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炮儿,看的就是这个京味儿~

刚开始听到电影《老炮儿》的时候,只知道小鲜肉吴亦凡和李易峰和冯小刚同台飚戏,后来听说两个年过半百的中年男女冯小刚和许晴有一段非常经典的床戏,再

刚开始听到电影《老炮儿》的时候,只知道小鲜肉吴亦凡和李易峰和冯小刚同台飚戏,后来听说两个年过半百的中年男女冯小刚和许晴有一段非常经典的床戏,再后来听说好评被刷爆了?!无论是话题性还是好评度,《老炮儿》都无愧是一部有着浓浓导演管虎特有讽刺意味值得一看的京味儿电影。



《老炮儿》六爷单刀赴会

苍孙无限好,动物仍凶猛


文/来自LOFTER博主:弥敦


简单来说,这是一部剧本很好,表现上佳,偶尔用力过猛逻辑缺失但无伤大雅的爽片。

老炮本身并非好词,搁在旧时候那是溜街串巷,抖狠斗殴,嗅蜜戏果儿,醉生梦死混到四十不惑,撑着面子一呼百应,酒喝大了,钱耍没了,黑的白的哪头都不搭的主儿,比起能称一声顽主的纨绔子弟,他们多半是没家没业平头百姓,也少有浪子回头的资本和机会。荒了就是没了,是家没落下个整的倒是见天蹚炮局,看守所当宾馆睡的这么一群人。管虎眼里,他们显然要体面得多。


但就是这么些看起来应该和严打挨一块儿毫无洗白余地的真痞子,老混混,熬到人人躲在高档轿车里一脸斯文装孙子的如今,倒真像是布景在市中心cbd的武侠片儿,散发出刚硬嗜血的昔日荣光来。


倒不是这伙遗老就真有多么不染铅尘,只是霾大成这样,个个都灰成一片,只有爆粗飙脏的烟头和余威尚存的语气能让人缩在棉袄里抖个机灵。“人一犯我,我必犯人”虽然听上去有些莽撞失礼,但抬头一看四周遭都是假装的性情温柔,也难免想一撩袖子操家伙一起上。


一身血性反骨生龙活虎的时候,古惑仔的打火机点燃了不少青春岁月;如今年岁徒增,再看世间焦躁,行走又多添刍狗,老炮儿的这记回马枪杀得正当时候。

不说褒贬,也不提影片宣传里一直贴上的“精神”标签,这个称谓本身便带着一股浓郁的都市传说气息,让人着迷。


二马(冯小刚)本身演技毋庸置疑,几次客串都让人惊艳,拜倒在他一口烟牙和活灵活现的肢体语言之下。除了他本身做导演累积起来对剧本和语境的感悟,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在5年前《非诚勿扰2》出锅的时候就已经说得清楚明白,他和王朔两个老男人把最迷恋也最惋惜的感慨说得自怨自艾又血色浪漫——“苍孙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在胡同里,六爷多多少少还能存着他二两余勇,活到这个岁数,看谁都不可避免地带了些悲悯味道,他提溜这鸟笼子,挂在嘴边上的话是“举手之劳,谁都不容易,差不多得了”,任谁也瞅不出年轻时候快意恩仇的暴戾匪气。和那只大老远跑到北京城来受憋屈的鸵鸟一样,六爷仍然混迹在北京,可这里早已经不是他的老家,他们都是困在铁笼里的外来者。曾经叱咤一方的六爷,如今只在这条熟悉的街坊胡同里说话算话,有人愿意围着听他有理说理。他的讲究已经融进去了骨子里,管人盗窃,问路要一句尊称,和警察撺灯罩儿的事也说着一码归一码,在众人围着欢呼的时候,他背过身去,貌似淡然无谓:“起什么哄,散了。”但心里是聊以慰藉的,那只学不会说别话的老鸟蹦跶在笼子里,一声叠一声叫着六哥,灯火闹市,灰墙萧条,他只能自言自语一般夸那鸟儿——真他妈仁义。


他们的规矩很琐碎,小到次次给那位被唤作二哥的白发老者点上一支烟,这叫辈儿。

六爷和老哥们儿弄不懂小兔崽子在想什么,小兔崽子们确是自以为总结了他们絮絮叨叨的老年生活——只会吹牛逼。


他说着不找儿子,电话像发了霉的炮仗不响也端着爹的架子,可电话响起的时候,他像被人在屁股下边点了炮仗,踉踉跄跄差点碰翻了儿子立在显眼处的吉他。儿子惹的事儿让他迈出了胡同,在拥挤的十号线地铁里,无数个和六爷如出一辙的老炮被逼到门边墙角,黑压压一片,泯然众人,甚至在年轻人狂飙的跑车后座儿上忍不住呕吐,显出连众人都不如的垂老窘态。




张一山的口条儿很好,和二马的对戏很自然,作为客串角色让人印象深刻,影射了一众不愿意给哥们儿扛雷的酒肉朋友,在六爷眼里,他们统归于不仗义。


六爷为找到小飞,在车里绑上了一个和他们一伙儿的年轻人。这一幕十分有趣,在青年的呼救声里,六爷自称教训儿子,路过的老头往车窗里瞧了一眼,留下一句“你们这帮臭小子都他妈欠抽“。我们没法知晓这个路过又不爱管闲事的老家伙是谁,但这句台词却无疑从更世俗的层面和六爷、闷三儿、灯罩儿们站在了一起。


或许在无数条深深浅浅的胡同里,还蛰伏着成千上万个已经打湿喑哑的老炮儿,他们只走在昏暗的灯光里,等着北京冬夜刺骨的风,鼻子喷着粗气宣泄对青年人的不满和无奈。


美人不可迟暮,英雄只得白头。《老炮儿》这部片子堪称为二马量身打造,在艺术做主的世界里改写现实注定的结局——“苍孙无限好,动物仍凶猛”。


比起王朔姜文和崔健,二马谈不上是血统纯正的北京大院子弟,他的许多片子都曾经泄露出对这个圈子的心驰神往,又力有未逮,因而在嬉笑怒骂间市井气更重,这也是他在《功夫》里与周星驰式黑色幽默完美融合的线索。带着这样的底色和时代地域烙印,在“六爷”这个角色的塑造上,二马可谓如鱼得水,吊打资历尚浅的年轻演员和似乎还大雪封山滞留在飞虎山上没下来的张·杨子荣·涵予。


影片的浓墨重彩都落在了六爷的塑造上,他的一言一行都十分妥帖合适,但在传达时代碰撞,老炮和新一辈对峙的情节线索上却显得不够火花四溅,这里就要提到另一个对立面的关键人物——谭小飞。




很多人都讲,谭小飞这个角色形象非常讨喜,充满了符号感。的确如此,谭小飞的符号感很足,而且也很有设计感,展现出和其他老北京角色截然不同的精致,同时也带来这个角色的平面化和格局限制,作为一个新时代的符号,管虎对他和六爷关系逻辑的处理显然过于随意(或许是很多情节剪掉的缘故),这不仅让故事有些云里雾里,更重要的是让人无法信服小飞是如何被六爷的理想主义和仁义感化,一切都显得太突然,跳脱感非常浓重。

我很喜欢这条亦敌亦友,又像另一种精神上父子的关系线,但很遗憾这条线上的对手戏血肉不够饱满,比起六爷和晓波这种很通常的父子情线,六爷和小飞的关系更像《师父》里摧枯拉朽又江湖气十足的尊卑,但影评呈现出的感受总隔靴搔痒,好似轰隆隆打了半天雷,突然就天晴,相安无事了。


虽然情节逻辑上的缺失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谭小飞这个角色的最终效果,但这个角色仍是可爱极了。“飞”这个名字在华语影视剧里总有些飘逸难驯,又臻纯动人的意味,它仿佛已经成为一类性格的象征。


谭小飞爱看《小李飞刀》,向往书里的那种江湖,可他终成不了李寻欢,却是哪个功夫了得,单纯又有自己思想见底的少年郎阿飞,不谙世事,天真老实,又有他自己的动物性。


谭小飞作为一个不缺物质又犯过大错的官二代,一出场不见其人先闻其声,不得不说那段对讲机里的情绪塑造非常撩人,冷漠、嚣张又封闭,言语寥寥,隔着车窗时眼神阴鸷大于轻狂,压得住气场,在两场修车厂冲撞的主戏里,他的表演多数时间极为克制,在一众同龄人里显得有些沉默老成,少废话,甚至显现出许多和六爷不谋而合之处。


“老祖宗说的,万事不能打女人。”他的尖果儿撒泼一般推搡质问,他只生冷不忌般拿着那束强光看自己的车,丝毫没有恼羞成怒,还手抖狠的意思。六爷讲了颐和园野园子里茬架的规矩,小年轻们起哄般嘘声嘲笑,他却颇有兴趣压着火儿要“论理不讹人”。


从始至终,六爷走近那个修车厂里,谭小飞要么背对沉默,要么就是拿正眼和他对视,而其他人总是不屑的睥睨。


他的江湖气并不比六爷轻,六爷如今的没落虽然令人心酸,但小飞却是混迹二十多年,未曾真正见过他心中的江湖,看似一呼百应,然则浑噩度日,未免更加可怜。


也许他正在把古龙书里的文字一个一个笨拙又惊喜地拼凑在这个活生生的“侠客”身上。相比晓波所说,“图钱图女人图个乐”,和他行为里表现很典型的叛逆情绪,谭小飞的挣扎和矛盾要内敛许多,他生猛乖张又迷茫懒倦,仿佛沉迷于这个被簇拥的世界,又时时都对充斥的噪音提不起劲来。他的烟圈吐出来一个比一个绮丽,却在默默饮着牛奶的时候泄露天真。

最终他昂贵的法拉利败给了六爷这辆老爷车。


最为柔软真实的就是在他拉开窗帘,透进刺眼阳光的房间里,他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卸下来一身荷尔蒙味十足的架势和拉风劲炫的行头,满脸颓废的胡渣,眼神温和地说,对不起。然后六爷抬起手来,在新时代里称霸一方的这小子没有防御的意识,却是滑稽地陡然缩了缩身子,像教室外面挨站一节课被训导主任虚张声势吓得一惊的熊孩子。


这里的眼神处理是我心中更胜于结尾处冰面对决隐忍、纠结、震惊、仰慕和悲恸的部分,在和六爷和解的这一分钟里,他的眼神还残存着已经习惯的冷漠疏离和迟疑,并没有如同声调和语气那样柔和黯然,就像要越过火圈时,试探着迈出的步子,情绪不浓烈却十分撩动心弦,若是全然诚恳甚至流出眼泪来,反倒过犹不及。


吴亦凡的表演虽然还有mv烙印和脸谱感,不够自如,台词功力仍受到日常感的羁绊,但比以往的进步已经让人惊艳。不得不说他遇到了一个很适合他的角色,然后他们彼此成就。


不知道是谁向管虎推荐了他,但记得曾经看过导演关于选角儿一事的采访。他说,当故事自成一体的时候,文字就有了带着你走的风格,然后就会有一个人活灵活现在你心里,你就去找一个跟他很像的人,还有些时候,是有人自己贴上来了。谭小飞之于吴亦凡,就是这种灵魂和气质。


还有一个不得不说的角色,就是许晴的话匣子。许晴生得美这是毋庸置疑,她的风情特别符合八九十年代男性和当代女性的审美。她的任盈盈自然是经典,但在我遥远的记忆里,她和高曙光合演过一部《靠近你温暖我》,饰演一个性感多情,淫而不乱的第三者。高知荡妇,一直都是我脑海里她能完美诠释的角色,这绝非贬义,情色意味对女性来说应该是一种值得骄傲的魅力,它颠倒众生,又让伪君子和妒心者矢口不认。

男人戏里的女人总是显得特别。




管虎一直以男人戏为主,他自己也觉得女人应该是世界上最难了解的事儿,他塑造了黄渤的软肋寡妇余男,也塑造了厨戏痞里貌似傻婆子的老板娘梁静,这次许晴扮演的霞姨比前者都要风情万种,又刚柔并济,她风韵犹存,和六爷一起经历了时代,看尽了那时候的男人,晓得那时候的故事,她可以是六爷不愿意承认“害怕真伤了她”的避风港,也可以大咧泼辣,风风火火那手食那只能搁三分钟的爆肚儿。


男人们讲道义,女人更讲一份情义。


她裹着一身湿漉的浴袍给六爷做头,这苍孙一回手就搂住了她的屁股,她和六爷老夫老妻一样嬉笑怒骂,天雷地火刹那就失了激情,六爷解不开她的扣儿,硬着气儿也没逃过在她身上不灵了。仿佛再没什么比这个刹那更尴尬,更丧气了。


而六爷却在这时候对她说了句服软的情话。

“死你身上好啊,多少年前就想死你身上了。”


六爷这话里是带了情,也带了些垂老的怨气,但话匣子想必是一直听了真,她在飘雪里安安静静坐在他身边,家长里短地操心他的身体,又在暴雪里愤怒地踹倒垃圾桶,狂叫着我欠你怎么着,去死吧你。

她也是这出即将落幕的时代剧里一个受难者。

但同时,也是六爷们温柔的纾难者。

片子没交代霞姨是否婚嫁,只晓得六爷死了老婆,和这个十六岁就认识的姑娘拖拖拉拉到如今。没人比话匣子更懂他的昔日荣光,但她却始终进不去,像一个旁观者,站在一边从少女到中年。哪怕在冰面上,她也是熙熙攘攘里最后一个奔向他,满眼泪光。

六爷最后留给她用报纸卷起来的身家保险,破窗而入,像十五六年纪呲妞的混小子,这仿佛是他们一生的暗号。

再说管虎。


剔除拍90分钟广告mv的商人们、过把新手瘾给二马影帝腾窝儿让座的演员们和剧本用丢鞋决定走向的预告片大亨魏楠们(拿了五毛钱一定要黑一把),这几年线上的导演最有风格和性情的就是管虎和宁浩


这里不说宁浩,只谈管虎。




我有很长一段时间不知道管虎长啥样,印象里的认知只是黄渤的老搭档,梁静的丈夫。这个名字字面上就凶气侧漏,片子也充盈着一股难御的摇滚愤青气息,仿佛是近来才知道管导身长一米九,瞬间沦为长腿粉。从《斗牛》到《老炮儿》,他的作品一直都有藕断丝连的主题和冷不丁就抽一口气的荒诞癫狂,正像他自己说的,电影不能按照文艺和商业来分,但可以按照“自己舒服、老百姓不舒服是一类,自己不舒服、老百姓舒服是一类”来分,不管看没看懂,他都在贴近老百姓,同时硬起了腰杆儿培养观众,如今有“引领“而非“迎合”意识的精神食粮从业者已然稀有,这种良知十分值得尊敬,是真正温柔的力量。

现在常有人批判如今娱乐圈儿里少硬汉,多娘炮,其实编剧和导演也该分去三分之一的锅背上。有些年轻人并不安于做个安静的美男子,只是并没多少管虎这样愿意放虎归山,还拿着一管冲锋枪抵住他们的后背,让他们站直把话说利索了的导演和真的在塑造人物安心写故事的编剧。


想靠一张脸吃遍天下不是不可行,但想想你前面至少还有一个梁朝伟,十个陈坤和一百个正在逆袭的马天宇,脸算个屁。

你很有想法,跟我拍戏吧。

他们是缺真心实意说这话的前辈,而非看着脸好哄去组里做噱头,互涨身价的老司机。


片中的两位鲜肉十分幸运,最成功之处就是当大部分人谈论他们的时候,是以角色的身份出现,而非游离在角色之外的帅哥李某某和俊男吴某某。虽然表现上多多少少都有拖了老戏骨们后腿的意思,但谁都不会对试图挣脱烂片泥沼的少年郎吝啬时间。



在《老炮儿》里,能非常迅速地捕捉到管虎前作的血脉和内核。《杀生》仍然是我认为至今没有逾越的巅峰之作,也是黄渤表演风格中最原生态也最戏剧化的融合,和老炮一样,杀生也在讲“规矩“这件事,黄渤饰演的外来入侵物种牛结实在阴沉守旧的小村庄上蹿下跳,毁了伦理纲常,最后一帮村民充当乌合之众,不动声色地合谋杀死了一个不合规矩的人。


杀生讲人心罪恶,老炮儿讲人心不古,但最终赢了的都是“老规矩“。牛结实被扼杀抛弃了,谭小飞被感化驯服了,老祖宗的东西流传下来,成豪杰也成疯魔。


这就让管虎作品里的“规矩“二字十分值得玩味。小飞桀骜不驯地对六爷说,你有你的规矩,我们也有我们的规矩。说到底规矩都是人定的,它象征着权威和力量,对中国人来说又有格外复杂隐晦的羁绊和仪式感。


一个人遵守的那不叫规矩,叫闲散的自律,一帮人甚至一辈人都守着的才好意思被称作规矩。


因此我们有许多别人不懂,甚至自己都难以理解的信仰、道义和不得不喝的酒。这种情结笼罩着父辈的余威和冥顽,时常让已经习惯清谈壮胆的年轻人觉得震慑又嫌恶,而一旦被冒犯,这骨血里走心走肾的东西就流淌出来,他们像迟暮的侠客站在那里,赤手空拳地以卵击石,不分轻重好歹地维护女人兄弟,嘲笑我们连拔出剑的力气都没有。


这规矩几乎涵盖了每一代人的孤独和底线,在王家卫的世界里,是里子扯着面子,徐浩峰的侠义红尘里,是没落的人情,在老炮儿里,是堂吉诃德式的一口残气。


沉淀下来的法度气数绝非只有六爷身上的垂老英雄光环和管虎的浪漫理想主义,两部片子结合起来,这个故事好像才能完满——捱过了最丑陋的部分,让人怀念和唏嘘才渐渐显山露水,害死了牛结实的一套古董旧念救了谭小飞。我一直认为这是我们的文化里,最接近西方“救赎”和“自我净化”的部分。


高潮自然是冰上那场决斗。



没有比这更直白的了,这座城市早就不是那个模样,里头的人再怎么端着都端不稳了。

最后一场拍的算是过瘾又隆重,六爷剃头沐浴,换上老旧的军衣,在雪雾气里如同武士一般悲壮,他最后一次给二哥点了烟,路上碰见那只充满寓意的鸵鸟,伸着它颀长的脖子,昂首阔步,高傲又滑稽。


他无数次孤独的滑冰仿佛都是为最后一刻的爆发积蓄酝酿,略有松动的冰面上,一棵枯树僵直独立,天旋地转的镜头之后,六爷扛着逝去的老北京轰然倒地。


并不觉得这场戏意犹未尽,反倒认为这样的处理非常干脆,壮烈和唏嘘感来得无比震动,比拖拖拉拉再演上十分钟好得多。


虽然剧本情节漏洞,人物处理单薄,部分客串出戏,年轻演员口音尴尬等等问题都存在,导演出于自己的取向也一直很执着歌颂旧时代,显出了一些偏颇的视差,但一部拍出了土腥气,拍出了蛮荒味,拍出了獠牙不再,动物仍凶猛的片子,在这个正处在混沌挣扎的时刻进行了痛苦又骄傲的思考,值得好评


在散场的时候,我身后同场观影的女士说:“太心酸了,他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这大概,才是整出戏里戏外,最心酸的部分。

管虎导演说,“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18岁的时候,王小帅导演就是我师哥跟我说,千万别忘记18岁时候的这个劲儿啊。现在还能记得这句话,我得感谢他。”


我也感谢他。


老炮儿

  • 深夜话题:

从《老炮儿》中,你看出了什么?



请积极评论回复,参与我们的讨论噢!

◎ 以上图文由编辑再加工整理

找到上方作品的Lo主很简单。

只需要下载LOFTER,在搜索栏输入他们的 LOFTER ID(图片下方小编都有写呦~), 就可以找到他们了。


文艺连萌|覆盖千万文艺生活实践者

回复以下 关键词 查看各标签精彩内容

|教程 | 摄影|时尚搭配|二次元 | 文艺 | 电影|

| 正能量 |达人采访 | 产品建议|美妆 |

| 活动 | 专题 | 招聘|合作 |


免费冲印20张照片?点击“阅读原文”获取解锁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