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风月之秦观艳词:脸儿美,鞋儿窄。玉纤嫩,酥胸白-禁地

●●●晚唐至宋,咏妓诗词更加泛滥,一些落魄文人失意于官场,寄情于风月,创作了不少咏妓词。也有很多风流高官,政事之余狎妓听歌,宴饮游赏,留下了大




●●●晚唐至宋,咏妓诗词更加泛滥,一些落魄文人失意于官场,寄情于风月,创作了不少咏妓词。也有很多风流高官,政事之余狎妓听歌,宴饮游赏,留下了大批“浅斟低唱”之作。


杜牧是个有名的风流才子,迷恋欢场,自叙“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遣怀》)。他还有《赠妓》、《张好好》等咏妓诗,最有名的是《赠别二首》,其一写一名少年妓女: 


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

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用“豆蔻梢头”形容十三岁少女的娇嫩,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豆蔻年华”一词即由此而来。杜牧在此赞一女而贬众芳,突出地表现了少女之美。 


后人多羡慕杜牧的风流俊赏,如晏几道《醉落魄》“青楼曾占声名恶”和秦观《满庭芳》“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都是借用“赢得青楼薄幸名”一句,以小杜自比。



黄庭坚《广陵早春》:“春风十里珠帘卷,仿佛三生杜牧之。红药梢头初茧栗,扬州风物鬓成丝。”不仅以小杜自居,还忘不了扬州“春风十里”的繁荣昌盛,这里“三生”指前生、今生、后生三世人生。


姜夔借用山谷的说法,有《鹧鸪天》“东风历历红楼下,谁识三生杜牧之”和《琵琶仙》“十里扬州,三生杜牧,前事休说”等,对小杜心驰神往。 


秦观有一首《八六子》是写离情的上品,怀念上天赐于他的“娉婷”,其中“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将男欢女爱写得非常含蓄优美,给人无限暇想。“春风十里”借用杜牧诗句,暗指秦楼楚馆,因此这首词怀念的十有八九是烟花女子。


琼瑶有一部纯情小说,以《一帘幽梦》为标题,大概没有想到少游这句词有不太纯洁的含义。 


王国维《人间词话》说:“永叔少游虽作艳语,终有品格。”



其实欧阳修的不少艳词,比如《盐角儿》“除非我、偎著抱著,更有何人消得”、《阮郎归》“翠鬟斜亸语声低,娇羞云雨时”、《滴滴金》“曲屏深幌解香罗,花灯微透”等,写床闱之事都是言语直白浅露,算不上品格多高。


秦观艳词不太多,但他也像小杜一样,在风月场中到处留情,并写过很露骨的情词,如《河传》(二之一):


“那更夜来,一霎薄情风雨”。


《河传》(二之二):


“常记那回,小曲阑干西畔。鬓云松、罗袜刬”。


两首都是写幽会;《满江红》则写“人间第一”的美人,有“脸儿美,鞋儿窄。玉纤嫩,酥胸白。自觉愁肠搅乱,坐中狂客。金缕和杯曾有分,宝钗落枕知何日?”


从“脸儿美”写到“酥胸白”,由“金缕和杯”联想到“宝钗落枕”,“性”急之色暴露无遗。



《满庭芳》一词记述他与一位歌妓缱绻难忘的别情: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暂停征棹,聊共引离樽。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山抹微云”是千古传颂的名句,秦观因而得到一个“山抹微云秦学士”的称号。


其实这是苏轼讥讽他“销魂当此际”一句“学柳七作词”,将他与柳永相提并论,戏称:“山抹微云秦学士,露花倒影柳屯田”,“露花倒影”为柳永《破阵乐》语。 



▼更多精彩内容:

明代嫖妓为何首选大同婆娘 | 禁地

大宋“花和尚”们 | 禁地

《论语》中的乱伦 | 禁地

娶妻娶德,纳妾纳色 | 禁地




点赞是种态度,转发是以思想与朋友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