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精神心理:癌症的“催化剂”

  癌症的发生发展及其复发恶化,与精神心理因素密切相关,这是古今一致的认识。  早在宋朝,著名中医学家朱丹溪在论述“奶岩(乳腺癌)”发生机理时


  癌症的发生发展及其复发恶化,与精神心理因素密切相关,这是古今一致的认识。

  早在宋朝,著名中医学家朱丹溪在论述“奶岩(乳腺癌)”发生机理时,断定多年来人际关系紧张,女子“不得于姑嫂”,“不得于公婆”,心情抑郁是主因之一。

  笔者主编的《心身医学》(2000年)专著中,则明确地把癌症称作为“心身相关性疾病。

  国外新进出现了“心理肿瘤学”新兴分支,欧洲还成立了癌症心理研究中心。

  Miller(1981年)曾对200余篇相关论文作了归纳;指出:所有论文都肯定了癌症的发生与心理因素有关。

  例如,无法解决的悲哀与乳癌关系密切;至少情绪应激可增强患者的癌症易患倾向,并可改变病程;癌症的治疗效果因患者的情绪与个性而异;确信已患癌症的患者,尽管进行早期治疗,往往迅速恶化致死;而对癌症持怀疑态度者却常常疗效较好。复发也与心理因素有关,很多人在复发前6~18个月内有过严重的情绪应激;癌症患者发生强烈的偏执症状时,肿块的生长就缓慢;有许多自发痊愈的癌症患者是精神分裂症患者。

  总之,情绪因素及重大生活变故造成的心理应激,特别是难以自拔的抑郁等消极情绪,常可促发肿瘤的发生与发展。此外,个性因素也被认为与肿瘤的易罹性相关。

  心理因素何以致癌? 相关的假说有多种,以下这些是比较值得重视的:

  ●丧失说:这有两种类型。 Lesen及Gassman 在不同类型的癌症病人中发现他们都有童年期严重的挫折,特别是亲情的丧失,并伴有极度的无望。此后,Le Sen描述归纳了一种癌症病人的典型发展形式——开始是早期的父母一方死亡或离去,有受惩罚和孤独的情感,感到受社会排斥,情感不稳定。随着生活的积累,儿童保持和深化了这种断裂感。

  第二种类型是老年人无望情感,成年累月的负性情感积累,最终出现癌的体征。如Graham等的研究表明,在477名子宫颈癌的病人中,她们在确诊前五年的确曾有过创伤事件。但进一步分析提示:“丧失”只能说是促进癌症发生的高度危险因素之一。

  ●丧亲说:此说和上述有类似之处。研究表明:亲人的死亡是导致患癌的重要因素。

  现有学者认为:不是丧失或丧亲本身,而是个体对这种丧失事件的心理反应(即悲痛过程的强度及性质)在起作用。换句话说,丧失只是个心理应激源,而不良情绪反应才是关键。这也得到了一些实验结果的支持。例如,用声光刺激动物,使之产生紧张、焦虑,结果动物的免疫系统的防御能力大大减弱,并诱发以前潜伏在胸内的癌瘤。所以,可以说不良情绪是癌细胞的活化剂。

  ●抑郁说:在不良情绪反应中,与癌症关系最密切的是抑郁、强烈的挫折感、无望和无助等。有人认为是“抑郁催化了肿瘤。”Shekelle等的研究表明:有严重的抑郁倾向者,死于癌症的危险较对照组大3倍。新近,美国霍普金斯医学院历经13年的研究也揭示:2017名妇女中,重症抑郁症患者更容易生乳腺癌,而且生癌后预后更差。

  ●个性说:个性与肿瘤的关系一直很受重视。Temoshok对150个恶性黑素瘤患者进行了调查,归纳出这些患者有一种人格特点,称为:“C型行为。”表现为过分耐心,回避冲突,过分合作,屈从让步,控制负性情绪,追求完美,努力压抑自我,不善于显现情感……

  C型行为造成的心身反应特点很多。其中,引人注重的是分子水平上引起DNA自我修复功能的减退,促进原癌基因转化。同时,C型行为通过神经——内分泌系统功能改变,使机体免疫功能下降,从而失去了彻底清除癌变细胞的能力,最终导致癌症病变的发生。

有研究发现,C型行为的人肿瘤发生率比一般人高3倍以上。

  然而,这还有争论。如Schwarz(1994年)指出,上述观点还不能确立,因为这其间的因果关系还难以确认。我们的临床观察中也支持Schwarz的判断,认为迄今还不能证实C型行为是癌症高发的危险因素。但我们也注意到了个别特例,例如中年胃癌患者有比较典型的个性倾向,往往表现为过分谨慎,回避冲突,小心处事,强烈控制负性情绪,向内压抑,委曲求全,却又内心冲突剧烈。此外,在青少年脑瘤患者中,又表现为明显的内倾、谨慎、胆小、多疑、敏感,不喜欢或不善于交往,甚至于有自闭倾向等,这在男孩中尤其突出。

  精神心理因素何以致癌? 一般认为主要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一方面:通过神经系统引起植物神经和内分泌功能的失调,免疫功能受到抑制,机体的内环境被打破,使细胞易于变异,产生癌细胞。另一方面,减少体内抗体的产生,阻碍了淋巴细胞对癌细胞的识别和消灭,使癌细胞“逃逸”免疫系统的“监管”,过度地增殖,无限制地生长,最终形成癌肿。

  总之, 精神心理因素可激化“内乱”,促使癌细胞的形成和癌症的发生发展。


来源:康复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