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贵艺术家,把2吨重的巨作带回武汉

文 | 胡晗既然讨厌沃特君最近总是深夜放毒,今天就说点高雅的:艺术。一位从武汉出去的很牛很牛的艺术家,今天把一件很屌的装置作品带回武汉展出了。这




文 | 胡晗


既然讨厌沃特君最近总是深夜放毒,今天就说点高雅的:艺术


一位从武汉出去的很牛很牛的艺术家,今天把一件很屌的装置作品带回武汉展出了。这是这件作品第一次在亚洲区展出,上次首展还是在瑞士巴塞尔博览会,这个作品重达两吨,来武汉的运费加保险花了50万


我知道你可能有点想看它长什么样子,对不起,慢点,很屌的东西都是在结尾才出现的


我们还是先来认识下这位艺术家吧,对艺术或者时尚圈有的读者肯定猜到了他的名字。



对,他叫曾梵志。


他到底有多牛?


去年,50岁的曾梵志登上胡润艺术榜榜首,以上年作品总成交9个亿的成绩,成为“最贵在世国宝艺术家”。


今年新发布的胡润艺术榜,他又以2.7个亿的成交额位列第二。可能他现在已经不会在意这种排名了,因为连续8年他都是艺术榜上排名靠前的常客。


曾梵志1964年出生在武汉,相当长的时间一直生活在这座城市。


初期几乎所有作品都诞生于武汉的市井生活,比如武汉肉联厂。那一年,你对肉联厂的认识还停留在碗里的排骨藕汤。而他看到的,是屠宰场里浑身粪血的工人和来自五湖四海扬起恶臭的运猪车。



▲ 《肉联系列》创作于1991年至1994年。


又比如协和医院,住在协和医院旁的他从1991年到1994年里,每天去协和医院上厕所,在走廊上冷眼看着垂死挣扎的病人和整个医院作为生命机器的井然有序。



▲ 《协和医院系列之三》 创作于1992年。2013年11月23日拍出1.13亿港元。


那个时代读小学,他是全班仅有的3个没入少先队的童鞋,他对于少先队的理解,是面具系列,也成为了后来的《最后的晚餐》的雏形。



▲ 《面具系列》曾梵志的代表作系列,创造跨度十多年。


16岁那年,他辍学,叛逆,在父亲上班的印刷厂里当了个普通工人,在他眼里,印刷厂里的老师傅是这样的,冷静严肃,却仍然只是面具。



▲ 《面具系列14号》1994年创作。2013年10月15日拍出1423万余元。


这一年,他认识了考湖北美院油画系研究生落榜的邻居大哥,自此顽劣辍学的童工少年第一次拿起了画笔。一段基情成就佳话



再后来,17岁那年他和一群文艺青年游历北京上海,花了5年备考,终于在1987年考上了湖北美院油画系,当年油画专业只有8个人。放在如今《辍学叛逆少年蜗居印刷厂 发奋5年考上名校》也足以登上成功学榜首。


读大三时他画了《忧郁的人》,这幅画在1992年卖了500元钱,19年后,成名的曾梵志用千万元回购了这幅画



▲ 《忧郁的人》创作于1989年。


1985年,和文艺青年们浪迹北京,第一次看到了赵无极的画展,初次见到西方现代主义,让青春期的曾梵志被艺术震撼。此后,他深受德国表现主义影响,逐渐奠定了如今鲜明的个人风格。


所谓表现主义,最著名的代表大概就是这幅画。



▲ 《呐喊》挪威画家爱德华·蒙克创作于1893年。2012年拍出7.55亿元。


而赵无极名气也是相当惊世骇俗的。



▲ 《抽象》华裔法国画家赵无极 创作于1958年。2013年拍出8968万元。


1995年起,曾梵志的作品代表中国最具争议的新锐艺术,开始在全球各地展出,并被德国、瑞士、香港及国内艺(zhuāng)术(bī)爱好者广泛收藏。


后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他变得非常非常有钱。


当然,他也是时尚界的常客,比如登杂志封面被誉“时尚先生”,手夹雪茄给瑞士名表代言。尽管是跨界牛人,但他对于媒体采访却一贯三缄其口(所以沃特君今天没有约到专访,也不是很丢人啦)


钱钟书当年拒绝采访时说:“假如你吃了个鸡蛋,觉得好吃就行了,何必要看生蛋的鸡是什么模样?”WHat还是带大家欣赏一些他的代表作吧。



▲ 《最后的晚餐》2001年创作。2013年拍出1.4亿元。这幅太著名,不用多说。



▲ 《豹》2010年创作,2011年拍出3002万元。



▲ 《界限的共鸣》系列其中一幅。原始森林的阴暗晦涩与原始生命力。


相信说到这儿,你已经觉得他足够牛逼了吧。


今天,并不时常回武汉来参加活动的曾梵志终于回武汉露面了。他带来的装置作品名叫《踏雪寻梅》,这是他迄今为止规模最宏大的雕塑作品,长8米,重两吨,耗时两年多在瑞士创作完成。今年8月底,用大型货机从法国空运到天津后再辗转到汉。


没错,我们并不急于上图,很屌的东西都是在结尾才出现的


它今天在武汉卓尔书店揭幕,明天将运往园博园,明年4月园博会闭幕后将由卓尔书店永久展示。


评论家对这一作品的解读是:艺术家把油画「抽象风景」中用以建构空间的线条抽取出来,模拟冬雪寒天下梅枝的形态,从右至左斜向伸展,遒劲枝条指向长空,有着断续的逆折顿挫,抑扬起伏,轻重张弛的变化,视觉吸引力震慑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