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毁了别人的前途,还说自己很可怜?

  13年前,河南的女学生小王,因为自己上大学的名额被另外一个女学生违法顶替,导致她上大学当老师的梦想破碎,从此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人生轨迹:早
  13年前,河南的女学生小王,因为自己上大学的名额被另外一个女学生违法顶替,导致她上大学当老师的梦想破碎,从此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人生轨迹:早早外出打工赚钱,然后结婚生子...
 
  但她并不知道自己被顶替,一直以为自己是高考落榜——直到今年2月,当她去银行办理贷款手续时,才意外发现自己的身份早于13年前就被人冒用。可当她联系顶替者一方,希望要个说法时,对方却蛮横地说:“这事折腾到联合国我们也不怕!”
 
  结果,这事就被受害者小王曝光给了当地的报纸,并很快引爆了网络。
 
  如今,在几周后的今天,当另一家媒体发布了此事后续进展后,许多网民却表示既震惊又恶心....




  原来,这篇后续报道的点,主要集中在了那个毁了小王前途的“加害者”小张一家的身上。
 
  在报道中,小张的家人宣称,小张不仅失去了工作,还因为压力过大流产了,而她的父亲也因为这件事被迫辞去了银行保安的工作,只剩下洗碗的母亲给家里提供收入...

  小张的父亲甚至还在报道中表示,自己女儿的人生已经被毁了。
 
  不仅如此,报道还重点描述了当年小张顶替了小王上大学后,一直很低调很恐惧的心情,以及毕业后,小张又专门去贫困地区支教的经历。甚至报道还写到:这个支教每个月没有工资,只有三五百元的补贴。

▲图为受害女孩去公安局询问此事

  之后,在用了简短两句介绍了同一期间受害者小王的遭遇后,报道又继续重点描述着小张的经历:小张支教后未能成功转正,但最终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正式教师。而且之后从未缺勤过。
 
  她父亲还说到,这是因为小张太爱教师这份工作。
 

  一个顶替别人上大学,毁了别人前途的加害者,在这篇新闻中却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家境凄惨”,但“有梦想,学习努力,不怕吃苦,认真负责的好老师”。而真正的受害者小王,她被耽误的人生却仅仅被“一笔带过”...


  这恐怕是为何对那句“闹到联合国也不怕”的狠话还“记忆犹新”的网友们,在读过这篇报道后,会感到震惊与恶心的主要原因吧。


  而且,在这些网民看来,面对小王索要的30万的合理赔偿(据报道,这一数字系小王以读高中时每年的学杂费,按10年计算得来的),小张的家人也通过报道中所展现的“小张流产”,“她父亲失业”,“只剩母亲给餐馆洗碗”等“博同情”的情节,完成了他们与实际受害者小王角色上的“逆转”——仿佛如今加害者一方这个可怜穷苦的家庭才是“受害者”,而索要30万赔偿的小王则有些“过了”……
 
  当然,或许参与撰写这篇报道的记者与编辑,并没有给小张一家开脱的意思。可如今这篇报道遭到如此多的抨击,可见报道的呈现方式,确实也存在一些值得斟酌的地方。
 
  但更重要的是,网友之所以对这类报道形式如此敏感,是因为近些年很多的热点社会事件报道中,确实反映出更在乎“加害者”一方的命运,同时会淡化受害者的遭遇。
 
  比如就在几天前,某媒体关于“南京虐童案”的报道就在网上遭到一边倒的抨击。因为在那篇报道中,记者的并不是“虐童”的养母,是否对自己的犯罪行为有所领悟,而是那个养母在监狱中吃了什么苦,受了什么罪……
 
  不过,之所以有媒体会选择如此的报道角度,也是“事出有因”。简单说,长期以来很多人的潜意识里存在一种 “你弱你有理”的价值观。


  好在,近两年随着我们经济社会的进一步发展,“三观端正”的年轻人越来越成为网络世界的主流,大家已经开始意识到“你弱你有理”有时可能并不准确。
 
  然而,虽然社会的意识在快速进步,但一些媒体人在报道社会热点事件时,意识似乎仍然停留在过去,那股悲天悯人的“情怀”时常还是会投射给那些“又穷又弱”的“加害者”、“施暴者”。
 
  结果,当这种与公众的意识已经脱节的报道出现在公众面前时,大家内心就开始有了对媒体的负面印象,以后大家再看到这种大部分笔墨给了加害者,着重描写加害者的苦难,却对受害者经历轻描淡写的文章报道时,自然就会表现得非常敏感和反感。

▲获得点赞最多的网友对“小王被小张顶替上大学”案的观点呼吁媒体端正三观,不要在这类恶性案件中给凶手开脱

  报道社会热点事件时,得了解一下现在网民乃至公众在乎的是什么,是“犯错的人遭到应有的惩罚”,还是“犯错的人很可怜,应该被原谅”?其实从本质上说就是,我们到底更应该多谁?——是受害者,还是那些伤害他人、毁人前途的加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