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魏:时尚的战争与和平

时尚的战争与和平说实话我每次站到这样的舞台,或者出席饭局的时候,我经常会猜想你们想到我的职业的时候会是什么感觉。我经常遇到的两种眼光,一种是“


时尚的战争与和平




说实话我每次站到这样的舞台,或者出席饭局的时候,我经常会猜想你们想到我的职业的时候会是什么感觉。我经常遇到的两种眼光,一种是“高大上”、“女魔头”;另一种眼光是“肤浅”、“浮躁”、“虚荣”,“除了会穿衣服还会干什么”……


时尚离我们有多远?


我在时尚杂志做差不多第10个年头的时候看到一本书——挪威的哲学家写的《时尚的哲学》。序言中有一段文字让我觉得特别想拥抱这个人。他说:“在很多的文字中使用前缀“时尚”(比如“时尚的哲学”),就会使这个词丧失主旨和重要性。


直到20世纪80年代,人们对于时尚的严肃研究,对研究的主题仍抱有道德谴责甚至蔑视的倾向。“看了这个导言,我觉得一个研究时尚的哲学家都被认为是肤浅的,那我一个做时尚的编辑被认为肤浅就太正常了。(笑声)


当我在这个行业做到第20个年头的时候,我真的经历了一场从战争走向和平的过程。来腾讯之前,你们也想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一方面我想的(你们都是)新媒体人,而我们今天已经是传统媒体人了,在你们面前好像已经是很OUT的人。所以,今天的每个人都在不知不觉的被符号被标签被品牌化。这是消费时代的特征。有人说,世界在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正面临着一个非常大的挑战——身体和心灵的安顿。国外一个社会学家曾经预言:在欧美(包括西欧和北美)很快能实现——工作30年就能赚到足够度过一生的钱。这意味着,我们一生只有不到一半的时间在工作,而另外的一半甚至下半生都将是消费者。(所以)在消费的社会中,品牌文化和时尚文化已经是我们躲不过的话题。那么我们应该如何与时尚相处?如何面对在中国越刮越列的奢侈品的大潮?


我与时尚的战争


1994年我大学毕业来到《三联生活周刊》,那时候我是文艺青年。大学学新闻专业,觉得只有做政治、经济、社会新闻才是真正的新闻,但阴错阳差我在1995年的时候离开了三联,来到了《时尚》。当时我的老板面试我:“徐巍你怎么看待时尚?”我说:“时尚就意味着肤浅和浮躁”。(笑声)当时在我的眼里,时尚真的是这样。这是我大学毕业时的照片,大家可以看出一个很文艺女青年的样子。我真的不知道老板当时什么原因录用了我,让我误打误撞进了时尚圈,我进入时尚圈之后面临很多的纠缠。


首先是关于我个人,我的体重,大家知道时尚圈是以瘦为王道的圈子,我们的时尚圈有一句话叫做美的反义词不是丑是胖,在这个圈子如果你不穿零号的衣服几乎没有办法在这个圈子生存,所以减肥是时尚圈永远的话题。还有一个是我的颜值,我的脸被各种大师包括路边算命的都会说徐巍你张了一张非常有福气的脸(笑声)。。。但时尚圈不是这样的,时尚圈要的人是骨感的、小V字的脸。所以我每次在录视频的时候都很焦虑,当我听说来要来到腾讯的时(我知道腾讯的人技术都特别强)。我就想,你们能否发明一个能把视频PS的软件,我相信用户会超过微信。我的第三个纠结,是关于作风。在时尚圈,我经常会被人夸低调。刚开始我以为他们是在夸我,但我后来才知道,在时尚圈这是在骂人。这个圈子里流行的作风,是你作为设计师要拿一把扇子,你作为女魔头可能要带着墨镜去看秀,如果你是时尚的普通编辑你需要用艺不惊人死不休的精神去博街拍,这样才能红。


带着这种自我的纠缠,我还去到巴黎的秀场、米兰的秀场,我观察所有坐在时尚圈第一排的人,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这个圈子有很多不作不死的人。看一场秀要换三套衣服。但也有一些穿着相对比较低调,品质很好,也很时尚,但不是那么高调的人。我发现,其实在这个圈子其实和任何其他的圈子一样,都有各种的生态,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生存方式。今天我除了和我的体重不时较劲之外,对于我自己个人的战争开始慢慢的讲和了。但是,自我入时尚圈以来,作为一个文艺女青年我和时尚从来没有停止过,包括到今天也还在进行。


于是我就想,我怎么应对这场战争?身处时尚圈,我有很多机会接触到很多的品牌。我问自己,人们为什么买奢侈品。大家都知道,互联网圈有一个互联网老大曾写过一篇很著名的文章来声讨LV,问它为什么卖的这么贵,说很黑心,这个互联网老大后来做了一个讲究手工艺的衬衫,价格是129。所以今天我也很感兴趣,大家怎么看待奢侈品?


我在奢侈品圈差不多20年,访问了很多奢侈品的工厂,被请到很多品牌的作坊中去看,一个品牌为什么被称为奢侈品。奢侈品的六大核心价值是:第一悠久的历史。品牌卖给你的不是它包包和材质和成本,而是传承——持续维系的传统。很多的品牌有100年200年,这其中有它的文化和积淀的品牌故事,还有无可取代的技术。所有的品牌都会给你讲它的手工艺。比如我们每次去爱*仕的活动或者其他的品牌活动,他们都会把自己的技工请过来。很多的技工已经在这个企业工作了几十年,所以手工艺的尊敬是奢侈品产生很重要的源头,包括独一无二的经营哲学。一个品牌为什么会卖那么贵,因为是一整套的行销理论,行销的渠道和行销的方式打造出来的,还有独特的审美价值,每个品牌都在不断的做跨界设计,他们自己的审美设计也在不断的呈现给消费者,还有高品质的商品,体系品质的保障,你买一个奢侈品,从你进店门口到离开所有的收发服务是奢侈品构成的一部分,所以有一句话叫做一个品牌的国际影响力胜过一个总统,可能很多人并不知道法国的总统是谁,但我们可能会叫出很多法国奢侈品牌的名字。


这是某个奢侈品跟我们讲它的品牌故事的时候所列举的数字:一个简单的包包要经过200多道复杂精细的加工工艺,完成一个皮包需要老技工花18小时的时间,仅仅制作这个包的手就需要耗费5小时。所以当中国的消费者和世界的消费者被这样的故事一遍一遍教育的时候,你买奢侈品的时候买的不是包包的成本,而是买这个品牌所被定义的符号和所带来的身份的认同,其实他最后卖的是是一个梦想。

奢侈品牌我们当年叫做奢侈的圣物时代,那个时候品牌仅仅被一些少数人所拥有,今天变成了品牌时代,变成了一个大众的狂欢,今天面临互联网的冲击,奢侈品在全世界面临的挑战会越来越大,因为今天她们无法抗击互联网的魅力,所有品牌的稀缺性、品牌的故事和服务怎么在互联网上去复制。虽然现在有很多的奢侈品开了自己的官网,但他们在全世界也面临着很大的挑战,就是他们的奢侈精神如何在今天的时代去延续。你可以说这样的品牌,比如它的高溢价值就产生在以上这些地方,它是否值得?这个我也没有答案。比如我为一个品牌溢价超过百分之二十、三十,或者百分点两百、三百,我怎么判断我要不要买奢侈品和我怎么来看待品味,怎么来看待等级?于是我开始了我的第二条路。


名牌的高跟鞋不错,但你的愿望要高于这些


有一次我在一个时尚活动见到一个著名时装设计师,我问他怎么看待人和奢侈品的关系?他说成功舍弃所有这些以物欲为代表的产品。奢侈品就像一瓶香水,可以闻嗅但不可以喝。


这是我开的一个栏目,叫做客座总编辑,我每一期请来各种设计师文学家来我的总编会客室做客,问他们所有我想问的问题。这是冯唐给我的回答,他说物件的确存在高低贵贱,我们的前半生可能在修炼自己的品味,知道什么样的东西是好的东西,它好在哪里,可正是因为知道这些高低贵贱的差别之后我们还需要再次苦修,去意识到这些差异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不同的物质在不同的时候给我们带来的那些细小的温暖和快乐。


这是台湾生活美学家的叶怡兰。我有一次采访她的时候的她给我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有一个土豪在家里用红酒炖牛肉,用的牛肉是日本顶级的和牛肉,用的葡萄酒是价值千万以上的伯根地的葡萄酒。叶怡兰说,其实她觉得这两样东西他都用错了,因为日本的和牛肉有非常多的油脂,一下锅炖的时候油脂就溢出来了,伯根地的好红酒适合慢慢品,用它炖肉真的太浪费了,所以所有的顶级东西加在一起就是最顶级的吗?顶级为我们来讲又意味着什么?她说了这句话对我的启发非常大——等级的意义在于适合,在于你对它的了解,在于此时此地的合适。就和你爱一个男人一样,这个男人再好,但此时此地不合适,有等级的区分又有什么意义?


我还问了一个宗教人士。那一年我和一个好朋友去香港听了一个佛教的课程,我想作为一个佛教人士他一定是反对奢侈品的。他讲座之后有自由的提问时间,我就问他说你对名牌对奢侈品怎么看?我以为他对提出非常愤世嫉俗的观点,但他跟我说的这句话是:“名牌的高跟鞋不错,但你的愿望要高于这些。”


在一次一次的发问过程中,我突然发现一个有趣的点,很多人对于奢侈品的观点不是对立的,不是冲突的,不是你死我活,不是充满了火药味的,但这些观点对吗,我也不知道,然后就开始了我的第三条路:买,买,买。


要不要和奢侈品打交道?


很多人,说你们时尚人挣多少钱?其实我们并没有像大家想想的挣这么多的钱,因为我们在这个圈子接触时间多,接触的品牌多,买的机会更多,喜欢的更多,也有一些权利比如以七折的价格在法国的巴黎买到一个好的奢侈品,所以我就开始了我买的过程。因为我想非常细微的体会到,到底奢侈品给我们什么样的快乐?这种快乐能够持续多久?这种快乐是什么样的感觉?在这个过程中我就是在解决我身上所有的战争,就是我刚才说的这些在我脑子中天天打架的东西。


下面我给大家分享的就是我买回来的经验和教训,这些经验和教训并不一定是标准的,因为我相信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标准答案。


第一是要不要和奢侈品打交道?我不知道现场有多少人认为时尚和自己无关,大家可以举手。(停顿)居然没有!有谁认为奢侈品是和自己无关的?有几个人。我以为腾讯的举手比例会非常高,看来大家真的很时尚,这又是一个误解。我们今天买一件衣服的时候真不是因为它旧了,而是因为看厌了过时了,所以今天功能性的需求正被愉悦代替,要不要和奢侈品打交道?我觉得,如果可以为什么不?


有一次我在杭州出差,看到杭州的机场有一个非常明显印有LV标志的垃圾桶摆在卫生间,我当时很好事的找到机场的人员跟他们讲,这是不好的,因为机场是中国的窗口,这样的赝品出现在那里真的不好。我还看到很多打扮非常时髦的年轻人背着印满假LOGO的箱子,关键是这个箱子一看就知道是假的,这个品牌压根不可能出这种东西。所以我觉得奢侈品就像一个标签,人生会面临很多的标签,如果你对所有的东西都是标签化的,你就阻碍了很多了解它的过程。


第二,买奢侈品是否就等于是有品味,这也是我经常遇到的问题,大家也会说你们时尚圈的人经常买奢侈品,你们是否很有品味,我的答案是不。买奢侈品其实就和你喜欢任何一个东西一样,只是你个人的一种喜好,买并不表示有品味,因为我觉得很多人这一辈子对奢侈品就没有感觉,就是喜欢棉的麻的便宜的东西,为什么不可以,但如果我喜欢,为什么我又不可以买?所以我愿意把品位的“位”字用“味”来代替。我们一生跟很多的东西打交道,我们是在品味其中的味道,一个好的茶叶,一件好的衣服,一个好的化妆品,包括我们所接触的所有美好的事物。如果我们的一生能够开启自己所有的感官,能够去辨别这些好事物给我们带来的那种温柔的触感,那种闻上去的味道,你突然发现即使一个烂梨也能解渴,即使一碗很差的方便面也可以填饱肚子,但如果有更好的品质,更好的器具在你周围,不是一件更好的事情吗?


第三,奢侈品是否等于炫耀?我曾想我们为什么要花三万买一个包,这是一个很疯狂的做法。但团队的小孩跟我说,我喜欢包为什么不可以,千金难买我愿意。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跟她们对话,因为人生有很多的欲望需要你去正视需要你去通过和穿越,如果这个欲望是如此真实的,而且又没有妨碍到别人,我觉得没有任何人可以指责我们,比如我们花3000块去买你梦想的旅游,花3000块去住你很好的酒店,这些品味有高下之分吗?很多人觉得有,听音乐的人一定比买奢侈品的人要高雅高尚,我觉得今天这个消费注意的时代,我们买的是愉悦,而愉悦本身没有人可以榨取另一个人。但如果你只是为了炫耀,我给他的建议是有点太可惜了,如果你花了很多的钱,你80%都是在给别人看,这真的太可惜,所以我觉得人可以不买奢侈品,但买的话你也不用管别人的眼光,只要你喜欢,然后你在买的过程中你会审视一件物品带给你的快乐有多少,它真的能让你获得满足吗?所有的奢侈品都经历发生期、发展期、成熟期、炫耀期、舒适期,它会有一个过程,像当年的韩国日本包括欧洲美国都经历过这样的阶段,中国的消费水平提高的很快,很多的人从买印满LOGO的品牌,到开始买自己喜欢的品牌,到开始买潮牌,我不买那些你们认为的大牌,你们时尚杂志推荐什么我就不买什么,我就买那些能表达年轻人态度的品牌,我觉得这很好。我觉得只要我人生大于50%的快乐是我自己的就很OK了。



我还是我,只是穿了更美的衣服


有钱等于有品味吗?我相信很多人也说当然答案是NO,但在时尚圈,我们所有的小编辑也会被嘲笑的一个点是你们时尚圈的点是挣着3000块的人给挣3万块的读者描述挣30万的人是怎么生活的,这是一个流传很广的段子,以前我也觉得我们真的很丢脸,我们怎么会这么爱慕虚荣,拉大旗作虎皮,但我现在觉得有钱和有品味当然不是一回事,一个挣30万的人可能真的没有一个挣3000块的人会买衣服,因为我们天天接触天天了解,时尚圈有一个特别有趣的规则,如果你花了很多钱买了一身名牌,时尚圈的人会说你很有钱,但我们认为时尚的包括是很有型,所谓的有型是用你自己创意的方式搭出流行的感觉,所以在今天,我觉得钱跟品味真的是两回事,我觉得中国整个社会越来越向经济提高,收入提高的方向迈进,我们有了钱能去欣赏物质不是坏事,物质有的时候可以帮我们通往精神,比如茶道、花艺、香道,很多好的物质能让我们思索很多精神的东西,物质是起点,不是终点。有人问我,徐巍你今天热爱奢侈品吗,我说喜欢但不热爱,因为你会发现一个物品带给你的快乐很短暂,今天你买了一个包一季就过时了,你背的时间很长,你会又买一个包,所以我觉得有钱和有品味是两回事,我们今天学会欣赏物质和精神,这两者都是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有品味的途径。


前十年我的生活是在和奢侈品贴标签的过程,这些所有的标签都在我的脑海中,我天天和它打架.前十年是衣服穿我,我穿名牌服装是为了参加品牌活动,我不能穿印着LV的包去参加Prada的活动,这是在时尚圈不可以做的事情。我买了一个包一定会想:“你认得我买的包是什么吗?”


但接下来这些所有标签的东西在我脑子中开始慢慢的变化,慢慢开始消除,最后我觉得是一件一件撕标签的过程。从刚开始看山是山,山水是水,从对品牌没有概念,只知道这是衣服,这是鞋子,到慢慢的开始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经历过很多的战争和冲突经过很多年,你买你看你了解我相信你最后会重新回到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你能体会到在街边喝啤酒会很快乐,用普通的包可能也会很快乐,但如果有更好的品质,为什么不呢?


这是另一个写时尚的哲学家,(我觉得时尚哲学家都很肤浅,连名字都一样)。他书里有一个观点是我觉得特别有感触:他说与大众相对立未必是个人有力量的标志。相反,有力量的个人会从容地顺从包括时尚在内的各种普遍形式,因为他(她)有足够的自信,自己独一无二的价值不会被同化、淹没。我曾经是一个天天反时尚的人,但是你会发现,(你之所以)反时尚,是因为你在乎它,你是被它的价值所左右的。在你和它打交道的过程中,你要小心被它淹没。有人说时尚是大陷阱,在这个大的陷进中所有的人都在追求同质化的东西,这个时候你很容易被物质所驾驭。所以你和时尚要保持一定的独立性,你时时刻刻要想到:即使即使只是买一件衣服,我的独立性在哪里?抛去时尚这些东西,我独一无二的价值在哪?


今天,我对时尚所倡导的精神和物质,已经越来越讲和了。就像我开篇分享的一个观点:名牌衣服不错,但我的需求要高于这些。我觉得物质是一个非常好的起点,而在这之上我觉得我们应该更多追求那些能给我们带来更大快乐的东西,无论是音乐、还是旅行,或者这个世界上更美好的体验。


这是大家都看过的《穿Prada恶魔》的电影,当时这本书来中国的时候他们曾找我作序,我一直在纠缠,作为时尚人士我是该骂还是该赞?看完之后,我挺有感触的:Prada的这个小助理从一个刚开始从来不懂时尚的人,到被她的男朋友质疑:“你怎么不是我原来认识的人了”?这个小助理跟她男朋友说:“我保证,内容不变,只变包装。”


这也是我想跟大家说的话。在今天这个舞台上,即使有人用浮躁、虚荣等标签给我定义,我都无所谓了,我既不会特别的愤怒也不会和他争论,因为我想说的是:我还是我,只是穿了更美的衣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