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诗★本土诗人】第198期空椅子朗读者蒋静

【朗读者】蒋静,朗诵爱好者。空椅子——题郑亚洪摄影《空椅子》 肖遇 春天来了,是椅子都会想起所有青春迎风发芽的日子那时候它该是白云底下一棵欢畅



【朗读者】



蒋静,朗诵爱好者。







空椅子

——题郑亚洪摄影《空椅子》

肖遇

春天来了,是椅子都会想起
所有青春迎风发芽的日子
那时候它该是白云底下
一棵欢畅的树
阳光温柔 爱情富饶
它站在路边花开了一茬又一茬

成为椅子或许是最好的归宿
一个地方政府的税收和黄段子
让它在岁月中获得成长
变得越来越光滑
并且拥有难以捉摸的脾气
随时准备掀翻身上多余的质量
却发现没有了一点力气

一张退休的椅子
只等着时间把它彻底坐垮
在此之前
大到一个朝代变更了三次
小到城南变成街道
又重新并入了乐成镇
空椅子都始终保持着
群山般
沉默而层次丰富的微笑





【作者简介】



肖遇,原名卢小宇,男,七十年代末出生于浙江乐清,写诗写散文,著有诗集《十颗汗水》。




【读诗有感】



郑亚洪:肖遇(卢小宇)的《空椅子》让我读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大陆诗歌的味道,“春天来了,是椅子都会想起所有青春迎风发芽的日子”,“青春迎风发芽”是那个年代写诗的标志。它又是那么的纯,“一棵欢畅的树阳光温柔 爱情富饶”,在成为一把椅子前——在男人成为男人前都该有的青春岁月吧。肖遇不歌唱,第二节风格突变,“一个地方政府的税收和黄段子”,它的前一句还是平静的叙述“成为椅子或许是最好的归宿”,诗人用反讽手法写真实,毫无铺垫和用词欠妥使诗歌读来有点突兀。诗歌对现实只能采取远观的位置,肖遇却单刀直入,他有意造成。“大到一个朝代变更了三次小到城南变成街道又重新并入了乐成镇”,诗歌应不应该接受现实中的地名?还是像“田纳西州”外国名才能被接受?

(郑亚洪,1972年出生于浙江省乐清,1993年毕业于杭州大学中文系。著有音乐随笔集《音乐会见》、《音乐为什么》、《天鹅斯万的午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合作伙伴:


温都博客 温州市图书馆阅秀汇朗诵社




深度合作•维读社 诗歌▪影像▪户外



维读•因爱而在



《一起读诗》栏目播出时间



周六、周日上午8:00—8:30 欢迎到时收听





888温商调频 温州经济广播







作者: 温州经济广播
发布日期:2015-11-12 12:55:41  原文链接:点此查看原文