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购三菱汽车:日产在中国已经违规,东风握有最终决定权

日产收购三菱汽车的冲击波,正式抵达中国。自雷诺-日产社长卡洛斯·戈恩与三菱汽车会长益子修握手出现在公众的那一刻起,他们之间的合作就与中国发生了必


日产收购三菱汽车的冲击波,正式抵达中国。


自雷诺-日产社长卡洛斯·戈恩与三菱汽车会长益子修握手出现在公众的那一刻起,他们之间的合作就与中国发生了必然的联系。而且,这对中国市场的影响已经不容忽视。

2016年5月12日,日产正式与三菱汽车达成重组协议。日产以2370亿日元的收购三菱汽车34%的股份,将成为三菱最大股东。三菱汽车成为日产旗下的一员。由此,雷诺、日产、拉达、三菱汽车成为了一个复杂的组合体。

这个联盟,在中国市场遇到的问题,需要由东风汽车公司来解决。


已经违规


按照计划,双方的框架性合作协议会在5月25日签署。预计,在经过日本政府的各种审查后,双方的正式协议会在年底生效。


协议签署后,日产可以提名4人加入三菱汽车的董事会,其中1人可获任董事长。据媒体报道,日产汽车将很快更换三菱汽车的管理层,但不会全盘洗牌。

现在,双方的联盟尚在进行之中,戈恩掌舵的汽车帝国,有望成为全球第三大汽车集团。但在中国市场,它却遭遇到了产业政策的限制。

根据《中国汽车产业政策》与《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修订稿的规定:“同一家外商可在国内建立两家(含两家)以下生产同类(乘用车类、商用车类、摩托车类)整车产品的合资企业,如与中方合资伙伴联合兼并国内其他汽车生产企业可不受两家的限制”。

现在,三菱汽车已经在中国市场拥有广汽三菱与东南汽车两家合资公司。同时,日产汽车已经是三菱汽车的最大股东,那么日产就违反了这一规定。要想合乎中国汽车产业的政策,日产与三菱在中国市场必须调整。


重组东南汽车


三菱汽车调整的第一种方案是放弃东南汽车的股权,或者邀请中方合作伙伴重组东南汽车。


在日产重组三菱汽车后,中国台湾中华汽车在公开声明中表示,日产与三菱汽车的调整不会对中华汽车产生影响。在中国台湾,这种变化可能不会有影响。如果有影响,也仅仅涉及到裕隆集团与中华汽车之间的调整,难度较小。

但在中国大陆市场,特别是面对东南汽车的时候,这种影响显而易见。

中华汽车、三菱汽车共同作为东南汽车的股东,必须要面对日产重组三菱汽车的事实。鉴于目前东南汽车已经完全的被市场边缘化,同时三菱汽车在转向SUV领域后,东南汽车的存在,对三菱汽车已经没有更多的价值。同样的道理,对东南汽车而言,三菱汽车已经无法为其独立的发展提供更多的支撑。

基于此,摆在日产与三菱汽车面前的选项有两个。

一个选项是,日产与三菱汽车直接放弃在东南汽车的股份,并将其股权转让给中华汽车,恢复到三菱汽车入股之前的股权状态。

一个选项是,日产邀请东风加入到对东南汽车的重组中来。在此之前,东风与东南汽车的母公司福汽集团曾有重组的计划,但后来由于涉及的问题复杂,不得不放弃。

在这种选择面前,东风是不是愿意接手,就成了问题的关键。不容忽视的事实是,东南汽车涉及到中国台湾以及中华汽车。与此同时,福建还是重要领导工作过的地方。把这些因素考虑进来,日产与三菱汽车必须等待东风的决定。

如果东风愿意加入到重组东南汽车之中,那么东南汽车最有可能变成东风有限的生产工厂。然后代工生产三菱品牌的相关车型。

由于东风与雷诺、日产构建的金三角计划,有排他性内容,所以在东南汽车的问题上,日产与三菱汽车需要首先看东风的决定。


东风是关键


广汽三菱成为最大的疑问。


在广汽集团重组长丰之后,三菱汽车终于在中国成立了一家具有规模的合资公司。现在,广汽三菱再次遭遇到日产重组三菱汽车后的走向问题。与东南汽车相比,广汽三菱对于三菱汽车与日产而言,价值更大
有人给出的方案是,先由广汽三菱重组东南汽车。因为广汽集团与福汽集团曾就重组进行过谈判,由一方来完成三菱汽车业务的重组具有可行性。那问题是,在福汽集团内,除去东南汽车外,还有哪些优质资产。福汽集团没有理由单独把东南汽车剥离开来。

这种方案,虽有合理的地方,但还是没有解决与法规相抵牾的问题。

在不违背金三角协议的前提下,唯一可行的方案是邀请东风加入到合作之中。如果仅仅局限在广汽三菱的范围内,这种合作只会增加事情的复杂性,而收益不高。

一种更为大胆的方案是,日产邀请东风加入到对三菱汽车的重组中,从源头上解决问题。相比于局限在对中国本土资源的整合方面,这种方案对东风的益处更多。

在走出去的国家要求下,加入到这个组合中,东风趁此进入国际市场。由于三菱汽车的重点在东南亚、东亚和南亚等市场,特别是东盟市场,三菱汽车的优势比日产不弱。因此,东风可以借助日产与三菱的资源,拓展这些市场。

有了这层合作关系,东风可以从更高的层面来左右或部分的主导对三菱汽车在华业务的重组。

综合来看,在中国汽车市场,日产与三菱汽车最可靠的选择是东风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