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冠中的恩师-让·苏弗尔皮

“他是我最敬佩的老师,影响我终生的艺术创作和人生道路。” 吴冠中先生曾在《我负丹青》中这样说到他的恩师让·苏弗尔皮。其中让·苏弗尔皮的两件重要
“他是我最敬佩的老师,影响我终生的艺术创作和人生道路。” 吴冠中先生曾在《我负丹青》中这样说到他的恩师让·苏弗尔皮。其中让·苏弗尔皮的两件重要油画作品《泉边的裸女》和《小提琴静物》将在3月1日—15日由华辰拍卖举办的法国艺术春季沙龙中展出。



《泉边的裸女》 让·苏弗尔皮 (1891-1981)
布面油画,尺寸65 x 55cm,含框尺寸103 x 90cm
左下角签名、标注时间
创作于1947年

2013-2014年上海中华艺术宫《上海与巴黎之间——中国现当代艺术展》参展作品


《小提琴静物》让·苏弗尔皮 (1891-1981)

布面油画,画面尺寸61 x 50cm,含框尺寸78 x 67cm

右下角签名、标注时间

创作于1948年

2013-2014年上海中华艺术宫《上海与巴黎之间——中国现当代艺术展》参展作品



年轻时的吴冠中与恩师苏弗尔皮(Jean Souverbie 1891—1981)

文/祝重寿(在原文基础上已略作修正)

最近我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图书馆翻拍资料,无意中发现了吴冠中的恩师——法国大画家苏弗尔皮的壁画。清华美院图书馆二楼阅览室有本全面系统介绍巴黎历史及其文化艺术的书:《巴黎——文化和艺术之都》,其中介绍了苏弗尔皮大师,并附有他1937年为夏伊奥宫画的壁画。关于这幅壁画,吴先生在《百日谈》中有介绍:“苏弗尔皮教授的一幅大壁画在夏伊奥宫。我赶去看。老师的大壁画以现代化的造型艺术与夏伊奥宫现代化的建筑语言异曲同工。作品取材于希腊古典音乐与舞蹈题材,底层人物是倾斜着身体弹奏乐器的男人,上面是几个裸体女人优雅的舞姿,颇具波提切利《春》的韵味。最上面是希腊诗人荷马的巨像,长着大胡子的荷马手抚五弦,目送飞鸿。荷马的后面有一大块留白,好像打开天空的窗子。作者着眼于整体结构意境的需要,无需将此具象化,而采用意象的手法。人物比例有对比与反差,造型有背影、有侧面、有正面,人的每一个方面都表现出力与美。”


夏伊奥宫


苏弗尔皮壁画《音乐》上半部


苏弗尔皮壁画《音乐》下半部

关于苏弗尔皮大师,吴先生在《我负丹青》中也有介绍:“苏弗尔皮是四五十年代前后威震巴黎的重要画家、法兰西学院院士。他的作风磅礴而沉重,主题大都是对人性的颂扬。如《母性》,庞大的母亲如泰山,怀抱着厚重的金矿似的孩子;《土地》,坐镇中央的是女娲似的人类之母,耕畜、劳动者们的形象既具古典之端庄,又属永恒的事态;《昼与夜》……我到现代艺术馆、夏伊奥宫等处找他的作品及壁画。我确乎崇拜他,也是他启发了我对西方艺术品位、造型结构、色彩的力度等等学艺途中最基本的认识。”“饮水思源,我很怀念苏弗尔皮,是他引我进入了西方造型艺术的门庭。这位四五十年代巴黎美术界的巨擘,今已很少人提起,几乎被遗忘了。现代博物馆里他的作品被撤下了,夏伊奥宫的大壁画也未找见,德群帮我一起找,向人打听,书店寻找他的画册,都无所获,人一走,茶就凉。艺术的淘汰如此无情,如此迅猛,我为他叫屈。”“他是我最敬佩的老师,影响我终生的艺术创作和人生道路。”苏弗尔皮和吴冠中的师生情谊,堪称师生关系的楷模!

苏弗尔皮1891年生于法国布洛涅。17岁时结识了纳比派的德尼和塞律西埃,受他俩影响,走上了美术生涯。25岁进入朗松学院学习,上世纪20年代他对立体派大师布拉克很感兴趣,受到其影响,苏弗尔皮的画也有立体派的风格。30年代他画大壁画,名声鹊起,前述夏伊奥宫壁画《音乐》是其代表作。1945年,苏弗尔皮成为美术学院教授,学院为他建立了工作室,吴先生就是此时赴法留学,拜在苏弗尔皮门下,进入他工作室学习,受益终生。苏弗尔皮的壁画讲求形式美感,装饰性很强,与其所装饰的建筑完美结合。

苏弗尔皮是法国装饰艺术运动中的巨擘之一。装饰艺术运动是世界艺术设计史中最初的三个运动之一(工艺美术运动、新艺术运动、装饰艺术运动)。在这三个运动中,装饰艺术运动时间最长、最成熟、影响最大。装饰艺术运动始于20世纪20年代, 盛于30年代,40年代仍有影响。装饰艺术运动的主要成就是建筑及其装饰(室内壁画和室外浮雕壁画),当然还有工艺美术和艺术设计,诸如家具、玻璃、陶瓷、漆器、金工、首饰等等,也有建树(一般人谈装饰艺术运动,只谈后者,不谈前者)。装饰艺术运动于上世纪30年代获得大发展,尤其是1937年巴黎举办世界博览会,兴建了夏伊奥宫、东京宫、殖民地博物馆等一批新建筑,内用壁画,外用雕塑装饰。例如夏伊奥宫内有苏弗尔皮画的壁画,外有很多雕塑装饰;东京宫内有杜菲的壁画《电气化》,外有布尔德尔、让尼俄的雕塑装饰;殖民地博物馆内有壁画,外有让尼俄的雕塑装饰。这批建筑及其壁画都是装饰艺术运动的经典作品,无疑都将被载入史册。与装饰艺术运动并行发展的还有功能主义,二者互相影响,各有长短,不可偏废。可是令人遗憾的是我们今天谈功能主义的多,谈装饰艺术运动的少,这是很不明智的。尤其是21世纪经济发展,生活富裕,艺术设计正在迅速发展,我们更应该重视研究装饰艺术运动。


1947年底吴冠中与中国留学生在巴黎凯旋门前

       吴冠中1947年8月抵达巴黎进入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他利用课余及假期参观卢浮宫、凡尔赛宫等,几乎游遍了欧洲的美术馆和博物馆。

       "我到了巴黎了,不是梦,是真的,真的到了巴黎了。头三天,我就将鲁佛尔博物馆、印象派博物馆和现代艺术馆饱看了一遍,我醉了!"


1948年,吴冠中于巴黎凡尔赛宫前

       1948年吴冠中进入苏弗尔皮教授的画室,接触到各种现代流派,终生受益。

       吴冠中永远记得教授的教诲:“艺术有两条路:小路作品娱人,大路作品撼人。” 

       法国装饰艺术运动影响全世界,自然也影响到了中国,早在40 年代,庞薰琹、张光宇就已受到了装饰艺术运动的影响。上世纪50 年代,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成立,庞薰琹、张光宇、祝大年、张仃、袁运甫、乔十光等开创了装饰画派,轰动一时,影响至今。工艺美院装饰画派重视形式,讲究装饰,长期以来一直被边缘化,如今才逐渐被认为是艺术教育与创作的正道。吴冠中先生虽然不属装饰画派,但是他在美术界大声疾呼形式美感,强调形象思维就是形式思维(这是美术理论研究的一大飞越),有力地策应了装饰画派的发展。吴冠中先生还将形式美的规律用于表现性艺术,提高了中国艺术的艺术品位,这是他对中国艺术的又一伟大贡献。正如吴先生所言,他一生成就是与其恩师苏弗尔皮的教导分不开的。可见这位伟大的教师对中国艺术史的巨大贡献,而这一切苏弗尔皮自己却已全然不知。

 

祝重寿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转载自:艺术中国        

文章来源:《装饰》杂志2011年第2期




展览时间:2016年3月1日—15日

导览:2016年3月4日  下午 2:00

地点:朝阳区东三环北路19号 中青大厦1501

           华辰拍卖多功能厅

联系人:刘颖   



电话:8391.5366
邮箱:info@huachenauctions.com
地址:北京朝阳区东三环北路
中青大厦1501
长按二维码华辰拍卖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