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车过信阳,青春的火车穿越信阳花雨……

导读  清晰地记得,我主持的中文系诗歌朗诵会上,一个女孩子大声地朗诵她的诗歌“你如果爱我就坐着火车来”。  如今想来,那是青春的诗,也是岁月



导读
  清晰地记得,我主持的中文系诗歌朗诵会上,一个女孩子大声地朗诵她的诗歌“你如果爱我就坐着火车来”。

  如今想来,那是青春的诗,也是岁月的歌。


  文/秦湄毳


  有一个故事名字叫《你如果爱我就坐着火车来》,读大学念到它,喜爱极了这美丽的名字以及这名字后面美丽的故事。


  因为喜欢雨我才到省内的信阳去读书,可去了才知道那里的雨儿连绵不断,令我的青春和同室的女孩儿睡不着。


  车过信阳,四年大学生活里的忧欢仍历历在目,隐隐的青山无声里含着深情,诉说过往的一切。车窗里在红尘又颠簸几年的我的心剥落尘埃,唏嘘不已。

  贤山浉水都还是老模样,矮矮的茶树,挺拔的翠竹,美丽的鸡公山依然一尘不染。笑声朗朗的南湾水波呢,也还是白浪朵朵,该是在小学妹小学弟的眼眸里荡漾着了吧。想起校园里的蔷薇花墙,我和蓝曾去窃花装点我们的306室。校园的石阶路是我最爱的记忆,沿着它,四年里我匆匆行于宿舍——教室——阅览室——教师宅——教授邸之间,有时毕恭毕敬抱着论文,有时一脸求索拎着书本。曾和学友在槐树花的清香里反复策划《方舟》组稿排版忙不停。也曾夜深人静和芳在楼道里窃窃私语,把在雨中巡视的守卫员吓得直叫。还曾一口气爬上总算没人的6楼惶惶然展读“北佬”的来信……车过信阳发现这一切早已成追忆。

  如果爱我就坐着火车来,在信阳许多个女孩子的男朋友都曾坐着火车来到谭山包,好多不止一次。我喜欢极了这种氛围,接车和送行,尤其是一次次把车票几小时几小时地往后改,那种缠绵那副柔肠真的动人,经历以后才知如此小儿女姿态动起真格一世一回足矣。初恋美丽,如昙花绽放,一瞬便是永恒,而香味幽幽弥漫长长一生。


  青春麾下,我的爱如石子,在魂兮处成就贝生珠的传奇。收住视线,不再演绎细处多多,让车窗外青山绿水依旧,趴在白白的铺位上静静聆听空气中流淌着的一首歌曲《诺言》。


  花安详地绽放在每一方土地,雨轻轻地飘洒在每一个站台,信阳火车站还是老样子,熟悉的信阳腔飘进了耳朵,我一下子又嗅到了阳光下接车和送行的情味。


  车过信阳,我发现信阳站是我长长行程中的一小站。我对它的感觉是有些别样,可也没有遥想的更多不同。我偏爱它,可不至于一生都要忍泪回眸呵,笙是碎在这里,因此而停止吹奏也太狭隘了。  



  

  青春的列车走远,岁月的歌声犹在——


  我还在列车上,初恋孑然独行,在雨伞飘动的紫丁香的巷,在木棉红硕的花朵和橡树高大浓密的枝叶——


  在我一声声说,“我要以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在你一遍遍叮咛,“静静地不要说,你看那条风景线”——


  风景如画,青春华艳,你是那橡树,高大;我是那木棉,红硕——


  你我,不在一起,各自站在各自的站口,各自牵手各有等候——


  哗啦啦的列车从你我身旁呼啸而过——


  你如果爱我就坐着火车来——


  爱的火车,开向岁月深处,或安静地蹉跎,或花开成锦……你我在——


  你在、我在的地方,等候,离去,奔赴你的、我的,不一样的列车方向——


  “呜——轰隆隆”,鸣笛如花雨如长风,穿越青春——


(来源:扬子晚报、信阳师范学院)



作者简介:

  秦湄毳,本名秦海霞,信阳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生。现为平顶山市实验中学教师,从事语文教学工作多年,业余爱好写作。早年曾印过教学随笔集《放牧心灵》《甲天下的微笑》《别拿浪漫折腾生活》等,与师生们分享交流。她喜欢把对生活的感悟、教学的感想,习作为千字左右的散文和随笔,她称为“口水文”,而这些“口水文”渐渐走上了《平顶山日报》、《平顶山晚报》,后来又开始登上《中国青年报》《意林》《读者》《青年文摘》等多家知名报纸杂志。2009年以来,她在全国各种报纸杂志发表散文随笔上千篇。2012年,她与河南省文学院正式签约,成为河南省文学院签约作家之一。散文集《在您的青春里,望我的青春》入选《中国当代教育文学精选》文丛。


  

青春信阳◇责任编辑 项文豪。

1、部分内容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2、我们尽力找到最终来源和作者,对未找到的敬请见谅;

3、如有侵权问题请随时联系我们删除。

联系我们

  电话:0376-6365689,6366439。

  邮箱:qcxy2014@163.com,xytswxcb@163.com。

欢迎点击“阅读原文”访问“青年之声-信阳”,我们为你解疑答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