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丹:对于“注册制”和“战兴板”的5个观点

来源 |阿尔法工场(微信号:alpworks)作者 |刘晓丹真心不愿意再看到“注册制”这三字了,但仍有几点想对上周战兴板梦碎而迷茫的企业家澄清:一是,叫



来源 | 阿尔法工场(微信号:alpworks)

作者 | 刘晓丹


真心不愿意再看到“注册制”这三字了,但仍有几点想对上周战兴板梦碎而迷茫的企业家澄清:


一是,叫不叫注册制早都不重要了,一个在市场巨大压力下被阄割的注册制远不如在二级市场欢呼中被悄然解放的核准制来得更实在,若能在审核理念、发行价格和节奏方面进一步市场化,谁来审并不是太重要的事,实际上核准制的外衣下依然可以有注册制的心。


经过去年一年对注册制的全民讨论,二级市场的忧虑已从ipo关停与否变成注册制实施与否,这个巨大的舆论绑架点的转移使得去年的ipo暂停很大可能成为A股史上最后一次ipo暂停,倘若如此,这已然是巨大进步。


二是,说因为战兴板取消、注册制暂缓壳价就会大涨的多半是二级市场炒作的需要,在目前七、八百家排队问题没有解决之前,未来二到三年,壳公司的价值仍在,但壳供给的速度远大于需求的增长。


因为严苛的对赌,符合借壳条件的是那些收入、利润规模比较大且稳定能够忍受股权摊薄的大体量的公司,这样的公司数量越来越少,反之很多原来上市的传统产业公司尤其中小板的公司会越来越多选择控制权出售。


因此,现在一听战兴板取消注册制暂缓就慌忙选壳的企业多半有些不理性,很可能买在了恐慌性小高点,事实上壳的短期价格走势是由二级市场价格决定的,长期走势是由供需决定的。更何况借壳交易利益复杂,各色人等鱼龙混杂,对于很多优质企业,若没有做好准备,没有好的执行团队,受伤害的往往是自己。


三是,很多亏损公司尤其是拆VIE的很多互联网公司可能因为发行条件迟迟不修改而达不到申报沪深交易所的条件,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准备好企业发展充足的弹药,三板将进入重质不重量的时代,对于高成长的企业利用三板高效率完成定增比做市更重要。至于跟上市公司类借壳的并购也会多起来,尤其在不被允许借壳的创业板市场,但这类并购最大的隐患是未来的公司治理,因此找到好的合作伙伴至关重要。


四是,对于有收入有利润符合现行上市条件的好企业更是可以从容淡定,该申报就申报,静观未来一段时间的政策变化再做选择也不迟。


对于很多达不到上市条件的企业而言,在私募或三板市场拿到企业发展需要的资金,踏踏实实把企业做好是正道。


五是,可以预计的是,如同当年创业板十年波折才推出,半路憋死很多企业和PE、VC一样,这波注册制战兴板带来的估值泡沫和资本盛宴也会使那些只赌资本游戏的企业和PE、VC死在高估值或战兴板首批上市的梦中,大浪淘沙始见金,对于好企业而言,一定会有适合自己的上市窗口和路径,切不可跟风自乱方寸。


版权声明: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联系方式:010-65983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