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比例的可再生能源需要怎样的电力系统?

eo记者 刘斌“任何一个工业生产效率较高的国家,一定是电力供应最稳定的国家。所以我认为在中国今后的几十年当中,一定要转型到拥有更加安全、可靠电力

eo记者 刘斌


“任何一个工业生产效率较高的国家,一定是电力供应最稳定的国家。所以我认为在中国今后的几十年当中,一定要转型到拥有更加安全、可靠电力基础设施的模式”,西门子股份公司能源管理集团首席执行官拉尔夫·克里斯蒂安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


2016年的国家能源局工作会议上,努尔·白克力提出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供给体系,未来中国能源将进入深度调整期,低碳清洁能源将得到快速发展,这对电力基础设施会有更多的需求和更高的安全要求。作为拥有高压输电系统、中低压和配电网产品和技术解决方案的西门子,看重充满机遇的中国市场。


2015年12月,西门子宣布将于2016财年投入近48亿欧元用于研发,相较于2014财年增长近20%。所增加的部分被用于各种研发工作,其中分布式能源是重点工作之一。拉尔夫·克里斯蒂安表示,目前人类面临全球变暖的严峻考验,所以现在西门子投入更多的资源来研发可靠、清洁的能源。中国是一个庞大的市场,而西门子在这一方面具有创新的空间。


此外,在谈及电改“9号文”对电力设备提供商的影响时,时任西门子能源管理集团亚洲区总裁肖松认为,目前电改对电网的影响还很难评估,但是有一点很明晰,将来输配环节将分离。同时,中国想要推进可再生能源和分布式能源必须重视未来能源结构转型,以满足用户和节能的需求。


西门子认为,在中国,分布式能源将会迅速发展。同时,随着中国经济逐渐由高速进入中高速发展期,实际上能源需求也已经进入中低速,这会更多地体现在能源转型上。


在能源转型方面,德国是世界上分布式能源应用最广泛的国家,2013年其光伏总装机容量已达到3266万千瓦,分布式光伏发电系统容量占到80%,德国还确定了光伏装机中长期发展目标,到2020年光伏装机达到5175万千瓦。


拉尔夫·克里斯蒂安认为,光伏发展的初期需要政府的支持。十年前,从财务表现上来看,德国光伏发电没有办法和传统发电行业相提并论。直到政府开始对光伏发电进行补贴,光伏的安装量、规模才逐渐增加。现在对普通家庭用户来说,屋顶装上光伏发电系统,就不用再从电网买电,显然更具有经济效益。未来中国也是一样,正如德国之前走过的道路,在技术尚不完善且经济规模小的阶段,需要政府的支持,否则光伏发电和传统发电间的差距是没有办法通过新技术来弥补的。


“德国的总产能大概是1.9亿千瓦,其中有一半是具有波动性的可再生能源”,拉尔夫·克里斯蒂安说。德国在十年前开始推进能源结构调整,大规模接入风电、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针对这一趋势,西门子开发了相关的软件和设备,如储能解决方案SIESTORAGE,它可将风电、光伏等可再生能源并入电网,同时达到电网的稳定性、电力可靠性和可持续性。


同时,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国内市场需求放缓的背景下,西门子也将目光聚集到中国企业的国际电力项目市场。


2015年中工国际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与西门子合作,西门子为其在委内瑞拉的项目提供电力设备。此外,国家电网的国际业务也出现了西门子的身影。2014年国家电网公司与巴西电力公司联合中标巴西美丽山水电站一期项目,该项目于2015年5月开工,是巴西第二大水电站的配套送出工程,可将巴西北部的水电资源直接输送到东南部的负荷中心,西门子获得了该项目的主要设备订。


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EPC(Engineering Procurement Construction)进入海外市场,“他们有两种需求,第一是所在国要有技术和工程方面的支持能力,帮助他们做一些涉及技术的决定,对中国的EPC来说,有这种能力的团队主要在国内。但同时,如果他们的业务进入了海外,在海外建设某个项目,比如非洲、东南亚、拉美等,则当地也必须有相应的支持。”拉尔夫·克里斯蒂安说,“西门子在全球200多个国家都有业务布局,不管是我们深谙市场的本土和国际团队、还是很好的品牌效应等,都使我们能为‘走出去’的中国客户提供进军海外市场的有力支持。”


他认为这两者结合的模式非常有效,西门子既为中国公司的本土研发项目提供服务,同时也为它们在海外的项目提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