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视角-综合管廊——一个有内涵的终结者

生活在城市里,你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困扰:为何修路总是停不下来?今天修下水管道,明天铺设通讯光缆,道路隔三差五被开膛破肚,窨井盖就像马路上的一个
生活在城市里,你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困扰:为何修路总是停不下来?今天修下水管道,明天铺设通讯光缆,道路隔三差五被开膛破肚,窨井盖就像马路上的一个个“补丁”,反复开挖不仅影响了居民的生活环境,有时还会危及到城市安全。然而综合管廊的出现能够终结这些“扒路军”的尴尬。
综合管廊:有内涵的终结者
综合管廊是指在城市地下建造的管线公共隧道,将电力、通信、燃气、给水、热力、排水等两种以上市政管线集中敷设在该隧道内,实施统一规划、设计、施工和维护,可谓内涵丰富。其建设将有利于提高城市综合承载能力和城镇化发展质量,为管线提供集约、高效、安全、永续的保护。
城建设计:有来头的设计者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15年初中国大陆地区综合管廊规划长度约800km。我国在1994年建成了“国内第一条共同沟”——上海张杨路共同沟,城建设计也从此开始了至今长达22年的综合管廊设计和研究工作。
已完成的上海世博园综合管廊改造工程,对世博综合管廊进行了总体提升,完善了原先的缺陷;建成的合肥滨湖新区综合管廊工程是国内首次采用预制成品管作为管廊主体结构。目前,在上海、合肥、天津、厦门、深圳、临沂、宁波、上饶、吉林等地正开展综合管廊的规划、设计工作,设计、在建或已建总线长达500多公里。
综合管廊:有身价的高富帅
国内地下综合管廊的建设成本,目前已经达到每公里1.2亿元左右。虽然初期建设成本较高,一旦建成即可一劳永逸,是解决马路拉链顽疾的根本之策。城建设计总院在进行地下管廊必要性分析中发现,入廊管线的使用寿命和抢修成本与直埋管线建设方式相比,优势明显,其社会效益也远大于经济效益。为了加强入廊管理,政府已明确要求“在地下综合管廊以外的位置新建管线的,规划部门不予许可审批,建设部门不予施工许可审批,市政道路部门不予掘路许可审批。”同时,鼓励创新投融资模式,推广运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等,由城建设计总院设计的天津于家堡综合管廊工程,是国内首次采用投资、设计和施工一体化建设的综合管廊,对完善融资支持起到推动作用。
城建设计:有魅力的技术控
城建设计认为,建设地下综合管廊的原则应有三个:确有必要建设的重点区域、发展中的新城区和规划管线密集区域。
临港地区作为未来上海重要的战略发展高地,据规划,临港新城将建设干线综合管廊80km,其中位于临港新城主城区的北岛西路综合管廊工程成为率先建设的示范项目,也是上海申报综合管廊试点城市的拳头项目。
在该项目中,将污水管和天然气管纳入了综合管廊,并首次采用预埋式成品支桥架系统和机械人巡检技术,相比传统的支桥架系统,预埋式成品支桥架系统安装迅速,便捷,美观环保,经久耐用,最大优点可根据实际入廊管线进行灵活调整,满足管线安装需求。
综合管廊:有争议 不完美
根据国内外入廊公用管线种类的比对,和国内现有不同市政管线出现频率的统计,其中重力污水管线入廊屈指可数,燃气管线仅为6例,是否将排水管、燃气管纳入综合管廊成为目前国内主要的争议。
城建设计:有突破的探路人
城建设计总院认为,因地制宜才是地下综合管廊设计时的重要一环。燃气管事故大部分是其他工程施工不当对其破坏造成,自身发生事故少。在临港新城综合管廊工作中,将燃气管纳入综合管廊。燃气舱室可以有效保护燃气管道,减少工程施工及地质灾害对燃气管道的破坏;燃气舱室的燃气浓度探测仪可以有效地监测燃气管道的泄漏、破损等情况,并及时报警等。
重力流的排水管道进入综合管廊存在诸多难点:重力流的坡度要求如何满足,地块污水支管如何与管廊内污水管连接,管道发生堵塞怎么办……,临港新城北岛综合管廊工程首次在平原地区将重力流污水管纳入综合管廊,开发出一套重力流污水管道在管廊内布置技术,彻底解决以上问题,为其他类似工程提供经验参考。
城建设计:求创新的领“行”员
城建设计认为,综合管廊主体结构的标准化、产业化是未来发展的趋势。多年来,我们一直致力于管廊预制拼装技术的研究和开发,厦门翔安南路综合管廊工程就是很好例子。
管廊主体结构、倒虹段、管线结合井、进风井以及通风机房等全部采用预制管节进行拼装,全线预制化达98%以上,大大的加快了施工进度。



主办:上海市交通工程学会
上海市排水行业协会
上海市城市建设设计研究总院
承办:《中国市政工程》编辑部
上海城市雨洪管理工程技术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