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团文化鉴】四季空灵by浸颜绘美社

春天黎明很美。逐渐发白的山头,天色微明。赤紫的绵云变得纤细,长拖拖的横卧苍空。 夏季夜色迷人。皓月当空时自不待言,即使黑夜,还有群萤曳舞,银光

春天黎明很美。

逐渐发白的山头,天色微明。赤紫的绵云变得纤细,长拖拖的横卧苍空。 
...


夏季夜色迷人。

皓月当空时自不待言,即使黑夜,还有群萤曳舞,银光闪烁;就连夜雨,也颇有情趣。 
...


秋光最是薄暮。

夕阳发出灿烂的绯金之芒。当落日贴近山巅之时,恰是乌鸦归巢之刻,不禁为之动情。何况雁阵点点,越飞越小,很有意思。太阳下山了。还有风声与虫韵。
...


冬氛尽在清晨。
大雪纷飞的日子不必说。每当严霜铺地,格外的白。即使不曾落霜,但严寒难耐,也要匆忙笼起炭火。人们捧着火盆,穿过走廊,那情景与季节倒也和谐。一到白昼,阳气逐渐上升,地炉与火盆里的炭火大多化为灰烬。


息浅,空眼。雪过,滋雨,怀山褂衣。柔落之樱。

脉复,身起。阳穿,透涧,壶天袖星。丰饶之海。

气平,耳静。风彻,明空,剪日吹翳。悄雫之铃。

体止,思眠。霜渊,白谷,镜空采呓。山野之凑。

万世与颜泽,犹心与瞳。

瞳明,心方绮。

颜焕,世可生。

日出日落,昼颜花只一日。日落日出,近处花开一片。

实已非昨日之花。然,颜不改。

反则世人。岁月流转,人事变迁,红樱绿蕉,长栖长歌。



信此。浸檐角以风,浸琥珀以光。

念此。浸人间以烟火,浸万物以颜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