家悬起的红灯笼在黑暗里旋转张扬着红彤的亮光,让不知哪里传出的麻将声听来越发愉快起来。有很多小孩子,手里欢欣地攥着长长的可以在夜幕里划出想要的图案的烟火。那种安静的烟火,我小时候也常玩,除了害怕其他鞭炮的引燃线刺啦啦冒出火苗的来不及闪躲,更因为这烟火,很少发出声音。只点燃独自的小宇宙,安静地。此刻我站在自己的阳台,往下看,这时候总会眼睛酸涩。每年相似却不同的日子,每年期待而偶有抗拒的心情,每年不断长高不知不觉成为陌生的自己的无措。都在一瞬间,毫不保留的冲击着敏感而纤细的神经。 

星星没有骗谁,月亮也依旧跟着你四处乱跑。门前的老房子,自从里面的老人搬出去以后坍圮地不成样子,杂草堆满空地。周边似乎熟络的亲戚们再也没有过残余印象中的亲切。那是在某个汗流浃背的夏天夜晚摇一把老旧的蒲扇,搬出躺椅,口中饱满着红豆棒冰纯粹味道的幸福感。那时候门前的大桂花树还在,泥土的温度刚刚好,月光密密筛下的礼物总是柔和的。尽管大人们尽兴攀谈的话题我一概不懂,但还是认真听着,舔一口只有夏天才有的棒冰,然后抬头对着阳台上往下看的妈妈痴痴地笑。这种印象时不时会在我脑海里晃过,留下模糊的掠影和一声重重的叹息。就如同我此刻向下看去,只有水泥地上散落着新年的红色垃圾。不再有的东西,像漫天肆意放纵的烟花,至少在尘埃的余热褪尽之前,还是在夜空中留下大笔挥毫的绚烂。那么那些逝去的,也便没有理由去追究了。


听见小孩们略带哀求的语气,在他们的妈妈要把他们手中紧攥的红包硬生生拿走之时。有时还有几个脾气犟点儿的,有着炸碉堡的勇士一样的义无反顾,却还是在“先让妈妈保管着,不然你弄丢了不就没有了”的理由之下小心翼翼松开了手。总觉得自己小时候一定也被这么连哄带骗过,所以每年的压岁钱习惯性地自觉上缴,到现在竟没有半点心疼了。只记得初中时,亲戚们过来串门时,除了来一场给压岁钱的惯有情节,他们走时总不忘来一句:“压岁钱给到初中毕业就没有了噢!”本害怕今年会不会真的拿不到压岁钱了,好在在七大姑八大姨的一句:“压岁钱给到高中毕业就真没有了噢!”中顿时安心了。至少证明,我还没有长大到失去收压岁钱的满足感啊。

对于唤作过年的玩意,我向来是敬畏而免不了期盼的。这世界都爱热热闹闹,所以我也不免喜欢这种大家都在的愉快。就像“大家加油”这种听不出是敷衍还是真切的口号,我一直钟爱,总觉得让人突然间有种大家都并肩作战的不孤独。不孤独,便是安全感,然后就有了满心洋溢的欢喜了吧。

这儿是除夕的阳台。所有的印象、气味与寻觅。我以为的最能概括成长的词语。也都在这儿了。


---end---


上海高校冬令营明星学员特辑

01

风采|林佳仪:我是漆言,请多指教

02

风采|王雨菱:被小幸运眷顾的跳脱双子妹子

03

风采|施淦泉:或许体重太轻让灵魂难以被束缚在地面

04

风采|丁铭:活在二次元的小才女

05

风采|邵韵兮:梦想如风来去自由的外热内冷重症患者

06

风采|王子萌:在书中寻找自己塑造真我

07

风采|陶子仪:自由的写作是一件幸福的事儿~

08

风采|林沁馨:庆幸拥有将自己融于文字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