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稻谷行情预测(深度分析)

一、2015年行情回顾1、中晚籼稻全年走势2015年中晚籼稻整体稳中走弱,由于缺乏利多刺激,收购价格维持在2760元 吨左右。进入第四季度,随着新稻大量上市

一、2015年行情回顾

1、中晚籼稻全年走势

2015年中晚籼稻整体稳中走弱,由于缺乏利多刺激,收购价格维持在2760元/吨左右。进入第四季度,随着新稻大量上市,价格跌至年内低位,直至10月底国家托市收购启动,价格才回升至2760元/吨的托市水平。


一季度中晚籼稻处于2014/15年托市收购的尾声,终端市场需求低迷的籼稻市场整体进入低迷期,大部分主产省的中晚籼稻收购价格保持在1.35-1.38元/斤的水平。截至1月31日,2014年产中晚籼稻的集中收购期已经结束,总体来看,中晚籼稻收购价格上扬,收购数量低于上年。据国家粮食局统计数据显示,湖北、安徽等14个中晚籼稻主产区各类粮食企业累计收购新产中晚籼稻2819万吨,比上年同期减少152万吨。政策性收购量也较上年有显著降低。据市场信息,部分省区的贸易商反映,2015年中储粮对政策性收购稻谷的入库要求较高,也使得部分粮源流入到加工企业或者其他收储企业中。而且,2014年国家粮食局对部分省区下达了增加地方储备的任务。南方的部分省份地方储备有所增加,也在一定程度上分流了国家政策性收储粮源。


二季度南方产区中晚籼稻价格在2740-2800元/吨的区间,与3月份比较,有涨有跌,但波动幅度不超过40元/吨。国内籼稻市场供应充足,无论是产量、库存还是进口量,都创出新高。另一方面,受到结构性供需矛盾影响,需求持续不振。现阶段,我国大米口粮消费呈现下降的趋势,加上需求正在向优质化、高端化升级。而市场供应的籼稻质量却未跟上需求的变化,供需之间出现了脱节,导致一部分需求寻找其他替代,进一步加剧了国内籼稻米加工业的困境。


三季度中晚籼稻走势同样不温不火,供应充足的同时,需求不振,价格稳中走弱。9月份新粮零星上市,价格普遍低开,已有部分地区启动了托市政策。尽管对于中晚籼稻而言,三季度处于传统的“青黄不接”时期,属于销售旺季,但我们要注意,当前人们对大米的购买行为模式已经发生了较大变化。供应充足和大米在日常消费支出占比降低,使得市场的采购行为主要“以消定购”,基本不存在囤积大米的需要。一方面,由于我们的库存非常充足,加上平价进口大米的冲击,即使在生产角度上的“青黄不接”时期,大米的供应能力依然很强。另一方面,当前大米的可被替代性大为增强,“刚需”属性淡化,这也导致人们购买行为更加随意化。在这样的供需环境和新的消费行为模式下,即使进入传统的旺季,中晚籼稻市场仍维持弱势运行。


四季度中晚籼稻经历了一次明显的下跌-回升行情。新稻上市之处,对原本就相当宽松的供给造成了压力,价格普遍低于托市水平。有见及此,9月下旬以来,中晚稻最低收购价预案陆续启动,使得价格迅速回升至托市水平,但也仅限于此,缺乏进一步刺激,价格稳定在2760元/吨左右。2015年中晚籼稻的最低收购价格与2014年持平,为1.38元/斤,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中公布的中晚稻主产区为辽宁、吉林、黑龙江、江苏、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广西、四川11省(区)。安徽在9月23日率先启动中晚稻最低收购价预案,四川、湖北、河南、黑龙江、江苏、湖南和吉林分别于9月25日、9月28日、9月30日、10月10日、10月19日、10月20日和10月25日相继启动中晚稻最低收购价预案。今年部分地区的中晚稻最低收购价政策的执行时间较往年有所提前。其中黑龙江地区较往年提前了20天启动最低收购价预案,但执行时间较往年减短8天;吉林地区较往年也提前了5天启动。


临近年底中晚籼稻的行情也并无明显好转。如上所述,当期我国大米市场的季节效应已经大为减弱,元旦和春节的来临也难对市场带来强力提拉。截至11月25日,湖北、安徽等14个主产区各类粮食企业累计收购新产中晚籼稻1622万吨,同比减少50万吨。2015年中晚籼稻收购进度表现为“前急后缓”。由于中晚籼稻收获上市时间较上年有所提前,各主产区的中晚籼稻最低收购价预案启动的时间较早。加上农民惜售心理减弱,前期收购进度较快。但总体看来,收购主体仍是政策性企业,经营性企业受到粮源充足、加工利润低等因素影响,收购积极性不高,以满足生产经营为主。而政策性收储企业则因仓容有限,后期进度受到影响。预计2015/16年度中晚籼稻收购与去年水平相当。


2、粳稻全年走势

粳稻全年走势同样受托市政策的运行主导。一季度托市政策启动时期,东北地区价格出现较强走势,但未能形成持续性;随着托市的结束,二、三季度粳稻价格旋即企稳在托市水平附近的位置,进入四季度,新稻集中上市之后各产区价格均大幅下滑,2015/16年的托市政策启动后才止住跌势。


2014/15年粳稻托市收购量较大,但由于2014年产粳稻投放及时,价格得到抑制。3月31日国托市粳稻收购结束,本次粳稻托市收购量继续创出新高,截至3月10日,黑龙江、吉林等7个粳稻主产区各类粮食企业累计收购新产粳稻3954万吨,比上年同期增加698万吨,增幅为21.44%。其中政策性收购量达到1800万吨,较去年的1300万吨增加500万吨。加上农民手中余粮较去年同期减少,市场进入阶段性粮源短缺状态。自2014年底托市收购启动以来,粳稻价格迅速回升至3100元/吨的托市价水平,春节后部分地区继续走高,领涨稻谷品种,东北局部产区涨幅较大。但由于4月第二周,2014年产托市粳稻就投放市场,对价格起到很好的平抑作用。


当前启动了托市收购的粮食品种,基本上存粮模式已经改变,表现为农户和企业存粮量减少,而国家存粮规模扩大。这样一来,市场有效供给减少,被国家库存暂时“冻结”了的供给增加,市场作为资源的配置作用被削弱,灵活性降低,容易造成放大阶段性供需缺口带来的价格波动。同理,一旦国家库存顺利释放,巨大的供应压力又将加速价格下跌。这样的价格走势形态值得我们。

托市结束后的粳稻市场进入稳定期,部分时间部分地区略有上涨,但终因支撑有限,价格总体稳定。监测显示,9月下旬,龙江佳木斯中等粳稻出库价报3180元/吨,哈尔滨地区报3280元/吨,江苏南京报3100元/吨,苏州报3100元/吨,安徽合肥报3100元/吨,巢湖报3100元/吨,吉林长春报3180元/吨,辽宁盘锦报3280元/吨。与七月初相比,价格涨跌互现,龙江、吉林地区上涨20-40元/吨,但其他地区,如南方苏皖地区和辽宁地区价格均有小幅下跌,跌幅在20元/吨左右。


四季度,随着新稻上市的逐渐增多,新稻价格开始出现下滑现象。监测显示,黑龙江哈尔滨地区2015年产长粒水稻收购价为1.40-1.45元/斤,新长粒米出厂价为2.50-3.00元/斤;黑龙江佳木斯地区2015年产中长粒水稻收购价在1.44元/斤左右,较前期的收购价1.56元/斤下降了0.12元/斤左右。吉林地区2015年新产水稻收购价在1.47元/吨左右。黑龙江继续启动水稻最低收购价收购政策,执行时间为2015年10月10日-2016年2月29日,启动和结束时间均比上年提前,整体收购期比上年缩短10天。最低收购价格仍为1.55元/斤,相邻等级之间等级差价为0.02元/斤,与上年相同。10月份,在政策的提振下,黑龙江省水稻市场购销逐渐活跃,价格回升至托市水平。但尽管大米市场需求呈现缓慢扩大的态势,但仍不如往年同期,在生产成本高位的支撑,大米出厂价格没有明显变化、大米加工企业开机率较低的制约下,优质大米走货相对偏好,价格坚挺或偏强。

总体而言,现阶段我国粳稻供应充足,但需求平淡,缺乏持续大幅上涨的动力。一方面,粳稻产量连年增长。2015年全年水稻长势比常年略好,预计稻谷产量达2.08亿吨,略高于2014年,产量连续5年站稳在2亿吨之上。这当中粳稻对稻谷增产的贡献最大。据估算,2015年早籼稻产量3369.1万吨,较上年减产32万吨,这已是连续第2年减产了。中晚籼稻产量约为10250万吨,较上年略增40万吨。而粳稻产量估算值为7125万吨,较上年增产105万吨。2015年粳稻产量实现了“十二连增”,较2003年产量约增产了3000多万吨,十年来,增产幅度达七成以上。另一方面,国家库存非常充盈。据黑龙江水稻研究中心的数据,2011年以来,粳稻连续启动了四次托市收购(不包括2015/16年这次)。截至2015年9月底,托市收购粳稻量达到4416万吨。而同期,四年来托市粳稻拍卖的总成交量仅为437万吨。因此,当前托市粳稻累计库存达到近4000万吨,占2015年粳稻产量的六成左右。这还不包括各级储备的粳稻库存和之前年份尚没有出售完的托市粳稻。可以说粳稻供应总体十分充足,库存压力根本没有缓解。一旦行情转好,庞大的库存也将顺利投向市场。


而与此同时,粳稻需求却较为平淡。上述国储粳稻拍卖的低成交率就是一个证据。相对于有“国家政策需求”——托市收购支撑的产区,南方销区粳稻近年走势都是不温不火,本中心东莞常平批发市场监测点显示,过去一年,东北粳米价格基本维持在4600元/吨的水平小幅波动,也反映了市场需求的平稳。我国的粳稻需求一定程度上是国家“创造出来”的。国家近年对东北粮食生产进行政策性的倾斜,为了保障农民利益,避免“卖粮难”的出现,2011年开始,启动了粳稻入关运费补贴,刺激南方地区的需求。虽然大量的东北粮涌入南方市场,为消费者提供了选择,也确实培育了一些市场需求,但由于口味的粘性,且普通东北米口感并没有明显优于南方米,因此市场对其青睐度一般。换言之,真正的市场需求仍未被培育起来。


3、早籼稻全年行情走势

早籼稻全年走势平稳,一波短暂的上涨行情出现在年中托市政策启动时期,随着托市结束,价格一直在2700元/吨的托市水平上稳定运行。


一季度,早籼稻市场进入政策市意义上的平淡,与传统意义上的“旺季”走势相悖。一般而言,一季度因春节过后,各大工厂开工,大专院校开学等季节性因素的刺激,早籼稻需求趋旺,价格走高。但近年来,早籼稻的“淡旺季”出现了新的特征,旺季多集中在年中6-8月的新稻上市,早籼稻托市集中收购期,而9月-11月,地方政策性收购仍继续开展,支撑着早稻行情,延续旺季行情。年初1-3月,则因失去了政策收购这一刚性需求,(本文来自农业助手)且市场需求日渐式微,价格难以得到提振。据国家粮油信息中心监测数据,一季度江西、湖南、湖北等早籼稻主产区收购价基本保持2700元/吨这样的托市价水平,几无波动,部分地区三月份还出现小幅跌势。


二季度早籼稻走势不振,延续一季度弱势。截至6月下旬,南方产区中等早籼稻收购价在2640元/吨-2700元/吨之间,较3月份普遍2700元/吨的价位有所下跌,已经普遍低于2700元/吨的托市价水平。由于二季度地方各级储备单位集中轮出早籼稻,以释放仓容轮入新稻,因此市场供应有所放大,拉低价格。二季度华南粮食销售指数也呈现跌势。由于各地集中抛售陈稻,价格跌至近年低位,5月在本中心成交的陈稻平均价格为2120-2200元/吨之间,仅湛江地区一场超过2200元/吨。


三季度早籼稻新粮上市期间受托市启动支撑,但因市场需求疲软、国家库存充足,收购进度较慢,对市场的刺激作用也仅限于托底,而没有出现前几年火爆的“抢粮”局面。从7月中旬开始,主产区已经开始零星收购,开秤之初,湖南长沙地区早稻收购价为1.30元/斤左右,广东地区早稻收购价为1.35元/斤,广西地区早籼稻收购价为1.32元/斤左右。7月底,为确保农民收益,湖北、江西、湖南、安徽四省陆续启动早籼稻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按照国家《2015年小麦和稻谷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的规定,今年早籼稻最低收购价为每市斤1.35元人民币(国标三等品),价格与上年持平,收购执行时间截至9月30日。


截至9月30日,湖南长沙中等早籼稻收购价报2700元/吨,江西九江报2700元/吨,湖北武汉报2700元/吨,与7月初相比,价格有20-60元/吨不等的涨幅。由于市场基本上行乏力,托市政策成为唯一的利多因素,因此价格回升至托市水平就再无动力继续攀升了。


三季度早籼稻的收购进度相对缓慢,由于籼稻市场需求持续疲软,加上进口大米的冲击,国内大米加工企业经营困难,收购谨慎。在今年的新季早稻市场收购中,政策性收购量仍占较大比例。截至9月30日,江西、湖南等8个早籼稻主产区各类粮食企业累计收购新产早籼稻793万吨,比上年同期减少53万吨,减幅为6.27%。


四季度早籼稻进入“政策沉寂期”。随着托市政策的结束,加上中晚稻上市,市场收购重心转移,早籼稻价格稳中走弱,收购平均价格基本维持在2600-2700元/吨。宽松的供需局面仍是制约早籼稻价格的根本原因。2015年我国新季早籼稻产量预计为3369万吨。尽管早籼稻产量比上年略减,但仍维持较高位置,加上近年国家托市早籼稻基本难以轮出,库存积压严重,供应充足。需求方面则持续低迷,政策性收购成为需求主力,但随着轮换价差的扩大,地方财政压力增加,即使这部分是“刚性需求”,也开展得更为谨慎,早年“抬价抢粮”的现象不再,价格趋于平稳。


CBOT稻米低位震荡

2015年是国际大宗商品的“黑色一年”,国际粮食自然未能幸免。全年四大粮食品种价格均有不同程度的走低,相比之下,CBOT大米价格受产量减少、库存下滑的影响,一度坚挺,领涨其他品种。但总体而言,大米价格依然处于近年来的低位,上涨行情也难延续,全年大米行情经历了跌-涨-跌-涨-跌的反复行情。


1月份CBOT大米总体供应充足,主要大米出口国之间的竞争愈演愈烈,价格普遍回落。由于全球经济仍处于复苏期,大米需求相对稳定,即使年初出现小幅的减产预期,但整体供需格局偏宽松,CBOT大米价格下滑至11美元/蒲式耳以下。


2初月-3月底迎来了本年CBOT大米第一波反弹行情,价格从11美元上升至11.8美元,但涨势较为平稳。受美元持续走高影响, CBOT大米国内到港完税价出现一定程度的涨势。


4-6月,CBOT稻走势反转,价格创阶段性新低。受到全球大米供应充足预期制约,CBOT糙米主力合约从4月1日的11.2美元/蒲式耳,持续跌至5月中旬的9.5美元/蒲式耳。随后小幅震荡,6月初有所反弹,但升幅相当有限,维持在10美元/蒲式耳以下的水平

7月-10月,CBOT稻米触底反弹,主力合约持续走高,从7月初的10.45美元/蒲式耳,上涨至10月中旬的13.9美元/蒲式耳,涨幅可谓非常强劲,达到3.4美元或33%,与邻池小麦、玉米的大幅下跌形成鲜明对比。这也是近一年以来的最持续、幅度最大的上涨行情,创出年内新高。USDA报告是CBOT糙米的最大利多因素,该报告下调了全球和美国2015/16年度大米的供应量和库存数据,导致CBOT糙米持续走高。


但这波涨势仍未能持续。11月初,CBOT价格又开始高位回落,截至12月16日,主力合约报11.6美元/蒲式耳,吞噬了前期大部分的涨势。虽然2015年各权威机构均下调全球大米产量和库存数据,但正如我们三季度所预测,整体供需格局并没有发生根本变化。2008年国际大米的疯狂会否重现?对此,我们还是要谨慎判断。一方面,整个经济大环境变化了,大宗商品和其他粮食品种持续走低,甚至到了谷底,金融炒作的热情大为消退,价格也难再起大波澜。另一方面,全球大米的供需基本面并没有出现根本性问题。当前主要调整的是期初库存,意味着去年的库存量有可能被高估了,现在做一个调整。但全球大米产量仍然保持4.8亿吨的大致水平,并未有明显减产现象。同时,作为口粮,大米的需求量也是相对稳定的。总体而言,国际大米仍未正式摆脱低迷期,要重现2008年的强劲态势,还欠缺很多“东风”。


东南亚大米价格全年走低,年底短暂反弹

2015年整体而言东南亚大米价格都很低迷,虽然四季度湄公河流域大米价格有所回升,但应注意,这是触底反弹,离高位仍有较大距离。根据FAO数据,泰国5%破碎率大米价格从年初的420美元/吨跌至9月的358美元低位,随后回升至12月的362美元;越南5%破碎率大米则从年初的376美元跌至9月325美元的低位,随后回升至12月的365美元。这样的价格水平,可以说是自2010年以来最低的,两者分别与其近五年最高位的差距达到260美元和251美元。


泰国和越南大米价格下跌的主要原因在于全球大米需求疲软。来自胡志明市的贸易商9月份曾表示:“越南大米价格处于极低水平,但买访需求依然疲软,因此如果出口商现在提价,那么他们就无法吸引到买家。”


不过,当前湄公河地区受持续干旱问题困扰,泰国大米出口商协会年末表示,2016年1季度泰国大米价格可能上涨高达15%,如果未能得到缓解,那么明年2季度大米价格将再涨10到15%。


二、市场热点

稻谷轮换难成近年常态

政策性稻谷全年交易都非常淡静,粳稻每场成交率普遍在5%左右,与去年同期相去甚远;早稻更是几近为零,除1月份的专场交易外,其他场次成交量寥寥;中晚籼稻相对活跃,但同比也表现不佳,部分场次成交率基本为零,部分场次在10%左右,仅少部分场次达到20%以上。轮换难成为当前国内稻米市场的一大问题。


据黑龙江水稻研究中心和中储粮数据,2011年-2015年9月30日,国家托市收购粳稻收购量和拍卖量分别为8812万吨和437万吨;2013-2015年9月30日,籼稻托市收购量和拍卖量分别为3299万吨和492.7万吨。由此可得,托市粳稻库存为8375万吨,加上2015/16年的托市收购,明年库存将达到9000万吨以上无疑。托市籼稻库存为2869.3万吨。两者相加,单是国家掌握的中央稻谷库存量就达到11244万吨,这是个惊人的数量,占全年稻谷消费的54%。


2015年托市粳稻的投放截至9月30日,自2015年1月份以来东北地区政策性稻谷已先后进行25次竞价交易,累计成交161.36万吨,成交率5%左右。南方政策性稻谷竞价交易中粳稻的成交量在本期竞价交易中也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粳稻市场整体行情偏弱,供过于求的局面仍将持续,消费依旧疲软。加之近期东北地区新稻即将上市,大米加工企业在近期主要以去库存为主,购销谨慎,开机率不高,给后期粳稻竞价交易带来一定压力。


而政策性早籼稻成交率的低迷早已不是新鲜事。事实上,从2009年启动拍卖以来,早籼稻累计成交量仅约450万吨,扣除2015年1月份的专场交易,不足400万吨。其中2010和2011年的成交量分别为186万吨和185万吨,占了一大半,这也是早籼稻行情火爆的年份,甚至在年中新粮上市期间出现了各收储企业抬价收购的现象。但自此之后,早籼稻风光不再。不断增加的库存和不断收缩的需求,导致早籼稻新陈价差持续扩大,财政压力随之增加。这样的情况下,即使政策性收购是“刚性需求”,也因受到财政的压力而不得不谨慎开展或延缓轮换节奏。


中晚籼稻的成交情况相对好一点,但也难言乐观。由于中晚籼稻的市场需求较大,所以其成交率较高。但近年,进口大米主要冲击中晚籼米,国内外价差非常大,对国产大米的需求造成了抑制,2015年政策性中晚籼稻成交量明显下降,显得清冷了许多。


有报道称,连续四年成为全国第一产量大省的黑龙江,当前正面临政策粮库存堰塞湖压顶的困局,八成新粮难入库。值得注意的是,当前粳稻的库存主要集中在黑龙江省。当然了,黑龙江近十年来成为东北乃至全国粮食增产的主要贡献者,其稻谷(基本上是粳稻)产量翻了一番,但同时,其销售量却没有配套翻一番,而是大部分进入了国家库存,现在仍然躺在国家仓库里。


毫无疑问,黑龙江省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储粮压力:露天储存和超期储存的粮食越来越多,部分粮食品质开始下降;政策性粮食库存逐年增长屡创新高,在2014年至2015年的粮食收购季,全省累计收购新粮1442亿斤,其中政策性粮食1024亿斤,粮食收购总量和政策性粮收购量均创历史新高。预计今秋将有1200亿斤仓容缺口。


虽然黑龙江省政府出台了竞购国家政策性粮食的补贴政策,但由于国家规定的竞拍底价政策无法对接市场,加上企业流动资金不足等原因,库存消化不大,黑龙江省政策性粮食已进入“拍不走、调不动、销不出”的困境。


如上所述,东北粳稻的需求是一种被政策创造出来的需求,其供给的扩大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政策倾斜的刺激,国家保护粮食安全的需要,而非市场的需要。从粮食安全的国家战略角度看,黑龙江的稻谷增产意义重大,但若单从市场的角度看,可能是一种资源的浪费,因增产的部分并不为市场所需,没有真正流入市场。


要解决轮换难的问题,必须从机制上理顺整个粮食市场的扭曲状态。在临储政策已出现诸多弊端的情况下,应加快创新地方粮食储备机制,探索建立政府储备和社会储备相结合的分梯级粮食储备新模式。改革迫在眉睫,但远非一蹴而就,在这之前,市场仍处于乱象之中。政府有可能为缓解“不能承担之重”的财政和库存压力,出台一些如调整托市收购底价、补贴刺激、进口配额配套专场交易等政策,可能会加剧市场的乱局。作为企业,只能且行且观察。 


2015年稻谷总产稳定在2亿吨以上

2015年我国粮食迎来十二连增。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5年全国粮食播种面积113340.5千公顷(170010.7万亩),比2014年增加617.9千公顷(926.9万亩),增长0.5%。其中谷物播种面积95648.9千公顷(143473.4万亩),比2014年增加1045.4千公顷(1568.1万亩),增长1.1%。全国粮食单位面积产量5482.9公斤/公顷(365.5公斤/亩),比2014年增加97.8公斤/公顷(6.5公斤/亩),提高1.8%。其中谷物单位面积产量5982.9公斤/公顷(398.9公斤/亩),比2014年增加90.8公斤/公顷(6.1公斤/亩),增长1.5%。全国粮食总产量62143.5万吨(12428.7 亿斤),比2014年增加1440.8万吨(288.2亿斤),增长2.4%。其中谷物产量57225.3万吨(11445.1 亿斤),比2014年增加1484.6万吨(296.9亿斤),增长2.7%。


据黑龙江水稻研究中心,2015年稻谷总产20824.5万吨,较去年增加173.8万吨,播种面积30213.2千公顷,单产为6892.5公斤/千公顷。其中早籼稻产量3369万吨,较去年减少32万吨或0.9%;中晚籼稻产量10250万吨,较去年增加40万吨;粳稻产量7125万吨,较去年增加105万吨。


我国稻谷生产格局分析:粳稻增早稻减 东北成水稻增产动力源

近年来,我国粳稻产量连年增长,对稻谷总产的贡献最大。在早籼稻连续2年减产的同时,粳稻实现了十二连增,较2003年的产量约增产了3000万吨,十年来,增产幅度达70%以上。相比苏皖地区,东北地区的粳稻增长又是其中的主力。2015年,东北地区粳稻产量3450万吨,较去年增加149万吨。东北粮食的增产与国家的战略安排和政策扶持密切相关。结合东北自身的资源禀赋,未来这种格局将在较长时间内存在,就稻谷的生产而言,粳稻所占的比例仍将继续稳定增长。


与粳稻的连年增长相比,2015年我国早稻种植面积和产量继续双双下降。根据国家统计局调查,2015年全国早稻播种面积5715.4千公顷(8573.1万亩),比2014年减少79.5千公顷(119.3万亩),下降1.4%;全国早稻单位面积产量5894.8公斤/公顷(393.0公斤/亩),比2014年增加25.6公斤/公顷(1.7公斤/亩),增长0.4%;全国早稻总产量3369.1万吨(673.8亿斤),比2014年减产32万吨(6.4亿斤),下降0.9%。


2015年早稻的播种面积和总产量都有所减少,但早稻的单产有所增加。主要原因是部分地区早稻移栽时发生旱情以及早稻种植比较效益低、劳动强度大,部分农户改双季稻为单季稻,因为播种面积的减少,所以早稻的总产量较去年有所下降。单产提高的一方面原因是早稻的大部分主产地区总体农业气象条件较好,虽然今年早稻生长期间,部分地区有的经历了低温、干旱,有的出现了洪涝,但总体农业气象条件良好,尤其是在早稻生长关键时期,高温热害影响较轻,多数主产省区没有出现强台风天气,对早稻顺利灌浆成熟、及时收获非常有利。另一方面原因是各地政府有关部门继续通过统一配种、集中育秧、病虫害专业化统防统治等措施扶持早稻生产,有力地保障了早稻单产的稳定和提高。


值得的是,早稻产量已连续两年下滑了,这是2007年来的首次。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市场即将出现紧缺。因为这既是一个产量周期性的正常的调整,又是当前早稻需求逐渐萎缩的合理回应。当一个产品的需求处于稳定不再增长,甚至收缩的状态,供应也应当随之调整,这样市场才会均衡。当前我国早稻供需已处于一定的失衡格局,供过于求导致国家各级库存压力巨大,轮换困难,必须调整过来。


我们早就指出,随着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人力成本提高,双季稻将减少,而单季稻会增加,因此,经济效益更低的早籼稻的种植面积会逐步减少。但观察近年的数据,我国早籼稻的种植面积保持稳定状态,即使今年小幅减少,但也并未出现明显的下滑势头。这并非经济、社会发展的大趋势发生了根本变化,而主要是政策“保产量”的导向使得早稻种植面积得以稳定。


国家统计局农村司高级统计师黄加才曾评价,近几年全国早稻播种面积一直稳定在5800千公顷(8700万亩)左右,湖北、湖南两省通过政策推动,“压单扩双”使早稻播种面积增加较多,基本抵消了其他早稻产区播种面积下降的影响,使全国早稻面积保持基本稳定。为保证粮食产量,作为全国粮食主产区之一,湖南已连续10多年推进“压单扩双”政策,即压缩一季稻面积,扩大双季稻种植。据国家统计局湖南调查总队抽样调查数据显示:2015年湖南早稻产量增加,总产量为171.8亿斤,比上年增加0.8亿斤,增长0.5%;平均单产396.3公斤/亩。


作者: 农药通
发布日期:2016-02-24 20:53:36  原文链接:点此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