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自拍叫大师

塞西尔·比顿[Cecil Beaton,1904-1980]被公认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英国摄影家。比顿事业的起步应该说是很顺利的,在其开始职业摄影师生涯的第五年,也就

塞西尔·比顿

[Cecil Beaton,1904-1980]

被公认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英国摄影家。比顿事业的起步应该说是很顺利的,在其开始职业摄影师生涯的第五年,也就是1927年他便有了第一个个人作品展。从此以后,比顿频繁穿梭于伦敦,巴黎和纽约三大城市,开始了他作为时装摄影师的工作。自此,塞西尔·比顿这个名字与世界最著名的时尚杂志Vogue 再也分不开了。无论是英国版,还是法国版,或是美国版的Vogue都与他有着长期密切的合作,他为它们拍下了许多经典珍贵的照片,在Vogue发展壮大的过程中立下了汗马功劳。



如今一说起自拍,人们首先联想到的是千篇一律的“网红脸”和具有神奇磨皮功能的美颜相机。然而,在摄影史上几乎每一位杰出的摄影师都有自拍照,这就如同画家的自画像,是个人技艺与艺术风格的体现,在陶醉和对自我认同的过程中,摄影师们又逐渐深入下去,将自拍转换成一种文化批评和社会批判的重要手段。这些著名的摄影大师的自拍照,手法也各有特色,但在那个还未被数码技术侵袭的时代,镜子是自拍最好的搭档。当照相机的取景器面对镜面时,就是一个混合着不同平面空间的理念,它会对拍摄者和被摄者产生不可名状的压力。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看看那些名声赫赫的摄影大师,眼里的自己是什么模样。在学习的同时,也来设计一张独特的自拍照吧。




阿斯特丽德·科尔什赫

[Astrid Kirchherr]

1938年出生于德国,是一位摄影师、艺术家。她因和披头士乐队成员斯图尔特·萨克利夫(Stuart Sutcliffe)的交往及她在汉堡为他们拍摄的照片而为人所知。1960年,科尔什赫在汉堡的酒吧遇到萨克利夫,后来他们订婚了。但萨克利夫在1962年病逝,虽然科尔什赫说她1967年以后就很少拍照,但她早年的作品在汉堡、不来梅、伦敦、利物浦、纽约、华盛顿、东京、越南等地及摇滚名人堂都展出过,科尔什赫已经出版了三本限量版摄影集。


安妮·莱博维茨

[Annie Leibovitz]

1949年出生于美国康涅狄格州,美国著名女摄影师,她以独特的人像摄影风格而闻名于世。1969年莱博维茨在旧金山艺术学院求学期间为《滚石》拍片,1983年成为《名利场》首席摄影师,并长期为VOGUE杂志供稿,她是世界上报酬最高的摄影师之一,被评论家们称为“摄影师中的左拉”。除名人肖像外,莱博维茨也拍摄战争题材,如战火中的女性、波斯尼亚萨拉热窝和卢旺达等地的军事冲突等。她是第一个在美国史密森学会的国家画廊举办影展的女摄影家,曾三度入围《美国摄影》“100位在摄影领域有重要影响的人”,被美国国会图书馆授予“当代传奇奖”。


莎丽·曼

[Sally Mann]

美国女摄影师,1951年出生于弗吉尼亚,获美国霍林斯学院硕士学位。她的作品具有强烈的叙事性和纪实性,充分体现了摄影的特性和记录的本质,拍摄的手法和她要表达的情感非常贴切,以反应灵魂与肉体、生与死的界限为主题。她创作的画面更像是生命血液激情的流淌,这种对生命理念深刻解读的印记,足以震撼每个人的心灵。这位因观念独特引起社会广泛而备受争议的摄影师,曾被美国《时代》杂志评为“最佳摄影师”,获得过最佳纪录片艾美奖提名,出版过《时光静止》《南方以南》《亲密家庭》等作品,并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和惠特尼博物馆等众多知名博物馆收藏。



赫尔穆特·纽顿

[Helmut Newton]

1920年出生于德国柏林,20世纪40年代在澳大利亚定居,国际著名时装、人体和名人摄影家。他对于西方时尚摄影的巨大冲击,即在于打破了时尚摄影以往优雅的姿态,将色情主题带入到了摄影的主流。黑白照片、赤裸女人是牛顿作品的标志。纽顿从不避讳他是个色盲,他分不清黄绿和蓝绿,所以他拍的彩照中多是鲜艳夺目的红色。从1961年起的25年里,纽顿开始成为法国版Vogue杂志的专用摄影师,并且同时受邀为各国时尚杂志拍摄照片,独特的影像风格使他成为时尚圈顶尖杂志的宠儿。2004年纽顿在美国洛杉矶惨遭车祸后去世,享年83岁。



理查德·艾维顿

[Richard Avedon]  

1923年出生在纽约,一个来自俄罗斯的犹太人家庭。艾维顿高中毕业后进入哥伦比亚大学,但只读了很短一段时间。1942年艾维顿开始用一台父亲送给他的禄来相机为商船队的船员拍摄证件照。1944年,他在一家百货商场担任广告摄影师期间,被当时Harper’s Bazaar的艺术总监阿列克谢·鲍维奇(Alexey Brodvitch)发掘,于是艾维顿开始为芭莎工作,并在不久后就成为了那里的首席摄影师,他一直工作到66岁,之后去了Vogue,没过几年,也做到了那里的首席摄影师。1992年艾维顿去了The New Yorker杂志做首席摄影师。2004年,他在德克萨斯拍摄美国大选时脑溢血发作去世。


罗伯特·卡帕

[Robert Capa]


1913年生于匈牙利布达佩斯,原名安德烈·卡帕是他的笔名,他是二十世纪最著名的战地摄影记者之一。卡帕17岁时就立志要当摄影家,在柏林大学求学后,先在柏林一家通讯社做暗房工作,后到巴黎当记者。由于他的摄影作品受到一家摄影杂志社的重视,他便被委派到战地进行采访。1947年,他和“决定性瞬间”的倡导者布列松一同创立了著名的玛格南图片社,成为了全球第一家自由摄影师的合作组织。1954年5月25日,卡帕在越南采访第一次印支战争时,误入雷区踩中地雷被炸身亡。与其说卡帕是个战地记者,不如说他是个冒险家,或者说是手持相机而非枪械的冲锋陷阵的另类战士,即便你对他的故事不够了解,也一定听过他的那句名言,“如果你的照片拍的不够好,那是因为你靠的不够近。”



薇薇安·迈尔

[Vivian Maier,1926-2009]

美国业余街头摄影师。她是一位在芝加哥工作了三四十年的保姆,在这时间里,她拍了大约十万张照片,这些照片绝大部分都没有冲印出来。薇薇安·迈尔是个谜,就像她拍摄的对象也是谜那样。她常常通过一个禄来相机看世界,在芝加哥、纽约等城市的街头捕捉了成千上万个生动的瞬间。从她的自拍像中,可以看出她的自傲与自信,她从未对着镜头做忸怩或亲昵之态,总像一个旁观者那样拍摄自己。她在生前把自己的一些家当,包括这些底片,全都卖掉了。直到被一个当地的历史学家约翰·马卢夫(John Maloof)在2007年发现,她的作品仍然不为人所知。现在专门有一个基金会,在重新梳理和整理她的底片,请专家把它放大、制作。




黛安·阿勃斯

[Diane Arbus,1923-1971]

是美国新纪实摄影最重要的旗手。阿勃丝出生在一个百万富商之家,但她离开了这个家庭,靠拍摄时装为生,过着并不从容的日子。从35岁起,她转而投入到对所谓社会边缘人的研究中,试图表达从20世纪60年代一直延续到70年代美国人的反叛倾向、精神错乱和理想破灭,对社会主流人物和边缘人的两面性在视觉上做了深入探索,有人称她为“摄影界的文森特·凡高”。她的摄影展在全球巡展,参观者达725万人次。她是美国第一个参加威尼斯艺术双年展的摄影家。在他看来,“照片是关于秘密的秘密,它揭示的越多,你知道的就越少。”1971年阿勃斯在家中自杀。



斯坦利·库布里克

[1928-1999,Stanley Kubrick]

美国电影大师,其经典作品包括《闪灵》《发条橙》《奇爱博士》《2001太空漫游》等。在库布里克13岁生日上,他的父亲做了一个现在看来非常明智的决定,送给他一部照相机。很快,库布里克成了摄影发烧友,为了照相,他走遍了纽约市的大街小巷,并在朋友的暗房里加工照片。17岁他已经成为了Look杂志的一名摄影师,期间的几年他环游了世界,后来作为非录取学生进了哥伦比亚大学,投到了卡尔文·特里林(Calvin Trillin)和马克·范·多琳(Mark Van Doren)的教授门下。40年代后期,库布利克开始倾心电影制作,并最终成为一代电影大师。


伊尔塞·宾

[Ilse Bing,1899—1998]


被誉为摄影界的“徕卡女王”,她1931年拍摄的《和徕卡在一起的自拍像》成为了她最为重要的作品之一。在这幅照片中,宾不仅自己面对镜子,而且通过侧面的一个镜子,产生了双重的反射效果,同时也使手中的徕卡相机形成了两个不同的视觉空间造型,并向两个不同的方向构成强大的张力。她和照相机的镜头构成了多重的目光视点,我们还可以从这幅照片上发现,女摄影家在拍摄时的眼睛和照相机并非接触的,是保持一段距离的,因此不仅在拍摄者和被拍摄者之间是有距离的,摄影家和照相机之间的距离,也必须是由一种被称之为“凝视”的东西连接的。这样的一种凝视就是一种张力,这样一种张力正是令人激动的神秘因素所在。1986年,也就是时隔55之后她再次运用这种形式拍下了耄耋之年的自己。



维利·罗尼

[Willy Ronis,1910-2009]

著名法国摄影家,出生于巴黎。他的父亲是来自敖德萨的犹太摄影师,母亲则是立陶宛的钢琴教师。少年罗尼倾心音乐,希望有朝一日成为作曲家,后来入伍从军。1932年复员后因父亲得癌症,罗尼不得不中断小提琴的学习,掌管起家庭照相馆业务。1949年父亲病故后,罗尼关闭家庭照相馆,加入Rapho摄影社,开始他的职业摄影师生涯。1953年罗尼和布勒松等五位法国摄影师的作品在纽约市曼哈顿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1979年罗尼荣获法国教育部颁发的摄影艺术金奖。罗尼从事摄影近半个世纪,专门拍摄法国人民,特别是首都巴黎市民的日常生活,他最喜爱的相机是法国出产的徕卡FOCA 35毫米照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