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件拍品里的老家具收藏诀

杨波藏 清早期黄花梨灵芝纹玫瑰椅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看一场家具拍卖,拍品琳琅满目,价格高低悬殊。什么样的老家具能够高价成交?什么样的老家具

杨波藏 清早期黄花梨灵芝纹玫瑰椅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看一场家具拍卖,拍品琳琅满目,价格高低悬殊。什么样的老家具能够高价成交?什么样的老家具值得收藏?成交价格背后的“翻云覆雨手”,是资本市场,还是艺术价值?历数经典的家具拍品案例,把脉老家具收藏标准。


以真为本,力求完整原装防改制


清乾隆紫檀雕西番莲庆寿纹宝座 

2011嘉德秋拍 成交价 5750万元


传世的宫廷旧藏家具,大多保存在故宫,流出民间的并不多,许多早期从事老家具收购的业内行家也表示在他们的收购过程中,几乎没经手过清宫家具。


这件宝座原为恭王府旧物,为咸丰皇帝赏赐给恭亲王奕䜣的。后来清朝覆亡,当时的恭亲王溥伟为筹钱帮助末代皇帝溥仪复辟,连同这件家具将府中的藏品出售给日本山中商会,由此流出海外。

 

后者买下这批珍藏,在此后的数年间,分批在美国纽约举办拍卖,将藏品散出,并留有完整详尽的图录记载,可以说整个传承脉络十分清晰和可靠。


此外,这件宝座虽历经沧桑,但依然保存完好,2008年,在苏富比“皇尊瑰宝——清代宫廷珍艺专拍”的春拍场上,以1239.08万元成交,后来又在2011年中国嘉德秋拍中,以5750万元成交。


既然竞拍的是老家具,前提就要求真、求完整。求真就是要求家具要到代,有比较充足可靠的到代依据,并非是后来的仿品。然而截至目前,拍卖行的拍卖都没有明确的保真协议,对于家具的断代,在学界、业界也还是悬而未决的问题。在出版的家具图录中,有关家具的断代往往并不可靠。人们只能凭借经验、眼光来自己判断,或者是从家具的传承脉络来找寻依据。


求完整则在于家具的各个部件力求原装,未经后世的补配修改,如果出现重大的修配,家具的价值也将大打折扣。而老家具的改制,如椅子改凳子、高桌改炕桌、罗汉床改榻,更是老家具收藏的一大忌。


款型决定艺术价值,影响收藏价值


明末黄花梨独板围子马蹄足罗汉床 

2011嘉德春拍 成交价3220万元


截至目前,在黄花梨罗汉床家具类别中,这件拍品仍然是最贵的。它之所以能拍出这么高的价格,多在于其款型设计的艺术美感。从造型上看,其上部用了三块两端加有抹头的独板床围,下部则是直腿内翻马蹄足,全身上下不带一处雕刻装饰,全部以直线结体,仅在腿牙部分略加弧线,既质朴自然又不失精神,整体显得端庄方正。


客观来说,它的用料并不厚重,但在协调搭配上却很用心到位,既能精省用料,又不至于纤细瘦硬。这种款型设计,简隽优雅,呈现出很高的艺术品位,堪称明式罗汉床设计的教科书,值得我们去揣摩学习。


竞拍老家具,应该明确实用器与收藏品的区别。对于能够走上拍坛的家具,大家看重的不再是它的实用功能,毕竟没多少人拍一件老家具回去用,而在于艺术鉴赏价值。


艺术价值承载于家具本身,通过自身的款样设计、审美品韵予以呈现。反之,如果款型差、造型丑,艺术价值便也无从体现,难以成为收藏品,也很难再转手兑现。


不要低估名人“加持”后的升值潜力


明浮雕鱼龙海兽紫檀笔筒 

2012嘉德春拍 成交价 5520万元


这件笔筒原是王世襄旧藏,1950年得于北京荣宝斋。它以5520万元这样的天价成交,堪称史上最贵的一尊笔筒。对此可以这么评论:笔筒本身有不错的艺术价值和文物价值,但它假如不是王世襄旧藏,也不可能取得这样的天价。


王世襄作为一代收藏、文物大家,他的藏品在拍坛上的表现一直都很抢眼。如在2003年嘉德举办的“俪松居长物——王世襄、袁荃猷珍藏中国艺术品”秋拍中,他的143件藏品一拍而空,其中的“唐代大圣遗音伏羲氏琴”以891万元拍出后,到2011年再拍,价格已变成了1.15亿元,近乎是首次拍卖的13倍,这些事例无疑都为“王世襄旧藏”在藏界和拍坛树立金字招牌,所以,这件笔筒能拍出这样的天价,既出乎意料,也在情理之中。


在拍卖中,名人藏品的上拍是很特殊的,往往能成为抢手货,成交价也只高不低,甚至远超过比较常态的估价范围。还是那句话,在收藏中,名人与藏品是相互成全的过程,藏品是否过硬,考验、见证的是名人的眼光、修养;名家选藏藏品,在收藏过程中和它们朝夕相处,从中研究和著述,也从中树立了自己的藏界地位,并让藏品有了更广泛的辨识度,成为硬通货。


正是通过名人藏家的这种“加持”,为接棒的竞拍者减免了转手兑现的风险,大家基于对名人的敬仰和信赖,所以才更加放心大胆地去拍,其成交价格随之走高,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看路份等级:家具也有“出身论”


晚明黄花梨圆后背交椅 

2014嘉德秋拍 成交价 2357.5万元


在传统坐具类家具中,交椅的地位等级很高,因为它的历史来源很古老,本身就带有很高的历史文化内涵,在民间百姓中,“第一把交椅”的说法口口相传。


在古代社会中,交椅由于可以折叠,简便轻巧,多用于游猎、游玩,也被将军用在行军大帐里。它在室外使用时,一般都是单独陈设,仅供地位最尊贵的人倚坐。因为它这种偏实用性,和许多折叠类家具一样,交椅会经常被人使用,很容易损坏,所以流传到今天的就非常稀少了。


此外,在所有椅类家具中,交椅也是最难做的,因为它本身没有多少面板拼装,就只用那么几个线条构架,有一点不对,比例关系就容易失调,而使整个造型发生偏差。综合这种种原因,大家也认识了交椅的珍贵,它的拍卖价格行情一直很高。


所谓路份,说的就是家具的出身和等级,它因使用环境、使用功能和使用者的身份而不同。在类别、规格同等的条件下,民间家具比不上文人家具,比不上宫廷家具;卧房家具、厨房家具比不上厅堂家具、书房家具;一般实用器比不上庙堂宫殿里使用的礼器……


此外,古代社会对应的礼仪制度是十分严谨的,不同的家具类别也常为不同身份的人所设计和使用(之所以如此,或因礼仪制度的硬性规定,或因财力、地位的差异而造成的社会礼俗因素,不一而定),比如宝座和交椅这两种家具就是对这种路份的最好说明。


存世量稀少是最为实际而关键的因素


18世纪黄花梨架几案 

2013纽约佳士得春拍 成交价 5651万元


这件架几案非常难得,在业内享有“天下第一案”的美名。之所以说它难得,首先在于它的用料和款型设计。它的面板采用“一块玉”的方式制作,宽厚修广,用料十分惊人。但其也不纯以用料取胜,款型、做工上也很精彩。


它融入了我国古代建筑的一些技艺,比如它两边使用的在短木上再架长木的双层架构,就是典型的古建筑手法,整体看上去恢弘壮观,应该属于供案等祠庙礼器。


它的到代依据也比较可靠,出于福建莆田一带的大户人家手里,在文革时被放在庵堂里供奉。改革开放后,辗转经几道手而流落美国,被藏家私人借给丹佛博物馆展览。


此外,它还不乏名人效应,业内行家伍嘉恩、马未都等人都曾撰文记述它,可以说声名远播。


多种因素集合到这一件案子身上,更加印证了它的独一无二,所以它能以5651万元的天价成交,并不出奇。


拍卖收藏,制胜关键是什么?一个字:稀!物以稀为贵,是藏界颠扑不破的价值准则。实际来说,上述有关年份、修配程度、款型、名人效应、路份等因素的背后,也都隐藏着稀少这一关键因素。


因为藏界普遍存在的“二八定律”,相比仿品、赝品而言,有可靠的到代依据且保存完好的家具是稀少的;相比款型不好的普品,款型设计很精彩的精品家具是稀少的;相比民间私人收藏,名人旧藏的家具是稀少的;相比实用器、民间家具而言,路份高的礼器、宫廷家具是稀少的。总而言之,存世量稀少是影响家具拍卖成交的最为实际而关键的因素。


本期《收藏》微信责编 谢谷

微信运营合作:13910967878

23年品质

一册在手,把握收藏

微信名:收藏杂志

微信ID:sczz029

❶ 点击历史信息,查看更多内容
❷ 《收藏》官方网站

www.cangcn.com
❸ 长按右侧二维码,《收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