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制夫妻的悲剧婚姻……

狂风呼啸着,卷起了巨大的浪,漫天的厚重乌云黑漆漆压了下来,乌云之上,轰隆的雷声炸响,霹雳一声,如同扭曲的光蛇一样的闪电恶狠狠地撕裂了昏暗的天

  狂风呼啸着,卷起了巨大的浪,漫天的厚重乌云黑漆漆压了下来,乌云之上,轰隆的雷声炸响,霹雳一声,如同扭曲的光蛇一样的闪电恶狠狠地撕裂了昏暗的天空。

 

    轰隆!

 

    哗啦!

 

    吼嚎!

 

    这是死亡交响曲!大自然的威力在这一刻毫无保留地展现。

 

    海面上,一个巨大的旋涡像一只怪兽的嘴,就那么张着要把所有一切都吞没。狂风暴浪,撕扯着那架无力飞离的小型飞机。

 

    坐在驾驶舱,看似娇小的少女抓握着驾驶杆的手因为用力而泛白,双眸死死地盯着那个旋涡,脸上虽有一丝惧意,但是那双失去血色的唇瓣却还在不停地吐着一串串的咒骂。

 

    “王八蛋,欠踹的家伙,给我说飞机改装好了,什么破机翼,狂风扫几下就断了,是纸糊的吗?明知道我是来百慕大三角洲探险的,还给我这么烂的飞机!这次要是我有命活着回去,你们这帮家伙给我洗干净脖子,我保证不打死你们!”

 

    “啊啊啊!该死的老天,本小姐还没活够呢!”尖叫声被狂风撕碎,楼柒心里哀嚎,我命休矣!

 

    断了机翼的飞机朝着旋涡栽了下去,旋涡无穷无尽的吸力,像是在耻笑这小飞机的不自量力,轰啦一声,滔天的暴雨猛砸下来,像是压在小飞机上的最后一根稻草,下有吸力,上有重砸,小飞机打了几个旋,终是被卷进了旋涡,在浩蓝得像是幽黑的海水里几下翻腾,片刻就失去了踪影。

 

    百慕大神秘三角,果然…名不虚传。

 

    ~~~~~~

 

    “扑通!”

 

    楼柒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摔移位了,痛得她又想骂天。

 

    但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让她在第一时间就察觉了不对。

 

    安静,四周安静得让人觉得诡异。她不是被卷进了神秘海域的恐怖大旋涡里了吗?无边幽蓝的海水呢?鬼哭狼嚎的狂风暴雨呢?甚至,她那飞机的残骸呢?

 

    什么都没有!

 

    这是个什么情况!别告诉她刚才那生死险境是她在做梦,哪有那么清晰真实的梦!

 

    嗅。

 

    哪来的血腥味?

 

    好浓的血腥味!

 

    楼柒倏地睁开眼睛,一片胸膛蓦在映入眼帘,但是那片胸膛上却满布血珠,星星点点的鲜红血珠冒了出来,继而汇成血水流下,然后又有新的血珠继续冒出来。而她的双手,就按在那胸膛两侧。

 

    这是什么鬼!

 

    楼柒想飞速退开,腰间却被紧紧禁锢着,让她的挣脱不得。她的视线飞快地往上移,看到一个线条坚硬的下巴,然后是一张紧抿着的薄唇,俊挺的鼻梁,最后与一双眸子对上。

 

    冰冷的眼神中带着探究和煞气。

 

    楼柒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眼神,就像是地狱冥王,那眼神中的冰冷和煞气几乎能够把人给冻杀了。

 

    但是,这不是最主要的!

 

    “靠!!!”楼柒的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血红的眼眸!竟然是血红色的眼眸!这是什么妖怪!还是得了什么病!

 

    腰间的铁臂蓦然收紧,像是要将她紧紧地勒进怀里。楼柒感受到了一种绝对的强悍力量,这是属于男人的力量!但是,去他的,她以前单挑十个壮汉都能立于不败之地,谁来告诉她,现在她竟然挣脱不开一个男人的束缚!摔!

 

    喷火地盯着那双眸子,她愤愤地道:“喂,满身冒血的红眼君,还不放手!”

 

    那双妖异的眸子突然在她的瞪视间,涌出了鲜血,然后顺着眼角缓缓流下,两行血泪与脸上、身上所有的血珠汇在一起,滑落。

 

    楼柒倒吸了口凉气,呼吸瞬间不稳了。啊啊啊,这到底是什么人啊!真是该死地诡异!“你……”

 

    旁边突然闪出一道身影,来人看到眼前的一幕顿时暴怒了。

 

    “主子!该死的女人,敢碰我家主子,你给我去死!”一声怒喝,那男人快得惊人地伸出手抓向楼柒的肩膀,五指扣入肉的力度,让楼柒痛得皱眉。

 

    “鹰,放手。”

 

    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那叫鹰的男人动作一下子僵住了。“主子,你能开口说话?”声音竟然是万分地惊诧,带了点明显不敢置信的颤抖。但他紧扣着楼柒肩膀的手立即松开了。

 

    绝对的服从。

 

    “扶我起来。”

 

    鹰立即听从,但是动作轻柔得像是在扶起一个易脆的瓷花瓶。楼柒瞪大了眼睛,这时才发现自己刚才是趴压在这血人身上,而鹰把他扶坐起来,他竟然没有松手,紧紧地搂着她,将她也带了起来。

 

    姿势很诡异……

 

    血人坐在地上,她跨坐在他腿上,腰被他一双铁臂紧紧地锁定,就这么被紧抱在怀里。他上身不着寸缕,她全身湿透,两只浑圆肉包毫无缝隙地贴在他满是鲜血的胸膛上,这时才发现他的强壮,因为在他怀里她显得太娇小,脸只到他的肩。

 

    血人动了动,一掌移到她臀上,她向自己怀里按紧了些,他只穿着一条白色已经被染红了的丝质亵裤。

 

    如此流氓!

 

    楼柒很愤怒。

 

    “我XX你个圈圈!放开我!”咬牙切齿,要不是看他满身血,嫌脏,她一定露出她的一口坚固小白牙,咬断他的喉咙!她本来是很恐惧的有木有,但是血人的两句话却奇异的让她的恐惧烟消云散了,如果是妖怪,没有这么磁性的声音吧?

 

    但不是妖怪,却是流氓!

 

    鹰很惊骇。

 

    “主子……”

 

    “鹰。”血人低沉的声音中同样带着惊诧,“抱着她,我不痛。”

 

    月色很清很亮很美好。

 

    荒山中三人齐齐沉默。

 

    楼柒抬起头,瞪着这冒血珠流血泪的红眼君,很努力地消化着他的话。

 

    鹰单膝半跪在旁边,双眼瞪得像牛眼,见鬼似的看着她,同样也很努力地消化着主子的话。

 

    血人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在他这个角度望下去,那白色的怪异的衣服敞着领口,一片起伏的雪白……还有深深的沟。有鲜红的血渍染在一边起伏上,然后顺着那坡度,滑进了那深深的沟里。

 

    那是他的血。

 

    有细微的风声响起,接着几道身影飞掠而来。

 

    “主子!”

 

    “出了什么事?”

 

    “鹰卫,你竟然让人碰到主子!”

 

    几人如出一辙,厉声喝着便要上前去抓楼柒,鹰一跃而起拦住了他们,喝道:“她能给主子止痛!”

 

    几人顿时像被点了穴,呆住了。

 

    楼柒听到这里也消化了一些,这血人是患了什么怪病,会出血,流血泪不说,还会很痛?然后去他妈的见鬼了,抱着她可以止痛?她什么时候成了止痛药了?活了二十年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止痛的功能!

 

    正要怒斥这无稽之谈,她却猛地发现另一件让她心头狂跳的事。除去这个血人,身边这几个男人竟然都是穿着古装!

 

头束发带,身着劲装,束袖腰带绣着古兽纹,脚穿长布靴,最离奇的是腰间还有佩剑!

 

    还不等楼柒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血人突然抱着她站了起来,全身气息骤冷,“准备抗敌。”

 

    话音刚落,几名侍卫就立即收起了所有的震惊,仿佛像是排练了上百遍一般,四人分于他前后左右,拔剑对外,气息沉着。

 

    鹰足尖一点,身形突然斜窜而出,落在后面不远的一株茂密的树上,掩住了身形,但是在楼柒这个角度能够正透过枝叶缝隙,看到他右臂前伸,臂上架着一小型驽,对准了前方。

 

    另一男子则上前两步,呈先锋姿态,整个人就如同一剑一盾。

 

    楼柒讶异,在这一刻她看出来这几个人的实力,但是到底是什么样的敌人能让他们这般严阵以待?他们是在被追杀?

 

    “红眼君,打个商量如何?”楼柒小小声地道:“你看,我是一个弱小无依的小女子,你要是一直抱着我,等会打起来我肯定是累赘,不如你把我放下,我先躲起来如何?”

 

    只要把她放下,等会双方打起来,她就能够趁乱逃脱了。

 

    红眼君低头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