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远一男子突然死亡!其兄弟拒与哥哥女儿分遗产:娃娃肯定不是我哥亲生

文 |车安达责编|云朵事情要从今年7月25日说起,仿佛就是从那天开始,李叶红的心里就像被压了一块石头,这块石头还要压多久,谁也不知道。“消失”的前夫

文 |车安达

责编|云朵


事情要从今年7月25日说起,仿佛就是从那天开始,李叶红的心里就像被压了一块石头,这块石头还要压多久,谁也不知道。


“消失”的前夫


7月25日,女儿卫燕与父亲卫方旭通了最后一通电话,说好过几天便和母亲一起去开远看望他。然而电话挂断后,卫方旭的电话就再没接通过。


8月3日,李叶红带着女儿从蒙自出发前往开远寻找卫方旭。自从2005年和卫方旭离婚后,李叶红和女儿便搬到蒙自生活。之后,李叶红嫁给一个和她一样有着视力残疾的男人,夫妻二人在蒙自市文澜镇一条老街上,租了一间老旧的铺面,开了一个盲人按摩室。但李叶红和卫方旭并没有因为婚姻破裂而老死不相往来,因为女儿,他们就像老朋友一般,继续保持着联系。


这次寻找无功而返。卫方旭并不在家中,房子换了门锁,原本交给李叶红使用的钥匙再打不开这扇门。从窗户往里看,李叶红看到卫方旭家中“有一些东西不见了”,似乎重新打扫过。


卫燕站在窗前再次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回应她的仍是冰冷的语音提示。“可能是出去旅游了”,虽然心中已隐隐不安,李叶红母女还是将事情往好的方面推测。


8月12日,和卫方旭失联17天后,李叶红自己再次前往开远寻找。她面对的,仍是拨不通的电话和空荡荡的房子,仿佛卫方旭一声不响地就从世间蒸发了。


焦急的李叶红在卫方旭所居住的小区内徘徊。一位环卫工人走过来问她,“你是不是这房主的老婆?”环卫工人告诉李叶红,卫方旭遗体已经被运走,家中有人打扫过,扔出来许多照片,其中一张像是三口之家的全家福,李叶红就在上面,他记得。


听到噩耗后,手脚瘫软的李叶红不记得自己怎么去的开远市西城派出所。在那里,卫方旭死亡的事实被确认,打电话到火化场一问,卫方旭遗体已在8月2日火化,办理人为卫方旭弟弟卫方浩。


据开远警方介绍,西城派出所于7月29日接到抄电表的工作人员报案称,发现卫方旭躺在家中的床上一动不动,且能闻到臭味。民警赶到现场时,死者的两位弟弟已经在场,经过民警现场排查以及法医初步检查的结果,排除了他杀和自杀的可能。因为卫方旭有糖尿病史,卫方浩和卫方波对该认定无异议。在询问死者是否还有其他亲属时,警方得到的回答是:“哥哥离婚,没有生育能力。”


前妻:女儿未来的学费怎么办?

“他(卫方旭)这辈子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一辈子都是那么苦。”在简陋的盲人按摩室内,李叶红回忆着这段经历。最初的语调低沉平静,当谈到前夫死前生活的时候,她突然开始哽咽,嘴唇咕噜了几下,发出低呜的哭声。


卫方旭是开远市糖业烟酒公司的一名退休职工,1998年10月经人介绍,与李叶红相识。一年后,两人自愿登记结婚,2000年11月,女儿卫燕出生。这段婚姻持续了5年,由于两人年龄相差近20岁,老夫少妻的生活难以持续,2005年2月,两人协议离婚。


李叶红提供的离婚协议书显示,当时达成的协议为:女儿卫燕由李叶红抚养,卫方旭每月支付抚养费,直至女儿年满十八周岁。卫方旭所居住的开远市糖业烟酒公司承租房由卫方旭继续承租,卫方旭死后由女儿卫燕承租使用。


在李叶红口中,离婚后的卫方旭也一直是个“称职的父亲”, 这个曾经的三口之家经常团聚,偶尔一起出游,拍了许多照片。在经济上,卫方旭念及身患眼疾的前妻和年幼的女儿,对母女两多有照拂,他的退休收入大部分给了女儿,甚至工资卡都于2014年7月交给了李叶红代为保管,自己以拾荒的收入为生,生活清苦。


李叶红和现在的丈夫是低保户,正在念初中的卫燕成绩优秀,如何负担女儿未来的学费成为了前夫离世之后,李叶红心头的另一块大石。


“为什么不通知我们?”渐渐接受了卫方旭的死亡后,李叶红开始怨怪卫方旭的两个弟弟故意隐瞒卫方旭有子女这一事实,导致女儿未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而原本属于女儿的那一份遗产如今也在两兄弟手上。


遗产之争

8月13日,李叶红前往开远市社保中心询问卫方旭丧抚费的情况,得知卫方波已递交了相关材料,并手写了一份保证书,保证“哥哥卫方旭没有妻子和子女”是事实,并承诺为自己的言论承担法律责任。


随后,李叶红向开远市社保中心递交了女儿的出生证、准生证以及离婚协议等相关证明,证明卫方旭有女儿这一事实。


“死者弟弟递交了办理已故退休人员家属办理丧抚费需要的所有法定资料,李叶红虽然提供了死者有子女的证明材料,程序上需要的资料却一份也拿不出,因此我们无法将钱交给任何一方。”记者采访开远市社保中心后得知,因关系存疑,社保中心决定暂缓发放这笔丧抚费(3万余元),直至争议双方达成协议或由司法机关作出裁定。


血缘之疑


为了前夫的遗产,李叶红多次打电话给卫方浩、卫方波进行协商,对方均不予配合。


记者致电卫方波了解到,卫方旭年幼时,因翻墙不慎摔落,送往昆明医治,“诊断为输精管断裂”,但因年代久远,当时的病例证明早已遗失。卫方波记得当时父亲曾大声呵斥哥哥:“就是因为你调皮,以后都没办法生儿育女了!”再加上卫方旭参加工作后,腰部曾受伤,卫方波因此“认定”哥哥并无生育能力,“我敢肯定,这不是我魏家的孩子。我也不愿意再和她(李叶红)说什么。”


而李叶红则表示,愿意与魏家做亲权鉴定,“如果孩子不是卫方旭的,我一分钱也不要,如果是,我要把属于女儿的一切都要回来。”目前,李叶红已申请法律援助,将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这场遗产之争。(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转载请注明转自红河日报!

本微信长期接受来稿,投稿邮箱请看下端

部分内容及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我们24小时内删除
投稿邮箱:53255403@qq.com
微信 hhrb_hh

Q 群 235946399

声明: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红河日报
发布日期:2015-09-18 07:45:24  原文链接:点此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