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琛专栏】在《心經》學到什麼?

郭琛 許多年前就選了《心經》背誦,不是為了攀風附雅,只因《心經》只有260字,小投資就可日後用來與學佛朋友結緣。只是當時把心經裡面「色即是空」,誤



郭琛


  許多年前就選了《心經》背誦,不是為了攀風附雅,只因《心經》只有260字,小投資就可日後用來與學佛朋友結緣。只是當時把心經裡面「色即是空」,誤解同「色不迷人人自迷」的「色」,錯以為「美色是空,空即是美」的意思。

 


佛經中流傳最廣的《心經》

 

幾年前加入「櫻櫻美代子」(臺語,意為「閑閑沒事情」)一族後,為了調整生活重心,在參加各種社團之餘,以瀏覽群書寫寫心得做為生活的重心。有時關注政治議題,經歷了資料收集與心得報告後,心情的波動自不在話下,寫完後參悟或念誦佛經成了例行功課,也算是時時勤拂拭 ,勿使惹塵埃吧?

人的煩惱是「分別識」把世界一分為二:「我」與「非我」,而偏執在「我」上面。我們受「無明」局限,迷惑於事物的表相,就陷入輪迴不可自拔。《心經》教導如何解脫煩惱、擺脫輪迴,最後指出成佛之道就是在自己覺悟過程中,以行為幫助他人覺悟。




破除「我執」,斷除一切苦厄

经文:「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我們許多煩惱是企圖握住、抓回已失去的東西所造成,所謂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舉凡生、老、病、死等生理轉變都覺得苦,殊不知「我」與「他人」,都是由約60兆細胞組成,每種細胞的壽命不盡相同,例如:腸粘膜細胞的壽命為3天,肝細胞壽命為500天,而每分鐘有1億個細胞死亡,也有等值的細胞出生。萬物與色身從一剎那到相接的另一剎那,就已不再相同,有情、無情都是緣起空性的一合相,緣生而聚、緣滅而散。我們何必執著這些「無常」、「不恆久」的色身和萬事、萬物,而徒生煩惱?

不但實體是「無常」、「不恆久」的,思想如同所有能量也是如此。我們常聽說這人變性了,那人變心了,如同〈了凡四訓〉所說:從前種種,譬如昨日死;以後種種,譬如今日生。事實上,我們只是不知曉:這一剎那的思想組成已與上一剎那的思想不盡相同了。

為了提供「我執」的對治方法,佛學把思想能量細分為4個層層次:受、想、行、識。受蘊是一種知覺,是人體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察覺六塵(色、聲、香、味、觸、法)的刺激;想蘊是將六塵與過去記憶、經驗或甚至自我期望值做比對;行蘊是在辨別比對後,產生善或惡的心志活動,此種善或惡的能量是「業力」的初成;(若不及時放下,)識蘊就將這「業力」存入阿賴耶識。例如:眼看到一條長長的東西,形成了受蘊的能量;辨別出是蛇的能量稱想蘊;加入惡的心志能量為行蘊;此能量(業力)存入阿賴耶識成了識蘊。

 色、受、想、行、識等五蘊都是在主(因)客(緣)觀條件下形成的果,所以有增有減、有生有滅、有净有垢。「眾生」由出生到死亡,在其中的色身與受、想、行、識都是在剎那間生生滅滅,當然也有增有減、有净有垢。所以眾生既非同一眾生,也不是另一眾生;如同一朵徹夜長明的燈燄,從初夜到天明,它既非同一火燄,也不是另一火燄。但我們就是愚蠢地執著,常企圖將如此「無常」的五蘊停格,想一直停格而不肯放下,執著做不到的事就徒生煩惱。   




破除「法執」,突破「所知障」

经文:「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 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地球的日夜四季、潮退潮漲、冬冷夏熱等氣候變化,正是地球自轉、天體的萬有引力等不變本質下的轉變過程。同樣世間的各種事物,雖是在「無常」、「不恆久」現象下進行著,但各個現象的背後都是依循著因緣果的道理而運轉。不要被「形而下」的表相所迷惑,想突破"所知障",就得看清「形而上」的真理。世間一切現象後的真理,沒有因為被說出來才「生」,沒有因為有人否認它而「滅」;也沒有因被詆譭而「垢」,因被讚揚而「淨」;更不會因時代不同而有「增」或「減」。不僅五蘊沒有恆久的表相,佛理中的「十八界」、「十二因緣」、「四聖諦」也都沒有恆久固定的表相。修行更沒有固定的手段,但它都是在自我覺悟的過程裡,以幫助他人覺悟的覺行作為中,去到達「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這種無上正等正覺的境界。

菩薩之所以能有妙智慧踏上成佛之路,就是破除了「我執」與「法執」,則行住坐臥皆心無掛礙,也就遠離了顛倒夢想,一直往圓滿成就的涅槃彼岸前進著。釋迦牟尼佛在這個五濁惡世中,以能忍難忍、能行難行而教化眾生終成佛;而藥師佛以十二大願修行成佛;阿彌陀佛更有四十八大願來修行成佛,三世諸佛就是用此妙智慧, 都在自己覺悟過程中,以覺行的作為,幫助他人覺悟,而到達無上正等正覺的境界。

凡人都會犯錯,犯錯本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認錯而自我辯護,想把錯誤自我合理化、合法化,到最後造成第七識的「無明」增生了,結果生生世世就受無明之害了。 為了貪圖一世的色身、名利,而造出惡業,甚至增生了累世的無明,這就是顛倒、就是迷失。佛說人身難得,是提醒我們在世時應藉由人的大腦(第六識)來修除「末那識」(第七識)上的「無明」,將累積在第八識的惡業盡量還清,則下輩子自然不會輪迴在下三道,而更愚昧難以修行、覺悟了。




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

经文:「故知般若波羅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即說咒曰︰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呵。」

「業力」是有因果關係而聚集在一起的能量,具有生存、持續、繁衍的意志與能力,是一股無形而不止息的力量,能像蝴蝶效應般地推動整個生命、整個世界。這「業力」並不因寄主色身機能的停頓而止息,如同物理的物質不滅定理,它會繼續以另一形式呈現而「再生」。

有情眾生的貪、嗔、癡三毒等「無明」就和「業力」相纏結,隨時隨地再產生了新的業果,再生時在匹配的「六道」中浮沉輪迴受苦不已。若想斷絕業力的形成,就應學習將六根傳來的六塵刺激,止於感觀層次(色蘊、受蘊),不要使任何念頭進展到知覺層次(行蘊)。所謂天公疼憨兒,就是指憨兒對第六意識所產生的任何(善或惡)念頭,都如船過水無痕地不執著,若業力聚集不起來,就不會存入阿賴耶識,也就沒有日後的煩惱。 

而諸佛不但超越生死輪迴,到達了不生不滅的涅槃境界,更依其宏願將累積修鍊的善能量,散佈在整個世間。當眾生遭遇災難時,在一心稱念諸佛聖號與咒語時,諸佛即千處祈求千處應。像念《心經》能除一切苦;〈準提咒〉是增進福德智慧,祈求消滅罪障,延長壽命;〈大悲咒〉是強化自我,除切病苦;〈往生咒〉是超渡眾生安詳往生…,許多咒語都有其發揮的場合。但須明瞭若彼此邏輯不通則溝通不來,若自身磁場頻率不對自然共振不起來。平日常念咒語,是把自身的意念磁場校對好頻率,如同電視的接收器,調對了頻率、懂得解碼邏輯,自然就能接受諸佛加持的善能量。

雖說夏蟲不知冬雪,凡人也看不到前世來生,但相信了因果論、輪迴說,就會接受並依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道理,知曉《心經》的內涵,就明白色身是一世衣,義恰如累世氣質,則捨生取義似乎就像回家般地自然了。 



 

         2016年2月23日





请德国《华商报》

“德国华商”,请惠刊广告

  “德国华商”是德国《华商报》的微信,旨在传递德国主流社会和华人社会的各种资讯,解读德国官方对华人生活有重要意义的政策、法律,提供华商在德国创业和经营的广告信息,涵盖餐饮、贸易、房地产、旅游、移民、保险、交通、留学等各个行业,推动中德的友谊与经济交往。

 《华商报》创刊于1997年初,是德国第一大华文报纸,华人在德经商的指南,生活的宝典。《华商报》是连接德国社会与华人社会、德国企业和中国企业的桥梁。

   “德国华商”目前有直接订户近两万人,且每天在增加之中。凡在“德国华商”微信刊发的广告和文章,通过本报主编的私人微信号再次转发到5000多个联系人的朋友圈中,通过反复转发,可以快速到达德国华人的手机微信里,并能扩散到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