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比索罗斯更富有:传奇秃鹫大师卡尔·伊坎的成长史

来源:综合华尔街见闻(微信号:wallstreetcn)& 新浪博客作者:焦子岭、@海宁犀牛不良资产标准化运营体系研修班(北京站)报名咨询:尚先生,电话:138

来源:综合华尔街见闻(微信号:wallstreetcn)& 新浪博客

作者:焦子岭、@海宁犀牛

不良资产标准化运营体系研修班(北京站)报名咨询:尚先生,电话:13811062173

卡尔·伊坎(Carl Icahn),一个80岁高龄的老人,华尔街各大公司高管最恐惧的人物。他的个人净资产已经达到了220亿美元,居世界富翁排名第10位。


染指摩托罗拉、戴尔、Netflix,逼着企业吃下毒丸,这位掠食美国企业的华尔街大亨,外界对他的评价褒贬不一,有人说他是“激进投资人”(activist investor)、“维权投资者”,也有人说他是“吸血鬼”、“企业掠夺者”。


无论如何,大家都一致同意他是一位敌意收购(hostile acqusition)大师,他关心的是如何从收购和出售中赢利,或胜过关心企业的发展。


比索罗斯更富有


卡尔·伊坎的办公室看起来像极了博物馆。木质走廊里,挂满了他30年来的战利品。这些战利品,讲述着美国金融史上的重要故事:一桩桩著名的恶意收购。其中,最为著名的是对美国环球航空公司的那一战。此后,卡尔·伊坎逆袭华尔街,成为众CEO们谈之色变的“企业掠夺者”。


20世纪,卡尔·伊坎的掠夺之手染指了许多历史上最伟大的公司,其中有米高梅、摩托罗拉、德士古(注:Texaco,美国大型石油公司)和纳贝斯克(注:Nabisco,一家跨国糕点商)。


现在,伊坎在曼哈顿GM大楼里又发大招了,原本年届不惑的亿万富翁迈克尔·戴尔和比尔·阿克曼将遭受伊坎带来的极大困扰。(注:迈克尔·戴尔系戴尔公司董事会主席,比尔·阿克曼系对冲基金潘兴广场资产管理公司CEO。)


过去15个月里,77岁高龄的卡尔·伊坎入主了两家公司,随后发动了反对14家公司的动作。一般人认为他都这把年纪了,本该归隐淡出,但卡尔·伊坎不会这样,他依然是华尔街最让人困扰的人物。


如果你阻碍伊坎的道路,那么他会毫不犹豫地扫除障碍,切萨皮克能源公司老板奥伯雷·麦克兰德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毫无疑问,伊坎现在很轻松,其表情举止便可乍现端倪:学者范儿白胡子时不时地动一下——这是他近期去迈阿密旅游顺带留的。他还卖掉了177尺长的游艇,因为玩游艇让他感到乏味了。诚然,正如投资人总结发现的,伊坎的幸福感来源于继续推进他的激进主义。


“我还能做些什么呢?”伊坎自问自答,“坐在一个无聊的聚餐会上吗?”他靠在椅背上,边说边挥舞着手臂。几天前,他对戴尔估值250亿美元,其中他自己出50亿美元的资金。现在,他对此表现的漠不关心,似乎那只是帮助哥们儿开个皇后甜点店。


伊坎上身穿着带金色纽扣的蓝色运动衣,不慌不忙地从水晶杯中啜几口可乐,“我们正处在游戏的顶端,这是我们的最好时机。”


实事求是地说,他的做法已经改变了。以前,他通过垃圾股票或其他杠杆来攻击别的公司,后来又想出通过对冲基金来赚钱。现在,伊坎已经超过乔治·索罗斯,成为华尔街最富有的人,福布斯估算他的净资产达200亿美元。


如此身家,他已经不需要别人的帮助,也不需要征求谁的同意,这让他变得十分危险。


亿万富翁利昂·布莱克这样评价伊坎:“他喜欢赢,他喜欢钱——但钱只是他用来证明自己价值的计分板。他精明而且不屈不挠,他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尽管他不是常常都对,但我从不会打赌他会错。”


一匹华尔街孤狼


华尔街对卡尔·伊坎此次复出感到意外。事实上,伊坎花了5年时间为此次复出做精心准备。


上世纪,伊坎通过对冲基金赚足了数百万美元。(注:其对冲基金对投资人收取2.5%年费和25%的年度净利润,这比其他对冲基金都要高。)


2007年时,他已经在管理50亿美元的资产。他的资本管理一直非常成功,直到经济崩溃期间,他才遭遇挫折,损失了35%。


突然之间,像所有资产管理人一样,面对失望的投资人,他只能让处境窘迫的合伙人拿回投资。然而,伊坎自己却没有收回自己的资产,还顺势将合伙人的负担彻底解除了。2011年,他将剩下的17.6亿外部资本重新注入他的对冲基金。


“我与投资人之间一直都没有什么问题,但到最后,如果你想全资收购一家公司,冲突就会变多。”伊坎觉得与其做个收点“小费”资产管理人,不如变身为华尔街一匹孤狼,用自己的钱来驰骋沙场。


在过去4年中,伊坎投资基金表现胜过标普500指数,平均年收益率超过25%。最终,伊坎将市场谷底时的90亿美金成功翻一番。凭这一业绩,伊坎足以笑傲江湖。


伊坎前助理Keith Meister说:“他有胆量玩大的,而且,恕我直言,他现在的钱比什么时候都多。有些人会崇拜激进分子,那么这个圈子里谁也比不上卡尔。”


伊坎说他尊重像Meister、Daniel Loeb 和Barry Rosenstein一样的新晋激进投资人,但伊坎与这些新激进分子的区别是:他们玩的钱投资人能随时召回,而伊坎玩的钱却由他全权控制,而且他可以将目标放在此前人们认为不可攻破的那些公司上。


“迈克尔·戴尔一团糟”


伊坎挥舞着一把铝尺,好像那是一把骑兵刀,“现在,不用出售任何东西,我们就可以开出一张100亿美元的支票。”有此火力,伊坎完全有能力对市场价值不超过500亿美元的企业下手。


如此一来,伊坎自然可以染指世界上第三大电脑公司戴尔公司。今年2月,迈克尔·戴尔本来毫无障碍就能重新控制这家他在大学寝室里创立的公司:与PE公司银湖合作,以每股13.65美元回购公司股票,回购规模达244亿美元。


谁知伊坎半路杀出。他在报纸上看到了消息之后,迅速买入10亿美元股票。他认为,既然戴尔注入了这么多资金,其股价一定是很便宜。


3月初,伊坎总结发现在价值137亿美元的基础科技设施并购中,迈克尔·戴尔的出价没有反映出公司15%的内部收益率。所以他请求股东迫使公司取消该交易,并且发放每股9美元的股息。


3月中旬,伊坎意识到戴尔已经设定了低价,于是琢磨更有力的进攻方案。月底时,他又通告戴尔公司董事会特别委员会他要购买公司的控制权。接下来,一场介于伊坎、迈克尔·戴尔以及私募巨头黑石之间的争夺战即将在未来几周展开。


考虑到伊坎向来的大手笔,他几乎一定赢定了。伊坎精通并热爱玩这种游戏。




为完成这篇文章,福布斯杂志采访了他多次。他起先对透露戴尔计划还显得有点扭捏,但随着时间的推进,他的话匣子就打开了:“迈克尔可能已经把自己弄得一团糟。是他自己将自己放在一个可能失去自己公司的位置上。本来,夺走他的公司将非常艰难,因为他持有15%的股份。”


随着正式买入戴尔公司日子的逼近,你能感觉到伊坎有点洋洋自得,他甚至在着手准备一个没有迈克尔·戴尔的戴尔公司计划。


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虽然看起来伊坎无处不在,但他事实上很少离开GM大楼的办公室。他几乎不会打飞机去见股东或律师。他仅仅从曼哈顿大楼就可以对外面的那些公司造成巨大影响,所以他坚持认为微观层面的管理没有太大必要。


“这就像看一位医生做手术然后告诉他哪儿做得不对。”伊坎说他有关收购戴尔的主意是光天化日之下得来的。如果他对什么感兴趣,别人自然会找上门,又或者他只要打个电话就可以。这好像电影《霹雳娇娃》中的场景,在台词结尾处只发出一个声音的男人却有着强大的支配力量。


纵使接受电视采访时,伊坎也只是接受用电话。这张刊登在福布斯封面的人物特写照片,差不多是伊坎6年以来拍摄的第一张肖像画——他第一次向公众曝光了新发型。


钟摆花了半个世纪的时间才完全摆向了这个方向,有了现在的伊坎——伊坎是一个犹太家庭的独生子,他的妻子是一名教师。从纽约皇后区的到普林斯顿大学,从医学院退学,从部队退伍……最后,1960年代,在华尔街,他的叔叔给他找了个股票经纪人的工作,伊坎走上了今天的道路。1980年代,他赚了大钱,被认为是恶意收购垃圾债券的高手。


今天,卡尔·伊坎犹如《悲惨世界》式的人物,对人们给的绰号“掠夺者”喜剧式回应,并充分发挥了“激进主义者”的特征,从不间断地带领受罪的股东修理懈怠无效的公司管理层。今年3月份,81岁的证券法学家Marty Lipton在一份备忘录中质问像伊坎这样的激进投资者是否要为失业和经济低迷负一大部分责任:“这些(指伊坎的作为)只能被认为是敲诈,激进者的对冲基金在掠食美国的企业。”


伊坎这样回复道:“我尊敬Marty,不过他完全错了。”


自从伊坎去年秋天购买了Netflix的10%股份后,Netflix的CEO Reed Hastings 一直在学着如何接受伊坎(注:Netflix系全球十大视频网站唯一收费站点)。伊坎买入Netflix股票激起了该公司使用所谓毒丸来防止伊坎得寸进尺。


(注:毒丸是美国一种比较常用的反收购措施,正式名称为股权摊薄反收购措施。)


Hastings说:“这就像下一盘国际象棋,他一动(指收购),我们就下药(指反收购)。这在所有这类事情中是最常见的做法。还不了解他时,我感到很忧虑,但现在我喜欢他的公司。”


伊坎回应说:“我喜欢Reed Hastings,我告诉他如果有人为我赚了8亿美元,我是不会照他的脸来一拳的。”




话虽这么说,一大批银行家和律师还是出头保护那些CEO和公司远离伊坎尖刺般的猛击。伊坎将这些人描述为“像高盛一样唯利是图的家伙们”。


“这些公司的钱堆积成山了,我们只是鞭策他们利用好这笔钱。”伊坎说。


伊坎有点玩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意味。Hastings扭转公司状况并让股票短期上涨之,伊坎就给了他一个“缓期”,没有进一步进攻。相反,当伊坎2012年5月收购CVR能源公司时,其团队意识到高盛想用1850万美元挡开他们,伊坎直接让高盛别这么干。


这些事实证明,当你某天也遭遇这个足够疯狂足够有钱的人时,千万不要站错队。


敌意收购高手:卡尔·伊坎,美股屡创新高的贡献者


卡尔·伊坎,净资产近200亿美元,福布斯富豪榜前100名之一。


在美国资本市场,如果自己持有的股票被卡尔·伊坎列为恶意收购对象,就像中了彩票一样,因为股价要大涨了,比如今年的康宝莱,2009年的雅虎。而公司管理层可能睡不着觉了,因为伊坎可能会把他们踢走,比如摩托罗拉的两任CEO。雅虎杨致远基本上就是伊坎逼下台的。


伊坎的赚钱套路是恶意收购股价严重低估的公司的大量股票,迫使公司改革改善业绩,甚至更换管理层,从而让公司股票价格在短时期内快速上升,获利出局,寻找下一个目标。他的狩猎目标从石油天然气到酒店,从药品到地产,从手机制造商摩托罗拉到传媒集团,除非是市值前100名以内(市值在100名以内本身就基本说明该公司经营管理得不错),市值再大也可能成为他的目标,如环球航空、西联汇款、摩托罗拉、时代华纳、雅虎等。


巴菲特和他的导师格雷厄姆也做过不少收购公司后改组管理层的事情,但是没有伊坎做得这么多。


卡尔·伊坎在恶意收购或者威胁恶意收购的过程中,改造了大量管理不善股价低迷的企业,也为投资者和他自己赚取了百亿美元级别的巨额财富。美国资本市场上,像伊坎这样寻找并收购管理不善股价低迷的公司,然后改造管理层,促进企业进步,提升业绩和股价的公司,还有很多,比如KKR,贝恩资本(2012年总统竞选人罗姆尼的公司)等。主观上,这些公司都是为了自己赚钱,收购破败公司,修理后以更高的价格出手,但是“主观为自己,客观为他人”的过程,美国企业的经营效率得到了极大提升,这一过程,被称为:熊彼特创造性破坏。


A股要是有大量像伊坎这样的投资者,很多能力差业绩差股价低迷的上市公司管理层,就会被踢走,更优秀的管理层会掌管上市公司,提升业绩,提升股价。可惜,A股没有这样的文化,唐万新的“德隆系”曾经有类似的雏形,但是最终过于注重旁氏骗局式让股价虚高,而不是提升企业经营效率和业绩,从而提升企业自由现金流和内在价值。


A股要是有大量这种鞭策企业管理层进步的孤狼,目前指数就不会是2000点,而更可能是2500点,3000点。


敌意收购高手的成长史


卡尔·伊坎1936年2月16日出生在纽约皇后区的Far Rockaway。犹太人与生俱来的商业头脑和他作为土生土长的纽约客耳濡目染到的财富诱惑使他具备了一个典型美国追梦人的基本素质。


青年时代的伊坎早先在著名的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中攻读哲学——直到今天,这所学校也还是全美拥有富翁校友最多的大学之一。1957年,他听取母亲的建议到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isty)转攻医学。但伊坎像太多没常性的年轻人一样,对医学毫无兴趣的他没多久就辍学参军去了。


在军营里,年轻的大兵伊坎以自己特有的投机才能迅速成为了小有名气的扑克牌高手。入伍六个月后,伊坎选择了退伍,从此浪迹华尔街做了一名股票经纪人。


伊坎真正意义上的职业生涯开始于1961年。直到很多年后,当功成名就的伊坎回忆起他第一次走进纽约证券交易所时的情形依然唏嘘不已:“它们就像点石成金的魔法师,让奇迹在一夜之间发生,实力、野心和激情在一个个的天文数字中灿然交汇。”


再后来,就像《泰坦尼克号》里面酒馆中赌博的杰克那样,据说他因为出色的投机技巧而轻易赚到了4000美元的原始资本。不过有好事者总爱翻旧账,从资料中人们找到蛛丝马迹,证明当年作为股票经纪人的伊坎在1961年的确赚了一些小钱,不过他在第二年就全都赔了进去。


也许是初入江湖的碰壁让年轻的伊坎认识到自己在专业知识上的不足,大学都没能毕业的他开始以惊人的毅力抽出时间上夜校充电,从零开始学习会计、证券分析等基础课程。


直到1968年,伊坎用自己几年来打拼股市的积蓄购买了一个在证券交易所中办公的席位,并成立了一家名为Icahn & Co.的小证券公司,主营业务无非是风险套利和期权交易之类。伊坎就这样在接下来的漫长的七十年代里把自己最年富力强的时光献给了这个微不足道的小买卖。


伊坎至今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踏进纽约股票交易所的情形。宽敞的大厅里人头攒动,那些身穿红色马甲而在人群中穿梭不停的交易员忙碌的身影紧紧地牵引着每一个人的视线,而且他们每一次发出的喊价声都会令所有人脸上的表情在瞬间发生着喜怒哀乐的戏剧性转变。置身于这样的环境之中,伊坎强烈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与兴奋,以及体内积蓄良久的财富能量的狂热躁动。直到多年后功成名就的伊坎回忆起自己初次走进纽交所时的情景时依然唏嘘不已:“它们就像点石成金的魔法师,让奇迹在一夜之间发生,实力、野心和激情在一个个的天文数字中灿然交汇。”


显然,被华尔街所完全迷倒的伊坎在来不及思考股票究竟为何物的情况下就开始学着他人进行买卖交易,而且因为出色的投机技巧在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内就轻松赚到了4000美元,作为对自己投资成功的犒劳,伊坎用赚来的钱买了一辆敞篷车。然而好景不长,1962年美国股市的崩溃让初出茅庐的伊坎几乎把前期所赚资金损失殆尽,而且还不得不卖掉心爱的敞篷车。难能可贵地是,从股市中栽了一个大跟头的伊坎已经清晰意识到了自己专业知识的缺陷与贫乏,他开始发疯似地到夜校充电,从零开始学习会计、证券分析等基础课程。三年之后,伊坎用自己的积蓄和从朋友那里借来的一部分资金成立了一家名为Icahn & Co.的小型证券公司,主营业务是风险套利和期权交易。


与当时许多投资机构将注意力放在专门炒作高科技概念股上完全不同,伊坎的目光死死盯住了传统产业。在他看来,身处传统行业的公司大多拥有价值不菲的资产,增值空间巨大。而且它们面对的是一个成熟的、现成的而不是潜在的市场,没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战略决定成败,接下来伊坎的投资公司在传统产业类公司身上大胆下注,最终不仅在5年时间中以年均21.6%的收益率跑赢道琼斯大盘,而且令许多醉心于纳斯达克市场的投资机构望尘莫及。1980年,在客户纷至沓来的情况下,伊坎将公司迁到了美国的金融中心——纽约曼哈顿。


公司地址变动在伊坎头脑中显然并不只是一种简单的位移。此时伊坎敏锐地察觉到,全球的经济结构正在经历一次巨大的变革,很多传统产业都存在迅猛发展的机遇,但是由于公司治理和其他种种原因,多数企业规模偏小、投资分散、没有竞争力。因此,如果通过资本并购的方式,将之进行优化整合,前景不可限量。很明显,伊坎已经不满足于自己只在股票二级市场中成为一个暴发户式的炒家。于是,在进入曼哈顿的第5个月,伊坎斥资8000万美元收购了濒临破产的Federal-Mogul汽车零件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