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史上“最重”的家伙竟然是他

“胖子”拉斐特·利弗在NBA度过了11个稳健的赛季,作为上世纪80年代后期那支激动人心丹佛掘金的当家球星,他在里高城完成了生涯高光时刻。文 Donnell Su





“胖子” 

拉斐特·利弗

在NBA度过了11个稳健的赛季,

作为上世纪80年代后期

那支激动人心丹佛掘金的当家球星,

他在里高城完成了生涯高光时刻。


文/Donnell Suggs 译/杨开懋






一个人可以戴很多帽子,但能同时在多个方面都干出一番成就就需要特殊天赋了。比如“三双”。在NBA生涯中,拉斐特·利弗就是那样一个拥有卓越天赋的球员。只有拉里·伯德(59),威尔特·张伯伦(78),贾森·基德(107),“魔术师”约翰逊(138)和奥斯卡·罗伯特森(181)分别在生涯“三双”次数上超过利弗的44次。尽管那份名单上充满着名人堂球员(基德一旦在2017年获得入选名人堂的资格,就会成为第一批入选者),利弗在大学篮球和职业篮球生涯中从未追逐过聚光灯,名气和宣传。一个拥有那么多天赋的人也很少需要做那样的事。 


“我第一次看拉斐特打球,就知道他不同凡响。”前大学队友,在NBA打了16年的老将中锋阿尔顿·李斯特说。


出生并成长在阿肯色州的派恩布拉夫的拉斐特很小就和母亲以及两个兄弟离开了家乡,在几千里以外的亚利桑那州图森开始了新的生活。母亲和哥哥安东尼先搬了过去,而后是利弗和弟弟埃尔默。上世纪70年代早期,在派恩布拉夫要找工作很难,所以换个环境还是有必要的。利弗这个安静的小孩当时只有11岁,他第一次看见沙漠,即使是日后成为耐心组织者的他也花了不少时间才适应这里的生活。篮球很自然的进入了这个“胖子”的生活,有这个绰号是因为弟弟当时还是个小孩,没法正确地念出利弗的名。




“弟弟埃尔默没法念‘拉斐特’,所以他叫我‘菲特’,后来就变成了‘法特’了。”利弗说。


小时候,利弗就喜欢上了篮球,来到新环境并没有让他停止。选择高中时,附近南12号大街上的普埃布洛高中(现在叫普埃布洛玛格内特高中)便成了轻松的选择。在生涯的一开始,球队就希望利弗不仅仅是带球过半场和分配球。不久后,他成为了1.88米的控卫(在二年级成为了首发),可以选择的大学也很多。


利弗很喜欢亚利桑那,但也想看看外面的世界,他觉得还是拒绝家乡的亚利桑那大学为好(那时候亚利桑那大学还没有成为日后几年的那支劲旅),不过他还是留在了亚利桑那州,他选择了亚利桑那大学的对手——位于坦佩的亚利桑那州大。“时候已到,我觉得自己得走出去,成长起来,离开图森。”利弗如今在菲尼克斯处理他的建筑事业,“够远了,能让我成长起来,但也够近,能让我在紧急情况下赶回家。”




在这位控卫披挂上阵前,李斯特就知道亚利桑那州大来了个不同凡响的球员。“在亚利桑那州的高中锦标赛(在亚利桑那州大的校园举办)里我看过拉斐特打球,当时他还在普埃布洛,当利弗拜访我们学校时,我保证自己花了些额外时间跟他好好聊了聊。”


在度过稳健的大一赛季后,利弗拥有了去1979年美国U19试训的机会。那是在科罗拉多斯普林斯,跟他一起的还有一些未来的职业球员,詹姆斯·沃西,马克·阿吉雷和弗雷德·罗伯茨,后来长期担任华盛顿大学教练的洛伦佐·罗马尔(那时他还是华盛顿哈士奇的后卫),还有北卡的控卫,沃西的队友吉米·布莱克。“我还记得参加了科罗拉多斯普林斯的体育节,跟那些家伙一起训练,我意识到自己还真的挺能打球的。”利弗回忆道。


没有什么比和天赋出众的人一起打球更能促成一名球员成功了,对于控卫而言更是如此。而1981年的亚利桑那州太阳魔鬼队确实是Pac-10联盟里一支不好对付的球队。“那可能是第一群跟我一起打球,天赋出众,却不知道怎么团结起来的家伙们了。”利弗说。 




利弗的大学生涯进入第二年,太阳魔鬼队拥有未来NBA的首轮秀李斯特,还有未来的三届总冠军,新来的得分后卫拜伦·斯科特。亚利桑那州大的教练内德·胡克和他的教练组一直都在西海岸招募着天才球员。


似乎从跳球开始,这支球队看起来就很难对付。“拜伦(斯科特)在我大二那年来了,他是我在亚利桑那州大看过最出色的球员,”利弗谈道,“他跑得比别人快,跳得比别人高,是很有天分的家伙。训练的第一天,教练让我们集合时,我看到了我们所拥有的天赋,我知道,我们有一些很特别的东西了,我们拥有了一支NBA水准的大学球队。”


算上李斯特,斯科特和利弗,那支太阳魔鬼队还有一位2.03米的大四前锋萨姆·威廉姆斯后来也被选入了NBA。他们的目标是统治Pac-10联盟,而后进军NCAA锦标赛。那个目标的前半部分显然是完成了:16胜2负的分区战绩,总战绩24胜4负。然后,他们被堪萨斯大学在32强战中击败了。可疑的是,尽管亚利桑那州大的种子排名更高,那场比赛却是在威奇托(堪萨斯州的城市)进行的。“那地方人山人海,”利弗说,“我想我们能拿下比赛,但一到了我们落后的关头,整个体育馆的观众又都站在他们那边了,我们失败了。”




想到那个夜晚,斯科特现在仍然感到失落。“对我们而言,那是一场惨痛的失败,”最近的一次湖人训练后,他这样说道,“我们拥有一支伟大的球队,我们期待着进入四强赛,或是精英八强,所以在第二轮输球太令人失望了。我很确信,我和拉斐特是全美最好的后场,我们没有得到配得上自己的认可,但如果你回头看我们最后取得的成就,我想就算我们不是最佳,也显然是最佳之一。”


在一个不那么出色的大三赛季后,利弗的选秀前试训表现得不错。这个安静的阿肯色孩子被开拓者和他们的传奇教练杰克·拉姆齐博士选中,以11号秀身份进入了NBA。前两个赛季,利弗在首发和替补间起起落落,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学到了很多。“波特兰可能是我作为新秀所能去的最好的地方了,这是因为杰克博士(的存在),还有他执教的方式,”利弗说,“他是教你打球的良师。”


度过了生涯前两个赛季后,利弗突然被交易到了掘金,他对此不太开心。“我爱波特兰,我喜欢在那支球队打球,”利弗说,“我们的第二阵容里有我,还有克莱德·德雷克斯勒,我们在训练里打首发都是赢多输少。”




在利弗最初的几年,开拓者的老将韦恩·库珀和卡尔文·纳特都是他的导师,尽管对于转战掘金不太开心,利弗很高兴地得知,他们也将和自己一起前往丹佛。“我很惊讶自己和卡尔文还有韦恩一起被交易了,”利弗说,“被交易时,我不知道自己该期待什么,所以我就跟着他们,按他们说的去做。”


在掘金的六个赛季可以定义利弗的整个生涯。在第一个赛季,利弗的身边有老队友纳特和库珀,还有新队友阿历克斯·英格利什,比尔·汉兹里克和丹尼·谢伊斯,掘金的1984-85赛季以52胜30负告终,夺得了中西区冠军,击败了马刺和爵士,一路杀入西部决赛,对阵湖人和利弗的大学老友斯科特。“那是我整个职业生涯最棒的一段篮球经历,”利弗在谈到正面对决“魔术师”,沃西和那支“表演时刻”湖人的其他成员时滔滔不绝,“作为出色的球队里的年轻球员,和NBA的球星们一起打球真是一段无价的经历。”


湖人用五场比赛击败了崛起的掘金,而后在一个史诗级的六场系列赛中战胜了凯尔特人,赢下了1985年的总冠军。在那次季后赛中斯科特挺身而出,他始终记得自己从利弗身上所学到的东西。“我和拉斐特一起打球时学到的就是,不用很华丽,也能十分高效,”斯科特说,“他是和我一起打球的人中最低调的家伙,但他也是最稳定的。这就是他后来在NBA有那样一段伟大生涯的原因。”




利弗六年成功的丹佛时光(其中包括两次入选全明星)以另一桩令人吃惊的多人交易告终,这回他的目的地是达拉斯。“那是令人吃惊的交易。不管什么时候,你打得正欢,还是总有交易流言,”利弗说,“我听到这个消息时在夏威夷和球员工会一起旅游。”


他要前去的那支小牛看起来颇为惊人,至少在纸面上是这样。“在达拉斯的期望可比在丹佛时高。”利弗说,“我们有阿历克斯·英格利什(和利弗一起从丹佛交易而来),德里克·哈珀,罗兰多·布莱克曼,罗伊·塔普利,罗德尼·麦克雷和詹姆斯·唐纳森。那可能是我经历过最有天赋的阵容。”


撇开天赋不谈,那支小牛因为塔普利和利弗的伤病急转直下,以28胜54负结束了1990-91赛季。1993-94赛季结束后,进一步受伤病困扰的利弗最终在33岁选择了退役。“就是因为我膝盖不断磨损,”他说,“当在球场上打球已经成为一项工作而非乐趣时,是该做点不一样的事情了。”




那些“不一样的事情”包括帮助李斯特的马萨社区学院训练,从事上文提到的建筑行业,为国王担任球员发展总监和现场分析员。


这个头上戴着无数帽子的男人,还是个充满能量的家伙,总是寻找着新的目标,扩大自己的兴趣。“我想弄清楚自己长大之后想干什么。”现在55岁的利弗窃笑着说道。


话就搁这了。不管做什么,他都会干得很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