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世乒赛,看球的还没打球的多【斯帝卡V乒乓】

提示:点击上方斯帝卡V乒乓一键尽管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的第53届世乒赛小组赛已经结束,但除了本届世乒赛的各种利益关系者外,赛地美拉华蒂体育馆看台上

提示:点击上方斯帝卡V乒乓一键


尽管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的第53届世乒赛小组赛已经结束,但除了本届世乒赛的各种利益关系者外,赛地美拉华蒂体育馆看台上,“真正意义上的观众”没几个。“开赛第一天,我数了数,观众还不如场里比赛的运动员和教练员人多。”一位同行感慨道。这映射出了这项运动在马来西亚的地位。


空空荡荡的观众席

报纸13块体育版 乒乓占不了半块

在驻地附近的一家商店,卖东西的小伙子打听记者来这里干吗,当听说是“看WTTC(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的缩写)的”,他愣了一下,应该是不知道“WTTC”是什么东西。在去场馆的出租车上,记者与司机聊起马来西亚的体育。据这位司机介绍,马来西亚排第一的运动是足球,其次是羽毛球,乒乓球在这里不入流。这也能从报纸的体育新闻内容分配看出一斑:当地英文报纸《THE STAR(星报)》3月2日有13个体育版面,其中8个版面给了足球,乒乓球和F1、自行车、网球、田径、NBA分享其余5块版。毫不夸张地说,从版面语言上,乒乓球在当天这些非足球体育项目中,根本不突出,只在一块版上占据了中间位置,配了一张图片。但事实上,当天马来西亚乒乓球男队在世乒赛争冠组中拿下了该队有史以来的第一分。这种情况在马来西亚发行量最大的华文报纸《星洲日报》上有较大的逆转。但遗憾的是,美拉华蒂体育馆所在的位置并非华人区,“shah alam(莎阿南)”经当地出租车司机介绍,是一个马来人的聚居区。比赛在这里举行,是因为原定办赛的布特拉体育馆从去年开始封场维修,为明年的东南亚运动会作准备,只能迁址。于是在美拉华蒂陈旧的主馆外,就看到了几个用塑料布搭建起来的大棚,用作训练以及第二、第三档次球队的比赛场地。开赛前一天,国际乒联主席莅临的官方发布会,因为音响问题,运动员的采访变成了记者们各自扎堆围采,还发生了临时围墙倒了砸到人的奇葩事。

赢一局200林吉特VS赢一盘1000林吉特

别说足球了,乒乓球在马来西亚和羽毛球也没的比。为了激励队员,马来西亚队领队自掏腰包悬红激励队员,赢一局200林吉特(马来西亚货币,1林吉特约等于1.58元人民币),赢一盘1000林吉特。马来西亚国家乒乓球队的小伙子梁志锋承认,乒乓球在马来西亚的地位和影响与羽毛球没的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今年18岁的他,是受到补习中心课外活动老师的影响,开始接触训练乒乓球的。“教练水平不是很好,就是能够跟我们打几板而已。”他说,“马来西亚的羽毛球馆很多,打的人也很多,有联赛,这些乒乓球都做不到。”他说他们平均一个月才能有一次比赛。梁志锋所在的马来西亚男队世界排名只有56位,按理应该打世乒赛第三等级的比赛,但因为是东道主,他们得以和争冠组的球队交锋。梁志锋介绍说:“奥运会我们只能去一个人,而且要在接下来香港的亚洲选拔赛上去打出来才行。”这位小伙子曾几次去中国训练,去过北京,但去得更多的是正定。他说:“这次肯定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可以从他们(争冠组)身上学习好多东西。”作为队里的新秀,并且在对法国队时拿下一局的梁志锋,上了当地华文报纸《星洲日报》体育版的头条,但报纸的标题却是《马男负法赢颜面》。“我们的目标是先称霸东南亚吧!”这位华裔小伙子表示,不过他马上补充了一句:“目前我们在东南亚大概只能排在第四左右的位置,前面还有新加坡、泰国、越南。”

酱油还能有人打 国际乒联就乐吧

尽管在外界看来,马来西亚举办世乒赛无论从办赛氛围、环境、条件以及东道主的成绩诸多方面都颇有“打酱油”的味道,但其实这对于乒乓球运动而言却是一件好事。因为如今已经拥有222个成员的国际乒联,其旗下最重要的赛事世乒赛却成了“烫手山芋”。

两年前在东京世乒赛团体赛期间举行的国际乒联代表大会上,只有德国的杜塞尔多夫一座城市申办2017年的世乒赛单项赛。这种“体态臃肿”带来的问题,这次在吉隆坡再次出现,只有匈牙利的布达佩斯一个城市愿意申办2019年的世乒赛单项赛,但无论如何这对国际乒联也是一个安慰。最近举办的12届比赛,德国在2006年的不莱梅、2012年的多特蒙德分别办过两次世乒赛,中国在2005年的上海、2008年的广州和2015年的苏州举办过三次,日本在2009年的横滨和2014年的东京举办过两次。连国际乒联主席维克特也承认,如今能够举办世乒赛的国家范围已经很小,“只有一些国家有能力了,如中国、德国、瑞典和日本”。目前国际乒联有意改变这种局面,在本届世乒赛上,维克特已经明确表态要瘦身。“我们会提高比赛的质量。”他说,“可能会采取像国际足联世界杯那样的预选赛制度。”这样看来,纵然这届在大马举办的世乒赛有千般不如人意,国际乒联也只能笑纳了。(北京晚报)




更多原创微视频,尽在斯帝卡V乒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