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手指拈花的寂静女子

喜欢手指拈花的寂静女子,这样的女子,往往将手置于窗前,迎上阳光,手指就会延伸出干枯的枝桠,指尖绽放出绚烂的花。她们往往沉默隐忍,笑容示人,说话


喜欢手指拈花的寂静女子,这样的女子, 往往将手置于窗前,迎上阳光 ,手指就会延伸出干枯的枝桠,指尖绽放出绚烂的花。


她们往往沉默隐忍, 笑容示人,说话的欲望与能力退化甚至丧失。时常审视自己, 窥探内心所思所想,写字成为习惯, 成为生活隐忍以行的支撑。


她们貌似强大不可摧,平和不可欺,没有人猜透她们的内心。在她们的人生中, 心理活动状态常常是空的,盛着满满不为人知的空落。

心内还未经历成长就已近迟暮,她们充满灵性 ,却又无比感性, 虽趣舍万殊, 静躁不同,但骨子里往往有着让人恨得要死的骄傲,她们或许不美,但笑容往往直抵人心。


她们或许曾经乖戾倔强 ,曾是那样的心生怨念的女子, 不懂退让,让你讨厌至极,事过境迁, 她们内敛, 举止投足间的成熟, 散发恬然的气质,安静的对你微笑 。这样的平和又讨人欢喜, 却永远无法让你靠近。你懊丧却无法进了她心里去。


你从没看过她们哭泣,似乎一切事情都无法牵动她们的情感神经,殊不知这样的她们曾是多么让人无奈的爱哭鬼, 她们把悲伤隐藏在头发里,一直到现在 ,已经过了一段相当长久的时光。

 

她们一直在路上, 仿佛哪里都是家, 习惯行走, 即使只是独自一个,也不觉得局促, 你只看到她们淡淡的波澜不惊,仿若一切宠辱在她们明亮却无光的眼中只如秋水无痕,无声无息地沉淀。


只有她们明了哪里都不是家, 天依旧蓝得透澈, 依旧干净得让人绝望,你只看到她们一直在行走 ,却从未为谁停留。因为还没有人牵起她们干涩的小指,用温厚的大掌覆盖上去,笑容明媚的对她们说 ,我们一起回家。


但是她们喜爱一切淡的事物,比如淡淡的细水长流的友情, 习惯淡爱互不束缚, 她们没有足够的激情与血性去投入一场激烈的情感里。

 

她们往往有过一次失败的爱情 ,之后就开始坚强得不动声色。后来的日子里她们手握大把大把的暧昧, 让男子终生仰望,不前进,不后退, 不出轨, 她们把心力交瘁隐匿其后。就开始明白, 自己已不能再为谁守望。


她们的尾戒遗失, 无名指一直空落 ,或许一生孤单 ,却始终不悔。即使已垂垂老去,却仍能谈笑风声云淡风清的对来人说,我的无名指一直等待良人给我戴上呢, 你知道她们老来疯,却忘了她们一直在戒爱 ,习惯了一次的爱, 习惯了长久的不爱。


她们虚无缥缈,美好得不像话, 要命的吸引你的视线,你终其一生始终无法靠近 ,她们如罂粟 ,是让人上瘾的毒药。却又似空气,在你以为已握在了手心时, 却早已消失了踪迹。你忘了她们是静的,她们只是寂静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