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不可言】般若不允许片刻的反省或推论

要想界定般若直观的对象,其困难也可以在下面一则问答中看出来;这段问答把般若直观的对象,认为是acintya(不可思议)。当悟性以分别原理为基础,当“你

要想界定般若直观的对象,其困难也可以在下面一则问答中看出来;这段问答把般若直观的对象,认为是acintya(不可思议)。当悟性以分别原理为基础,当“你”和“我”仍处于两相对立的状态,就不可能有般若直观。但从另一方面来讲,如果没有这种二元对立,则般若直观亦不可能发生。因此,从分别识的观点来看,般若同分别识可能在某种意义上是相关的,但这正是对般若本性的误解之起源。

唐代的京兆兴善寺的惟宽禅师,有一次被一个和尚问道:“狗有没有佛性?”他答道:“有。”和尚又问:“你有没有佛性?” “我没有。” “为什么一切众生都有佛性,你却没有佛性呢?"“因为我不是你所说的‘众生’。”“如果你不是众生,你是佛吗? ”“也不是。”“那么你究竟是什么? ”“我不是一个‘什么’。”和尚最后说:“那是我们能够看到或想到吗?”禅师问答:“那是不可思不可议的。因此称之为不可思议。”

另一次有人问他:“什么是道?”禅师回答:“就在你前面。”“为什么我看不到?”禅师说:“因为你有一个‘我’, 所以你看不到。只要仍旧有‘你’和‘我’,就有着相互的限制,就不可能有真‘见,。” “倘若如此,如果既没有 ‘你’也没有‘我’,还能有‘见’吗?”禅师答道:“如果既没有‘你’也没有‘我’,还有谁要见呢?”

如此我们可以看出来,般若直观是一个完全独立特异的直观,而不能够归类于其他任何我们所了解的直观中。当我们看到一朵花,我们说那是一朵花,而这是一件直观行为,因为知觉也是一种直观。但是当般若观照一朵花时,它不但要我们观照一花朵,同时还要观照不是花的东西;换句话说,在花尚未成花以前,看到这朵花——而这样做,并不是由于思想上的假设,而是 “直接”见到。用更为形而上学的方式来说,般若会这样问我们:“在世界未创生以前,神在何处?”或者以个人为对象来问:“当你死后,焚化成灰,散在空中,你的自我在何处? ”对于这些问题,般若要求“直下”回答,而不准片刻的反省或推论。

哲学家们当然想用他们所专长的某种逻辑方式,来解决这些问题,并且可能宣布这些问题是荒谬的,因为它们不合于智性推理;或者他们会说要写一本书,来提出可解的答案(倘若有此答案)。但是般若的方法完全不同,如果提出的要求是要看到花开以前的花,般若毫不犹豫地会说:“多么美丽的一朵花呀!”如果是关于世界未创生以前的神,般若就会抓住你的脖子,猛力摇撼,说:“多么没用的一段干屎橛子!”如果是关于你焚化成灰以后在何处,般若禅师会大声叫你的名字,你回答说:“在这里,什么事?”他会说:“你在哪里?”般若直观当下解决这类严重的问题,而哲学家或思辨家却花费许多时辰,或许多年来寻求“客观证据”和“实验证明”。

点击阅读|禅师手中拄杖的“秘密”




昌列寺官网:www.fojiaochangliesi.com

新浪微博:@嘎玛仁波切   @昌列寺

根让仁波切开示:「智者妙音」

喜马拉雅FM:宁玛昌列之声

嘎玛仁波切博客:

http://blog.sina.com.cn/changlie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