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之美不可辜负,如何写出一份漂亮的法律文书?

作者│耿志宏 武汉资深律师来源│微信 董董的墨迹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如来源标注有误请告知。投稿:tougao@askmylawyer cn原文按:本周,关于辞章
文字之美不可辜负,如何写出一份漂亮的法律文书?

作者│耿志宏 武汉资深律师

来源│微信 董董的墨迹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如来源标注有误请告知。

投稿:tougao@askmylawyer.cn


原文按:本周,关于辞章表达,最有新闻性的为以下两则:一是中国工程院院长给屠呦呦的贺信,短短100字的贺信,文辞且不谈优雅,词法与语法商榷之处就有四处,完全可以用作高考的语法改错题啦。二是,前晚的中国好声音总决赛,某二手车的广告雷翻全民的智商,简直文化垃圾,污染视听,让大家想起了曾经春晚中恒源祥让大家大跌眼镜的广告。

令人叹为观止的几千年中国语言文字之美感,放在当下怎么就如此粗鄙直白?今天独家分享的文章,是武汉律师耿志宏的随笔:《法律文书之美》。耿律师认为,文字表达,不但体现律师的文字底蕴,而且充分展现书写者的人格魅力。字里行间,往往流露出律师对事的独特体验,对人的终极关怀。此文推荐给大家。


律师凭利口健笔吃饭,利口自不待言,健笔尤为重要。很多人衣着体面,下笔却邋遢。最近见到高云先生的新书《律师专业思维与写作技能》,文笔清新,言之有物,禁不住勾起我对法律文书之美的阵阵遐思。

法律文书是美的。不仅美在思想,而且美在表达。一份好的法律文书,不仅能深刻体现律师对法律的理解,而且充分展现律师的人格魅力。字里行间,往往流露出律师对事的独特体验,对人的终极关怀。而且行文布局、遣词造句,不经意的细微之处也流露出律师受到的良好教育以及由此派生出来的淡淡的优越感。

法律文书是形象的,刻板的法条在这里变得生动活泼,甚至温情脉脉;法律文书是严谨的,滴水不漏、一丝不苟,即使用最苛刻的眼睛也难挑得出细小的疏漏;法律文书是宽容的,他尊重你的人格,理解你的处境,容许你辩解,给予你选择。

孩提时代读到第一篇法律文书,就深深地为之吸引。它出自于都德的《磨坊书简》。中学课文《最后一课》让大家都记住了阿尔方斯·都德。《磨坊书简》以作者故乡普罗旺斯五光十色的自然风光、传说掌故为题材创作的散文故事集。第一页的前言记叙了缘由。

“到场的当事人:

加斯巴尔·米提菲奥先生,维威特·格里叶的丈夫,一个名叫蝉林地方的房主人,家业住在那里。

他本人在法律和事实的保证下,明确宣称并无任何债务、特殊权益和抵押等情况,当众出售并转让主权,

给阿尔方斯·都德先生,诗人,家在巴黎,这一当事人和承受人,

一座靠风力磨粉的磨坊,座落在罗纳河的山谷中,位于普罗旺斯省的中心区,在丛生着杉树和终年常绿的橡树的山岗上;上述磨坊业已荒废二十多年,不能磨粉了,因此布满了野葡萄藤、苔藓、迷迭香以及一直爬上风车叶子的一些绿色的寄生植物;

尽管就像现在这个样子,加上它的大车轮已经破损,平台的砖缝已长满了青草,但都德先生觉得这磨坊合他的心意,可以用作从事诗篇创作的地方,自愿承担一切后果,对卖方无任何要求,当然维修也自行解决。

这项交易业已协商出双方同意的价格,都德先生,诗人,已经以通行的货币如数付给事务所,这笔款项当即由米提菲奥先生领取并提走了,一切都有公证人在场目睹,契约也都经过签名盖章,

达成这项交易是在邦柏利古斯特,贺诺拉的事务所中,见证人有佛郎塞·玛玛依,吹六孔笛的老艺人,和叫做基格的路易塞,一个持十字架的白衣修士;

他们都同双方订约的人一道签了名,公证人最后做了审查。”

显然这是一份公证书。也许译者是非法律专业,也许年代久远,除了“特殊权益”难以理解外,即使在今天也是一份非常漂亮的法律文书。双方当事人、夫妻共同处分、合意、标的物、标的物瑕疵、维修、对价、见证人等等无不具备。我想我们的学生,我们的助手,包括我们自己能写的出来吗?

学习


我们几乎所有技能都是后天的,都需要不断的学习和锻炼。据说在英国的律师事务所,法律文书写作是年轻律师必修的技能,所有的文书必须经过指导律师的悉心指点,至少二年以后才能出师。我们看英国律师和法官的作品,常常禁不住由衷的赞叹。我们缺乏律师职业的传承,坊间的法律公文范本更是刻板僵硬,不忍卒读。学习西方成熟法律文书作品,是提高技能的必经之途。

多年前我在对外律师事务所修业执业时,承邹明春先生的无私指点,至今心存感激。邹先生案头有很多新加坡艾伦格禧律师事务所的往来函件,安排法律事务,交换法律意见,文字清澈透明,行文错落有致。时时捧读,每为心折。常常自忖,几时自己也能写出这样的文字!翻译这样的文件是困难的,它用字简单,但思想深刻,意味隽永,而且很难表达其行当所行、止于所止的行文节奏。只有点缀些文言文,似乎才能体现不染一尘清新气息,捕捉那一丝缕缕的幽香。阅读这样的文件,也改变了我的执业观,我觉得法律是感性的,法律人的精神世界尤为丰富。反观当世,觉得现今法律多病、司法多病,病在温情不足。法律人,应当深具司法良知,涵养悲悯情怀,擢升审美趣味,加深文化底蕴。字里行间,应当流露自己的思想境界和道德情操。

说起文言文,不得不提英国法律文书。英美法律文书的第一感是卷帙浩繁,尤以英国文书为甚。而且其间大量涌现中古英语,不时出现一些拉丁文,据说还有法文、意大利文和西班牙文等。这种语言和行文风格对法律以外的人来说,显然是一道壁垒。我想,过犹不及,只要恰当,壁垒也没有什么不好。多年来我对自己的行文追求就是,保持适当的壁垒。职业棋手网上观棋,看了几步,说这是职业棋手下的。我希望我的文书也让人觉得这就是执业律师起草的,他人是不可以替代的。

固执


日本围棋巨匠木谷实晚年棋艺炉火纯青,但一个冠军也没有得到,这是他巨大的悲剧。观看他与剃刀坂田的生死相搏,尤其叫人感叹。我总觉得木谷是过于固执了,老而弥坚,老而弥辣,一定要在坂田最擅长的刀锋肉搏中击倒他。木谷的失败尽管从新旧交替规律上看似乎是必然的,但在惊心动魄的较量中颓败下来,总是叫人惋惜。

我喜欢有个性的棋手,有个性的棋手往往是固执的。固执不是坚持,而是明知不好或不对,还要坚持。执业久了,我也固执,尤其对法律文书,更加固执。我写律师函,“届时将不可避免的损及贵方利益”,有人将“的”字圈去,改成“地”,我还是改回来;我不用“大陆”,而用“内地”,香港对应内地,台湾也对应内地,有人质疑,我仍不改;官方公文用“二零零八”,我坚持用“二〇〇八”,不一而足。有个性的文章,我能认出来,久了朋友们也能认出来。

含蓄


语贵含蓄,文重蕴籍,含蓄蕴籍是我国传统美学的第一要义。昔年曹操陈兵江北,给孙权下战书说:“今治水军八十万众,方与将军会猎于吴。” 酷烈的杀伐之声似乎染上了闲适的风雅气息。

有人认为,法律文书讲究明确,甚至精确,直来直去,言简意赅,不能让人有误解,有歧义,不宜含蓄。但我认为,律师法律文书的重要内容是权益的设定、权益的宣示和权益的争夺,以恰当的语言略加修饰,以冲淡追逐利益给人留下的恶感,应该能够引起人们的共鸣。譬如,法律文书中很少出现“钱”字,我们常常用“款项”“费用”“成本”来替代,内心深处恐怕也觉得阿堵物过于俗气吧。

我不说客户的安排违反了某项法律规定,而说与某项法律规定“冲突”;我不说对手的行为违法,而说与法律“相悖;我不说“纠纷”,而说“争议”,大的项目我说“争端”;对你的请求我不说“拒绝”,而说“不能被接受”;我不说案外因素作祟,可能有“败诉”风险,而说该因素可能增加审理和执行的“难度”;即使是指责,我说你的行为在当前法治社会显然是“不被允许”的;如果是威胁,我说不得不考虑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双方的争议,很勉强的,而且不是采取行动,仅仅是“考虑”。

力避俗手


职业棋手下棋,尽量避免俗手。听职业棋手讲棋,经常听到某手棋“下不出手”,因为难看。我想职业棋手追求胜负之余,内心恐怕别有怀抱吧。

法律文书也应尽量避免俗手。法律文书之俗表现在,一是结构紊乱,二是阐述啰唆,三是用词俗气。法律文书以思想见长,但表达也不可轻视。孔夫子言: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质是内容,文是形式,二者相得益彰,才有君子之风。

大约是执业领域高度不够,我的文书大多是急就章,朋友们大抵也是如此,容不得我们精雕细琢。这就要求我们把握语言的能力要强。事件的归纳、证据的别类、事理的爬梳、观点的形成、法条的检索,都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留给表达方面的余暇就不多了。如果不在平时处处留心,时时练习,真的上得阵来,捉襟见肘的窘态可想而知。

我的性格内敛,所写的东西都被称作草稿请人指点,当下年轻人个性张扬,不少人将自己的作品作为“范本”贴在网上,随手捡拾一份,取前二段,共同看看吧。

北京市××律师事务所系根据中国法律登记注册的中国律师事务所,本律师函署名律师具有完全的合法执业资格。本律师依法取得北京××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委托人”)的授权,向贵司致函如下:

贵司与委托人在2005年成立书刊发行合同,由委托人发行贵司《××时尚》、《××君子》等期刊发行物,委托人收取刊物支付相应款项后却得知上述刊物系冒用某著名刊物刊名出版。根据《出版管理条例》第三十条之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伪造、假冒出版单位名称或者报纸、期刊名称出版出版物”,贵司交付委托人的《佳人时尚》等刊物为非法出版物,此事实,已为上海市新闻出版局认定。

第一段首先教人不快,就像作者衣冠楚楚的进酒店吃饭,刚一进门就忙不迭迭掏出钱包给侍者展示:我吃得起饭。律师是体面的职业,不要自己作践自己。“向贵司致函如下”用“致函贵方”足矣。

“贵司”是什么意思,这样的简称有来历吗?我是坚持用“贵公司”的。“在2005年”,我用“于”,而且初次陈述案情,我肯定是明确注明年月日和合同的全称。合同可以“成立”,似乎不宜“成立”合同吧。“期刊发行物”,律师用这样不伦不类的词汇,实在不应该。而且下文明确援引《出版管理条例》,当然应使用其官方语言“出版物”。“得知”,如何得知,尽量客观地陈述你对事实的判断和对法律的理解吧,焉知你不是道听途说?既然此消息来源于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为何不直接阐明清楚呢。“此事实”是什么意思,前面你把合同约定、合同的履行、“得知”的内容、援引的法条、官方的裁断一锅煮了,再来一个“此事实”,用武汉话讲,真信你的邪!

短短两段话,结构紊乱、阐述啰唆、用词俗气,占全了。一个字,俗。


问律100城市运营商火热招募


  • 关于问律:

  • 问律·中国是中国首家全球法律服务定制平台,法律服务综合解决方案供应商。平台通过“互联网+法律”,更好地实现法律相关资源的整合和配置,是法律领域知名生态型平台公司。

  • 加入问律城市运营商,坐拥六大权利:

  • 拥有问律总部股权;

  • 拥有区域运营中心的经营权,有权在当地建立问律子公司;

  • 成为绿商私董会VIP会员,共享绿商私董会资源平台;

  • 进入高端圈子,共享高端法律、商会、金融、媒体资源;

  • 共享即将建立的全国100个地区运营中心的落地资源。

  • 联系:

  • 张倩:13810251235

  • 钟冠:13718005070

长按识别二维码,一键安装问律手机律师端,开启问律案源之门!↑↑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