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我拒绝上门约·炮!

“你确定吗?……1203?行了,我一定亲手把表白信交给他,一定会说出‘我喜欢你’,我还会拿手机录下来,你别激我了,我秦美盼愿赌服输,说到做到!”电


“你确定吗?……1203?行了,我一定亲手把表白信交给他,一定会说出‘我喜欢你’,我还会拿手机录下来,你别激我了,我秦美盼愿赌服输,说到做到!”

电梯叮一声,到了12层,美盼看了一眼外面静悄悄的长廊,“不和你说了,我到了。”

她挂了电话,走出电梯。

身侧的左手捏着手机,右手拿着一封准备好的表白信,看着自己面前,一条铺着红地毯的长廊,还是忍不住深呼吸,再深呼吸。

今天是她美好假期的第一天,结束了大二的第一学期,平常虽没什么太多的压力,不过放假,自然是免不了和几个舍友出去吃喝玩乐。结果大家兴致勃勃的玩起猜谜,要求输的那个人,去和自己喜欢的男人表白,美盼这大学的这两年里,暗恋的对象是谁,几乎是人尽皆知的,只是向来有些心高气傲的她,始终都没有去表白。

不知道是不是那个三个臭丫头串通好了的,结果输的那个人就是她。

半个小时之前,她当众写好了表白信,被推着来了这里。

她喜欢了快2年的学长,是A大的风云人物,成绩好,人长得帅,还是这个五星级酒店的少东,所以平常他没事,都会住在这里。

美盼捏紧了信封,心里默念着――吴舜华,吴学长,等下怎么着,你都得给我几分面子,当然不拒绝我就最好了。

……

走到了1203酒店房门口,门把手上挂着一张牌子,美盼拿起来一看,是“请勿打扰”几个字,她转手就将那牌子翻了个身,变成了“请打扫”,然后拿出手机,开启了录音功能,准备去按门铃,手指在半空中又是一顿。

好紧张。

怎么办?

要临阵退缩么?

不行!她可是秦美盼,不就送一封表白信么?不就是和自己暗恋了2年的学长表白么?也没什么拿不出手的吧?

美盼咬唇,从手袋里拿出了小巧的镜子,对着自己的脸照了一下,水灵灵的大眼睛,挺直的鼻梁,嘴唇也是饱满红润,她就算没有倾国倾城的姿色,可也绝对算是一个小美女,怕什么?

敢作敢当,敢想就要表白!

不给自己犹豫的机会,她将镜子丢进了包里,屏着一口气,抬手就摁了门铃,连续3下之后,心脏咚咚咚的开始狂跳起来,想要后悔却又来不及了,不过就是不到30秒的时间,忽然就听到门锁咔嚓一声,显然是有人从里面拉开了门。

美盼一口气卡在了嗓子眼里,在门被拉开的一瞬间,她还是很不争气的低下了头,硬着皮头就将手中的信封送了出去――

“吴学长你好,我是A大大二广告系的秦美盼,我有话想和你说,我想和你说的都写在这封信里面了,希望学长看了之后可以接受。”

……

对面似乎是毫无动静,美盼垂着脑袋,大眼睛扑闪扑闪,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拒绝她?不接受?可也没有关门。

刚准备抬起头来,手中的信封忽然被人抽走,美盼心头一动,继而又听到信封被拆开的声音,她欣喜的瞬间,也下意识的抬起头来,可撞入眼帘的那张脸,却是让她瞪目结舌--

“你是谁?”

美盼完全懵了,怎么不是吴学长?

――

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高且瘦,五官精致,整张脸的轮廓深刻而清晰。美盼不矮,165的身高,可现在看着这个男人却是需要仰着脖子,目测到他的身高,最起码是在185以上,身上那件浅蓝色的衬衣,紧紧裹着他的一身肌肉。

“小姐,我没叫这个服务。”

苏晋庭垂下长睫,男人骨节分明的长指把玩着手中的那个冈本,指腹轻轻的摩挲那避孕套两边,上面写着001,还是超薄的。

美盼气血一下子冲上来,如同是被雷劈了般,脸上的表情精彩绝伦,可精彩过后,她几乎是要晕过去。

自己敲错门不说了,可信封里面的表白信,为什么会成为避孕套?

她也不傻,很快就明白过来,这事肯定是那3个臭丫头合起火来“算计”自己的。

美盼脑袋嗡嗡的,头皮是阵阵的发麻,比起刚刚敲门之前的那种紧张不安,此刻剩下的都是窘迫,那张水嫩嫩的脸蛋儿几乎是充血了。

长这么大,还真是第一次丢人到这样的程度,不过转念一想,幸亏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当下反应过来,第一个动作就是劈手抢过那人手中的避孕套,一转身,拔腿就跑。

苏晋庭深邃的眸光始终都凝视着那抹娇小的身躯,走道上格外的安静,上面还铺着厚厚的地毯,可她落荒而逃的时候,后脑上的那个马尾一甩一甩的,在他的瞳仁里晃动着,一直等到她等不到电梯,又转身跑向了后楼梯口,门砰一声关上,他才收回视线。

男人垂眸,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底复杂的光芒。

避孕套她是拿走了,不过那个信封还在他的手上。

他将信封翻过来,正面写着几个娟秀的字――吴舜华亲启,右下角还有落款人――秦美盼。

苏晋庭本握着门把的手轻轻一松,那酒店的门就自动关上,男人站在玄关处,头顶就是暖色的灯光,落在他那张本就倾城绝色一般的俊容上,硬是在沉稳之中透出了几分邪肆来。

他薄唇稍动,眸光再度落在了“秦美盼”那3个字上,嘴角忽而一勾。

秦美盼,秦美盼。

整个C市,姓秦又叫秦美盼的,除非了她,就不会有第二个了,男人稍稍扬起性感的脖子,玄关处上方的光线洒在了他立体深邃的五官上,不暖不冷。

他脑海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薄唇轻启,默念了一句--真巧,秦美盼。

***

美盼一口气跑到了酒店门口,看了眼那个避孕套,她气的拿出手机就拨了室友的电话。

手机响了不到两声就被人接起,那头熟悉的女声,兴致勃勃,“美盼?成功了么?不过你的吴学长是不是有点弱?这才不到30分钟啊……”

“不对不对,25分钟。”

“错了,减掉美盼坐车上电梯的时间,那才15分钟啊。”

……

3个人在手机那边叽叽喳喳讨论着时间,美盼气的气血直冲太阳穴,“你们3个妖精,竟然掉包我的信,还给我塞这种东西,你们存心的?”

“啧啧,美盼,你别不识好人心,我和你说,你的那个吴学长,光是情书每天都能收到5、6封,你是谁啊?秦美盼,要的就是不走寻常路。把自己送给他的同时,还要做好预防措施,那多特别啊。我们知道你不好意思,所以就偷偷帮你了,别谢我们了。”

“就是,你现在发脾气,那八成是代表你失败了,否则你现在被你的学长抱着,哪有时间打电话?”

美盼,“……”

――

整整3天,美盼哪都没去,因为是寒假,可距离春节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她每天都无所事事,上午在房间睡懒觉,下午就会上上网,在她这个年龄段,是最没有压力的时候。

不过她是秦家的千金小姐,说白了,不管任何时间段,都没什么生活上的压力。

美盼看了一下时间,都快2点了,她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颈脖,拿起一旁的水杯,准备下楼去倒杯水,人刚走到了房门口,忽然就听到有人在外面敲门。

“美盼--”

外面的人是她的父亲黎展明,叫了一声,就推门进来,美盼开口,“爸,什么事?”

“和我下去。”

黎展明看了一眼美盼手中的水杯,拿过放在了一旁的柜子上,拉着美盼就往外走,想了想又觉得不对,把女儿重新拉回了房间,带到了她的衣帽间前,说:“赶紧找一套像样的衣服换上,家里马上就要来人了,把你的头发也梳一梳。”

秦家在C市本就是鼎鼎有名的豪门世家,可美盼随自己的母亲姓,是因为黎展明当年是入赘秦家的。从美盼懂事开始,就知道,自己的爸爸生活在秦家有多压抑,他一直都是战战兢兢的过日子,而她的妈妈,对她的关心远远都不及这个爸爸。

也许别人看不起黎展明这样所谓“攀龙附凤”的小男人,可在美盼的心中,撇开别的不说,就父亲这么一个称呼,他对得起。

两父女的感情一贯都比两母女要好很多。

也正因为如此,美盼在这个有些叛逆的年龄段里,还是更容易听黎展明的话一些。

“谁要来啊?”她虽才20岁,可生活在这样的大家庭之中,见得多了,听得多了,心思就比同龄人敏感许多,“还至于让我特地换套衣服么?家里的客人估计也都是妈妈和爷爷的客人,和我有什么关系?”

一边说着,一边还是挑了一套运动服,黎展明人已经退出了衣帽间,帮女儿顺手关上了门,隔着门板说:“这次来的不是客人,是要住进秦家的人。”

“要住在我家?谁啊?”

美盼套上了裤子,系好了裤腰带之后又穿上了外套,拉链刚拉上,就听到黎展明说:“你爷爷3年前出过车祸你应该知道,当时命悬一线,救他的人去世了,今天过来的,是你爷爷救命恩人的儿子,这些年一直都在国外,前几天才回来的。”

美盼拧眉,“好复杂。爷爷的恩人的儿子?”

她拉扯了一下衣服的领口,把衣帽间的门打开,“所以爷爷为了报恩要让人家的儿子住我家里吗?”

黎展明点头,避重就轻,“可以这么说,不过美盼,他比你大了有差不多10岁,你等下见到人了,要喊一声大哥,要懂点礼貌,知道吗?”

大哥?

美盼可没真当回事,不以为然的换好了衣服,就和黎展明下了楼。

两父女这头刚刚走到了楼梯的转角处,就听到楼下一阵激烈的争执声。

黎展明当下就站住了脚,也拉住了女儿,示意她暂时不要下去。

能够住在本家的,一共也就那么几个人,除了黎展明和美盼之外,剩下就是美盼的母亲,还有秦家现在当家做主的人,美盼的爷爷,秦齐林。

“爸,你刚刚说的话不是真的吧?我是不是听错了?”这话是秦媛说的,一口难以置信的语调。

秦齐林看了女儿一眼,“你没听错。”

“那就是你在开玩笑吧?”

“这种事情有必要开玩笑?”

“那一定是你老糊涂了!”

“你放肆,我做的决定,还轮得到你来反对?苏家对我们秦家有恩,晋庭这个孩子,我一直都拿他当自己人来看,他也一直都喊我爷爷。别说人家晋庭能力比你强了不知多少倍,我就算是把公司送给他,那也不为过!”秦齐林一脸铁青,完全是一副为了报恩可以牺牲所有一切的样子。

站在楼梯口的美盼眉头稍稍一挑-

――

谁不知道,秦家的公司,从爷爷退休之后,就一直是有她妈妈秦媛来打理的,不过秦媛商业手腕实在不怎么样,所以这些年来,公司根本就谈不上多少的盈利。

美盼年纪不大,可从小生活在秦家,她还是能够稍稍琢磨出来自己亲人的心思的。

爷爷也不是真的那么大义凌然的人,秦氏价值连城不说,还是他的心血,他现在这样,可能就是为了变相通过别人的手来挽救公司,只是这种决定,对妈妈来说,那必定就是重大的打击。

……

“爸,我看你真是疯了不成!那个苏晋庭,又不是你的种--”秦媛果然是连脸色都变了,她本就是跋扈嚣张的个性,这时候嗓音都变了调子,“我才是你的女儿,如假包换!我知道我不是很争气,但我也在努力,你有必要这么着急,让一个外姓人进来分割属于我的?除非真是让我一语成谶,那个苏晋庭就是你……”

“闭嘴!”

秦齐林已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沧桑的脸上都是愤怒,“管好你的嘴,不应该说的话,你瞎嚷嚷什么?这两年,你知道公司的亏损有多严重?你自己有几斤几两,需要我帮你来掂量掂量?展明也不是从商的料,商场如战场,还能让你一边打仗一边努力?现在的社会竞争多激烈,哪还有人等着让你去学会了再去争取?好了,你别再说了,这事我已经决定了。晋庭来了之后,也会进秦氏,到时候你跟着他好好学,这是我给你的机会,你放心,属于你的,一分都不会少了你。”

“爸,你――”

秦媛气急败坏的话音未落,门口忽然就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显然是有人来了。

果然很快就见到家里的佣人匆匆从外面跑进来,“老爷,外面是苏少爷来了。”

“谁让你叫少爷的?来我们秦家又不是秦家的人,还称得上是少爷?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秦媛瞪着双眼怒骂了几句,把那佣人吓得一脸苍白。

美盼站在楼梯口实在是有些听不下去,不过她知道自己的妈是怎么样的,别说是对佣人了,就算是对她这个女儿,也好不到哪儿去,从她懂事开始,她能够体会到的,就只是父爱,至于她的母亲,心中最爱的那个人,始终都是她自己吧。

她看了一眼站在一旁,脸色有些凝重的黎展明,低声说:“爸爸,那个叫什么苏晋庭的来了,我们下去吧。”

黎展明点头。

两父女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外面门口正好传来一阵脚步声。

最近天气冷的有些变态,前几天还下了雨,不过今天意外的是天气格外的好,阳光灿烂,给这个寒冬添了几分暖意,美盼就穿了一件单薄的衣服,家里一年四季都是恒温的,她不觉得冷,可当她走到客厅,看到那个从外面踩着投射到了正门口的那些光圈进来的男人的时候,已经不知是冷还是热,只感觉头顶悬着的一个衬托重重的砸下来,落在了她的脑袋上,被砸懵了。

“晋庭来了。”

秦齐林是第一个迎上去的人,他脸上带着慈祥的笑,不过知道秦媛对苏晋庭是肯定充满敌意,索性就看向了家里最无害的美盼,拉过她就介绍,“美盼,这是苏晋庭,算起来,你们应该是同辈,不过他比你大不少,你得喊一声苏大哥。”

其实也不过就是过了3天而已,那天美盼自己弄的那个乌龙,虽是逃之夭夭了,可当时接过她手中那个信封的男人,存在感还是过分强烈,所以哪怕是一眼,美盼依旧是记得那张脸。

很深刻的五官,眼角眉梢染着的那种气场,沉稳,内敛,却又有一种与身居来的霸气,让人过目不能忘。

可她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这一辈子还能和他再碰面。

他竟然还是以什么“苏大哥”的身份登场。

这简直不能更狗血。

――

不,哪还能用狗血来形容?对她来说,这是晴天霹雳吧!

美盼想要遮住自己的脸,当下第一个反应就是往边上侧了侧身,秦齐林见她有些僵硬的表情,还以为是秦媛的关系,看了一眼站在一旁以一种挑衅的目光看着苏晋庭的秦媛,蹙眉轻咳了一声,“秦媛,我和你说过很多次了,自己有什么情绪都不要带给你的女儿,美盼才几岁?”

黎展明见话锋扯到了女儿的身上,连忙上前,轻轻的推了一把美盼,“囡囡,叫人。”

囡囡是黎展明才会叫她的小名,这是一个父亲给女儿的独一无二的爱,这样的小名,在秦家也就只有黎展明会叫。

美盼倒真想装成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坦然的叫一声“苏大哥”,而她一想到那个避孕套,一想到他当时那种似笑非笑的眼神,她真是抬头的勇气都没有。

秦媛见美盼梗着脖子,脸色虽是有些异样,不过死活不肯叫人的样子,却是深得她心,她这会儿上前,笑了一声,伸手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对苏晋庭说:“美盼这个丫头,年纪虽小,不过还是挺会看人的,爸,你瞧见了吧?美盼都不愿意叫他一声苏大哥,不是一家人,进什么一家门?”

黎展明脸色不太好看,动了动唇,似乎是想要说什么。

不过秦齐林已快他一步,只叫了一声,“美盼。”可言下之意却已经不言而喻,就是要让她叫人。

“怕生?”

对面站着的男人忽然开口,他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

苏晋庭说完,没多看秦媛一眼,视线从美盼那张透着几分想要掩盖却又无法掩盖起来的红晕的脸蛋儿上移开,他表情从容的看着秦齐林,“爷爷,我带了点东西。”

外面站着佣人,拿着他的行李箱。

秦齐林连忙说:“3楼左转第一个房间就是你的,我让人打扫好了。”

苏晋庭看了一眼身后的佣人,那人很快就提着他的行李箱上楼,黎展明想着自己也不好一直都不开口,这个时候才适合开腔,“晋庭,我是美盼的爸爸,欢迎你来,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吃饭了么?”

黎展明对人一贯都挺温和的,可秦媛觉得,自己的丈夫现在就不是和自己站在一条船上,大为光火,伸手就掐了一把黎展明,低声喝斥,“要你多事?”

美盼最见不得自己的妈妈对爸爸这种态度,本就在家里没有什么地位的人,现在又突然多出了一个男人,偏偏在这个突然多出来的人面前,妈妈还如此不给爸爸一个当男人的最基本的尊严,她忍受不了,可也不能当场就和当秦媛反驳,脑袋一热,她抬起头来,看着苏晋庭就张嘴,“苏大哥,你好,我叫秦美盼,欢迎你来到秦家!”

……

所有人都一脸的意外,美盼自己也是愣住。

刚刚一脸认生人的样子,此刻“苏大哥”这个称呼,她叫的自然又顺口。

不过说出口的话,如同是泼出去的水,也不过就是一声“苏大哥”,美盼很快就镇定下来,其实从刚刚开始,她的视线就没对上过苏晋庭,她侥幸的想着,那天那么匆匆的一眼,这个男人,应该是一早就忘记了吧?

不然为什么,他到现在都不出声?

总之他不管是真忘记,还是装作不认识自己,怎么样都好,他只要闭口不说那件事,那么就当他识趣。

苏晋庭眉目轻轻一挑,薄唇缓缓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

苏大哥。

那柔软的嗓子,好似融合在那双澄澈又灵动的眸子里,所以连这么一个普通到的称呼,竟也变得有趣。

“美盼?美目盼兮的美盼?”苏晋庭扬起俊眉,垂在腿侧的修长手指,轻轻动了动,他深邃的眸子,一瞬不瞬的凝视着面前的小丫头,“名字倒是挺不错的,人也很乖。”

美盼心头轻轻一颤,不知是不是叫做心虚,他在说“乖”的时候,她仿佛是听到了那尾音里面渗着的几分嘲讽。

她咬紧银牙。

还是秦齐林插话,“美盼今年20岁,寒假过后就上大二第二学期了,现在正好在放假。”

“20岁,倒也成年了。”苏晋庭语气淡淡的抛出这么一句话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