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是火焰,是灰烬

点击上方“每天读点故事”,与好故事不期而遇每天读点故事特约作者:维佳 | 禁止转载 |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APP“把烟掐了。”小白的语气不容质疑,男

点击上方“每天读点故事”,与好故事不期而遇

每天读点故事特约作者:维佳 | 禁止转载 |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APP


“把烟掐了。”


小白的语气不容质疑,男人叹了口气,把手上刚要点燃的中华摁灭在小白递过来的烟灰缸里。一阵青色的烟雾淡淡萦绕在房间里,看样子男人已经抽了好几根了。小白用鼻子嗅嗅,嫌弃地用手在空中用力扇了两下,这片淡淡的青色烟雾,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你不是答应我不吸烟了么?”小白的手指戳在香烟盒上的宣传语上,说:“‘吸烟有害健康’,这么大的字,你眼睛瞎么?”


男人陪着笑脸说:“咳,还不是一时烟瘾上来了么!”


“烟瘾上来了你就抽么?那你要是色瘾上来了难道你就上么?”小白面露讥讽,语调也不由得挑了起来。


“胡说什么呢你!”男人面有愠色,“这是一码事儿么?别瞎联想!”


“这有什么不一样,这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一回事儿,就是你自己的意志力不够,又不肯约束自己……”


“砰!”这套两居室的大门猛地关上了,小白甚至连追的心思都没有。让他去吧!现在的情况已经够让人心烦了。她又用力在空气里扇了扇,试图驱赶那无处不在的烟味儿,却不自觉地拿起了烟灰缸。


那只没有被点燃多久的中华,就被搁在烟灰缸边框上。她伸手拿过那支烟,细细的把玩了起来。先是放在鼻子上嗅了嗅,又轻轻把过滤嘴塞进嘴里,斜斜地咬着烟嘴,对着卫生间的镜子叉起了腰。


和烟草点燃后呛人的烟雾相比,没有点燃的香烟带着柔和的烟草味。小白的鼻子里充满了烟草的香味,这味道,真是久违了。


香烟不是个好东西,撇开对健康的影响不谈,夹着香烟的路人,是对孩子最可怕的威胁之一,成年人也可能会被一只夹着烟头的手烫伤,留下一个难以消除的疤痕。


连那种疼痛的感觉,小白都是知道的。像是一头被烙上了烙印的骡子,一瞬间滚烫的感觉之后,会慢慢鼓起一个红红的水泡,再慢慢地风干、结痂,最终脱落成一个圆形的戒疤。


所以那天陈力是故意的么?不然为什么那么巧,刚好他关车门时一个扬手,手上的香烟就不偏不倚地正摁在小白的胳膊上?这让小白从陈力朋友的妹妹一下子成了陈力的“债主”,而陈力还债的方式,就是一个又一个的淘宝快递。


全是祛疤膏。德国的,美国的,瑞士的。啫喱的,喷雾的,膏状的。消肿的,消炎的,淡痕的。陈力在每一个快递里都请店家附上了“对不起”的小纸条,再在纸条下面附上一个可怜兮兮的哭脸。


抽烟抽得这么张扬,卖萌卖得这么可爱,谁又不会心软呢?


总要经过些虚虚实实的试探,总要有过几个回合的交手,当手机已经不能传达全部的感情时,他们有了第一次约会。


这座城市有一条河横穿市区,可能是出于市民强烈的骄傲感,这里被用“江”命名。与真正能够被称为“江”的河流相比,这里的水面太过狭小,但胜在长有密密麻麻的芦苇丛,夕阳漫天的时候,就像是一片摇摆的金色火焰,美不胜收。


陈力带了绿色格子的野餐毯,装食物的野餐篮子里,有三明治、火腿切片和香槟。小白记得自己有一瞬间曾经担心过,这个瘦高个的男人会不会是那种只适合做姐妹的关系,但她没有担心很久,陈力很快就吻住了她的嘴。



在应该闭上眼睛的时候,她睁着眼睛。看到他的睫毛低垂在白净的脸上,浓密的头发被江风吹成一座高高耸起的宝塔,耳边别着一支没有点燃的中华。陈力慢慢放开她,示意她在身边坐下,又把香烟拿在鼻子边闻闻,馋兮兮地说:“这时候,最应该抽一支烟了。”


然后他向后半仰着,用嘴唇卡住那支香烟,笑得满足得要命。


她想他们会在一起的。他们会买一套房子,挂他们都爱的窗帘,阳台上种着好活的多肉,房间里每日不断循环播放着他们都爱的歌儿。他抽烟,她为他准备铺满咖啡末的烟灰缸,香烟青色的烟会婷婷袅袅萦绕在空气里,像是那些永远也剪不断的故事。


我就是你手里的一支烟。小白说这话的时候喜欢用头发磨蹭陈力的肩窝,好像这样自己就能被点燃,被火燃烧,金黄地燃成一团青烟,再期待他深深呼吸,迷恋到不能自拔。


但就像禁烟是如今的趋势一样,大部分人并不喜欢抽烟的人。第一次见小白妈时,陈力刻意忍住了烟瘾,双手放在膝头,手指无所事事地来回敲打。


小白妈穿一身利落的连衣套裙,款式做工透露着背后不凡的价位。她矜持地坐在主位,富有家长风范地让陈力多尝尝这里的特色菜,还亲自把一条肥大的刀鱼夹到陈力的碗里。陈力忍不住暗自估算了一下这条刀鱼的价格,然后又不小心,被碗碟上镀满的24K金晃得心烦意乱。


他多想抽上一根烟!在烟雾里,他永远是自信神秘的陈力,他知道自己抽烟时侧面很好看,嘴里吐出烟圈的样子,被她们说有某个日本明星的样子。


那些在他枕头上留下过长发的女人,像是他阴天下雨时的心情,伴随着一阵风起,又跟着下一阵风去。对于小白,他承认是有几分偏爱的,但这偏爱又是否能让他在这里端坐完整个饭局?


其实当时小白提出要和家人吃个饭的时候,他是不乐意的,但似乎又没有什么借口好反驳。他说不上为什么,但对于结婚、定下来这些在这个年龄最正常不过的概念,他却天然有着不小的抗拒感。


爱上一匹野马,家里却没有草原。陈力是匹野马,小白对于他来说,不过是片越冬的草场。在水草不够丰茂的冬天,谁都需要这样一篇草场来养足精神,但谁又答应要被一辈子驯养在这小小的草场里?



草原,草原才是他的故乡!人所追求的,不过就是陪伴而已。他想起自己抽着烟,和那个长发的姑娘在酒吧里听着若隐若现的Jazz,不用靠得很近,彼此之间都知道有电流正在悄悄的滋长。这样麻酥酥、温乎乎的感觉,不是很好么?和小白野餐的那一次,他也有那种麻酥酥、温乎乎的感觉,以至于他喝香槟的时候,感觉喝到的不是气泡,而是满嘴的星星。


为什么一切不能停在那个时候呢?


“那么你们有什么时候结婚的打算么?”听到这个问题,陈力琢磨着该怎么回答。是老实说“没有”然后被扇一个耳光,还是阳奉阴违地说“很快”,再为自己的给自己下的圈套而苦恼不已?


没等他回答,小白妈又发话了:“你也知道,我们家只有这一个女儿。”说着,她矜贵地拧了拧自己无名指上的钻戒。陈力的眼睛很好,很快就看出如果这不是一个淘宝爆款,就是一颗货真价实的鸽子蛋,精巧地切工让整个戒面都流露出华丽的光彩。


之后的谈话围绕着陈力展开,小白妈用堪比户籍民警的专业态度盘问了陈力的收入、家庭状况等一系列问题,陈力不知道自己答得好不好,但隐约,他觉得自己的得分不会很高。


小白妈问完,像是总结似的叹了口气,也到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今天的饭先吃到这儿吧,小白爸那边还没忙完,就不来送陈力了,转身招呼了服务员要买单。


也不知道打哪儿来的冲动,陈力突然站起来,把自己的信用卡甩进了服务员的托盘,淡淡地丢下了三个字:“没密码。”


小白妈到底是沉得住气,什么也没说,只是微微笑笑,牵了小白的手就出了门。


“陈力,我妈她就那样,你别在意呀……除了你我谁也不跟,真的陈力,除了你我谁也不要,我都跟我妈说了让她别逼我……陈力,陈力你在听么……”


可能是因为信号的缘故,电话那头,小白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飘忽,陈力的心也越来越没有头绪。他点燃一支烟,把自己笼罩在青色的烟雾里,顿时觉得周身松快了下来。在这一场为骄傲而进行的战斗里,如果他不能赢,他的骄傲至少也得胜出。那笔五千多的信用卡单不能使白刷,哪怕输掉了这段爱情,他陈力也还得赢回些尊严。


他确实赢了。两周后,他收到了小白结婚的请帖,小白妈特意打电话过来请他参加。“你是年轻人,肯定懂什么叫感情迸发,”小白妈说着,难掩兴奋地笑了两声,“总之呢,如果有空不妨来参加,多个朋友没什么坏处嘛!”


而当陈力默默地拔出手机里的电话卡扔出窗外时,小白正在尝试拨打他的电话。她绝望的发现,人和人之间的联系竟然这么脆弱,说起来她也是陈力的正牌女友,但她和他的全部连接,竟然都维系在一个小小的电话号码上。



“别哭了,一会儿妆花了。”小白妈替小白擦了擦眼泪。“傻女儿,我说这个人不靠谱吧,若是他真的爱你,怎么会不来找你呢?天知道这会儿他又去哪儿快活了。”


“不会的,陈力不会是这样的人。”


小白妈冷静地甩出一叠照片,里面是将近五十个年轻女孩的照片,这是她花高价请人黑进了陈力的QQ空间找到的。陈力的QQ空间里有一个名为“往事”的文件夹,静静地放着他所有前女友的照片。


他就像是一个贪婪的猎手,迫不及待地想要把猎取的女人一一展示出来。这些女人各不相同,唯一相同的地方是,她们都对着镜头在淡淡微笑。光线很好,大部分都是在逆光的街角,在川流不息的人群衬托下,她们看起来都那么美丽动人。


小白看到了自己的照片。她想起那天,陈力拉着她在街角拍照,她羞涩地冲着镜头嘟起了嘴,像是给在拍照的陈力,一个最甜蜜的吻。


小白妈打量着女儿的照片,口气轻松地说:“其实他应该挺喜欢你的,你的编号是43,四月三号,不是你生日嘛!”


小白放下照片,语气木然地说:“你跟王叔叔说,来谈谈婚宴的事情吧。”


所有人都知道小白不喜欢男人抽烟,她新婚的丈夫今天也是因为这个才夺门而出。小白默默地收起没有被点燃的那根中华烟,贪婪地嗅了一下,像是回味着过去的种种。


有些东西,不燃烧的时候,很迷人;一旦燃烧起来,剩下的,就只有呛人。


小白皱皱眉,把这支香烟随手丢进了垃圾桶里。


如果你用iPhone,故事君诚挚邀请你来这里

长按二维码,iPhone下载『每天读点故事』

为喜欢读故事的人提供一个无限阅读的平台

为喜欢写故事的人提供一个自由创作的平台

赶紧下载APP来讲故事听故事吧!


安卓小伙伴稍安勿躁,精彩马上就来~

作者: 每天读点故事
发布日期:2015-10-17 15:07:42  原文链接:点此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